這裡是動漫、小說等衍生同人作品的天地,CP取向多是耽美,當然放作品時標題及內文開頭都會附註說明。
對CP雷者請見諒,也請尊重CP,勿黑勿噴!!感謝~

【陰陽師】面具X誓言X信任

閱讀前請注意以下事項:

*此為陰陽師手遊同人。

*為慶祝畫符抽到大天狗而寫的短篇。

*本篇無CP描述,全員友情向,但有主控。

*有自創角色,是在下玩陰陽師創的人物,取名為『安倍悠也』。

*角色可能有點與原作不符,且有的設定也不一樣。

*內有大天狗脫面具梗,但並非惡搞,這篇是很正常的正經向。

*以上幾點若無法接受者還請按叉離開,可接受者請繼續往下閱讀,非常感謝。


------好開心可以寫大天狗了w------


  『参上仕った、我こそが大天狗なり。』

  黑色的羽翼展開,烏金色的羽毛翩翩飄落,穿著修驗僧服、戴著猙獰高鼻如惡鬼的面具的大天狗,看上去既高高在上又冰冷淡漠地令人下意識不敢接近。

  ──這是那天,心血來潮取符咒召喚式神的悠也,一眼看到由召喚法陣出現的大天狗時的印象。

  和在捲入黑晴明事件時不同,那時候的大天狗態度傲慢又目中無人,因受到黑晴明的力量與言語蠱惑,深深被對方吸引而做出許多傷害人鬼兩界的事情,源博雅曾為此憤恨不已,不明白自許正義也被人們經常尊奉為神明的大天狗為何走上邪道,然而不管博雅如何試圖罵醒或揍醒對方都無用,因為大天狗根本不接受那些善意的勸告。

  那時候的大天狗就像個重度中二病晚期的人,屏蔽周遭,對不認可自己的人極度排斥,而對黑晴明產生極大的認同感與歸屬感,明明是大妖怪卻願意放低姿態去恭敬一個人類,那副卑微的模樣簡直看不出昔日高傲尊貴的大妖之姿。

  黑晴明事件結束後,跟隨黑晴明的妖怪有的不死心地繼續在平安京搗亂而遭晴明等人封印,有的則是回到發源之處(也就是所謂妖怪的故鄉),也有少數幾個妖怪不知所蹤,大天狗便是那少數之一。原以為大天狗在事件結束後會回到鞍馬山,但博雅在動亂平息後曾獨自上山尋過卻不見大天狗,詢問進駐在鞍馬山的其他妖怪都表示沒有見到。

  博雅很擔心,原想著整裝行囊出發去尋大天狗,但被晴明阻止了。晴明認為黑晴明之事對大天狗打擊太大,正是處於迷惘之中,所以會失去行蹤應該是想找個地方獨自靜一靜、好好釐清思緒,大天狗有自己的考量,等他想清楚了就會回來了吧。

  之後的幾個月都沒有大天狗的消息,各自成為晴明和悠也二人式神的酒吞、茨木曾回大江山一趟,在那裡亦沒有大天狗的蹤影,也不知道大天狗究竟去了哪裡,盡是沒有一個妖怪知道他行蹤的。

  誰都沒有想到,半年過去再次見到大天狗會是這般情況,如此突然、不可置信──大天狗以式神的身份和大家再度見面!一向泰然的晴明都露出驚訝的表情,博雅更是連續幾天睡在晴明宅邸,就為了確認大天狗的出現真的不是幻覺也不是作夢。

  只是大天狗的變化很大,褪去了傲慢與自我,變得沉默寡言,氣息冰冷令其他式神都不願靠近,而且他整天以妖化的型態示人,一身強烈刺骨的妖氣沒有收斂,這就更加讓其他式神或妖怪紛紛避開,連酒吞和茨木都不想和他搭話一句。兩位大妖倒不是畏懼大天狗散發出的妖氣,而是不想惹麻煩,畢竟他們現在多了『式神』這層身份,總是有些事情需要顧慮,在妖怪界中,所有妖怪都有兩面固有姿態,一是化形之身,也就是平時示人的模樣,這時候的妖怪以人類的說法就是『人畜無害』,妖氣收斂、模樣看上去也不怎麼恐怖,而當妖怪情緒激動、妖氣大增時就會變化為另一個形態,就是妖化之身,這個姿態的妖怪模樣大變、妖氣爆發,其實力自然也不像化形時那般有所克制,屬性均大幅提升,因此妖化形態的妖怪是最危險的。酒吞和茨木不想惹麻煩,便是因為對上妖化的大天狗,他們可能會不自覺提升妖氣,並有和大天狗交戰的欲望,一旦雙方對上就會波及到周遭,現在身為式神的他們並不樂意見到這般慘況,而且這種被迫挑起的戰意就像被控制似的,感覺很不爽。

  由此從大家不願親近的態度就能看出大天狗現在的變化稱不上好。

  悠也駐足在廊道上,望向庭院裡靠坐在櫻花樹上的大天狗,周遭沒有其他式神,孤獨的身影看上去顯得有些寂寥。

  輕聲一嘆,收起眼中的憂慮,俊秀的臉上重新掛上一抹溫煦淺笑,悠也踏出外廊,朝著大天狗走去。

  「大天狗。」悠也停在大天狗面前,微微俯下身,張嘴輕喚。

  早在悠也靠近之前就察覺到氣息的大天狗坐姿不變,只散發出的妖氣稍稍收斂,隔著面具盯著眼前十幾天前召喚出他的陰陽師,用著因面具掩蓋而略悶聲的淡然語氣問:「悠也大人,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剛才我接到閻魔大人的傳話,似乎冥府某處出現可疑波動,在那附近徘徊的鬼魂都不知所蹤,閻魔大人推論那個波動對冥府的鬼魂具有傷害性,雖然她想指派鬼使黑和鬼使白前去探查一番,但恐他們也會被傷到,便委託我去一趟。」頓了一下,悠也繼續說:「詳細情況還是要親自到地方才知道,所以大天狗,我想請你和我一起去。」

  目前宅邸裡的大妖就酒吞、茨木和大天狗三個而已,昨天晴明帶著酒吞、犬神和蝴蝶精去一趟愛宕山除妖,預計後天才能回來;博雅這時候則慣性和茨木在演武場鬥技,兩個都是好戰分子,貿然打斷他們戰鬥的話可是會受到滔天怒火的。所以剩下能夠跟悠也一起去趟魂靈轉生之地『冥府』的就只有大天狗了。

  冥府不是活人或生靈能夠前去的地方,道行淺弱的妖怪也不會想不開去趟冥府遊行,因為若沒有指引便容易迷失,甚至遭到鬼魂襲擊,在冥府即便是高天原統御者天照大御神降臨也會因為陰氣削弱神氣而無法完全發揮神力,這也是為何冥府永久沒有『光』的原因。所以冥府是連天上眾神都帶幾分忌憚的地方,悠也獨自前去的話,就算有閻魔大人的護航也不能完全保證人身安全,這就需要道行高深、在冥府會令鬼魂畏懼幾分的妖怪陪同。

  「是。」大天狗站起身,「那麼、悠也大人,我們現在就出發嗎?」

  悠也點頭一笑:「嗯,事情儘快解決也好,立刻出發吧!」


------我是通往冥府分隔線------


  悠也和大天狗來到冥府忘川河附近,掃視一圈周遭,悠也不禁感慨道:「不管來幾次,這裡都是這般景象呢。」荒涼寂寥,陰風陣陣,寸草不生,唯有座落在忘川岸邊的彼岸花賦予一副妖嬈景色,放眼望去,面色空洞的鬼魂列隊在忘川岸邊準備搭船過河,不過也有尚保持心智的鬼魂不願過河,他們徘徊在附近,躲著鬼差,奢望著能夠再回到凡間。

  大天狗倒是對眼前的景象不感興趣,他非第一次到冥府,只是每次一來都覺這個黃泉世界無聊至極,沒有令人想待下去的欲望。

  「悠也大人,現在是先去見閻魔嗎?」

  「不,我們直接去波動出現的地方探查。」

  「但是沒有鬼差引路的話,一不小心會迷失方向,而且波動出現之地我們也不知道。」面具底下,大天狗眉頭微蹙。

  「不要緊。」悠也取出一張黑符,上面用特殊的白色顏料畫了道咒印,大天狗從那張符中隱約感應到閻魔的氣息。「這是閻魔大人給我的,這張符會為我們指路。」

  語畢,悠也闔眼凝神,伸出左手結印,在黑符上虛畫五芒星圖,默唸咒語,「喝」地一聲,黑符散發出一團光脫離指間浮在空中。「走吧。」悠也側頭看向大天狗,道。

  「是!」

  黑符飛在空中,為防跟丟,大天狗向悠也取得同意後,左手托著悠也的腰部,拍振翅膀,飛起來以穩定的速度跟在黑符後面。

  跟著黑符越過忘川河、鬼城,最後停在一片長滿幽魂草的地方。黑符在領完路之後就自動起火燃燼,大天狗在確認周遭沒有危險才飛回地面,同時手一鬆放開悠也。

  「波動居然是出現在這裡嗎。」大天狗的語氣帶上一絲慎重。

  這裡是『萵里川』,是冥府唯一能夠生長幽魂草的地方,亦是生前執念過深、死後喝下孟婆湯卻無法忘記前塵之人所待之處。萵里為魂歸之意,川則是因一片幽魂草在遠處乍看之下浮動似河,所以閻魔便將此處命名為『萵里川』。

  幽魂草具有鎮魂及忘魂的作用,待在此處忘不了前塵、執念過深的鬼魂在幽魂草散發的幽幽光點下,一邊受到安撫一邊被洗滌,慢慢地,鬼魂會遺忘前生的記憶,執念自然也就隨著消失,如此便可步入輪迴投胎轉世。

  悠也神情凝重地說:「得儘快找到波動將之解決!在萵里川待太久的話,我們會受其影響,像待在這裡的鬼魂一樣,逐漸忘記在現世的記憶。」

  冥府只能由魂魄出入,因此悠也此刻是魂體狀態,而大天狗為妖雖有實體但本身就是魂的一種,所以一人一妖此刻站在對魂靈有影響的幽魂草中,自然不妙。

  現在,他們分秒必爭!

  「不過,附近都沒有看見一個鬼魂。」大天狗巡視四周,道。

  「恐怕都是被波動牽連的。」悠也歛下眼簾,思索道:「只是不知是被波動帶去別的地方,還是......」

  還是被消滅不復存在了。大天狗聽出了悠也未盡之語,被面具覆蓋住的眼眸黯淡一瞬。

  悠也取出一張白符,閉眼念咒:「此聲為神之言,以此言為契,傳達於天;眠覺於夜之星,請聆聽神語,降臨此地──恭請奉迎,北斗七星神君,光明引路、指點迷津,急急如律令!」將夾在指間的符咒嗖地甩出去,蘊含神靈之力的白符飄浮在空中,光芒乍現,周遭陰氣被一陣神風吹散,就連幽魂草散發的光點也被吹得一乾二淨。

  萵里川暫時被淨化,就在悠也和大天狗屏氣凝神間,突然某處傳來一陣又一陣鬼哭嚎,悠也和大天狗對視一眼,隨即朝聲音來源方向奔去。

  當到達後,呈現在一人一妖眼前的是一團連在一起的骷髏頭,一個又一個扭曲的骷髏頭不斷發出哀號,看起來很痛苦,彷彿在尋求解脫。

  「這是......!」悠也瞪大眼睛,神色震驚。

  「悠也大人,看那!」

  大天狗伸手指了一處,悠也視線跟上去,立刻明悟:「原來是這麼回事。」那些骷髏頭會連在一起分不開就是因為後面破開的裂口,裂口吸引萵里川的鬼魂,鬼魂們聚攏一起只能被迫禁錮在裂口間,脫離不了、哀號不已。

  那麼裂口後面是什麼呢?把鬼魂聚在一起的目的又是為什麼?

  從那裂口,悠也能隱約感受到裡頭傳出的不祥之氣,令人發顫。

  「悠也大人,您打算怎麼做?」大天狗轉向悠也,問。

  悠也取出五張不同顏色的符咒,神情凝重且戒備地盯著那團骷髏頭,沉聲道:「得先將那些鬼魂解救出來,但是現在的他們意識渾沌、怨氣滔天,一旦從裂口解放很有可能會攻擊我們,我必須淨化他們的怨氣,所以就麻煩大天狗待在我身旁......保護我了。」說到最後悠也朝大天狗微微一笑,眼神中夾帶著信任。

  大天狗頓了一下,被面具覆蓋的俊臉不知此時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只聽他語氣不帶一絲猶存地應下:「是!」

  深呼吸一口,悠也將五張符咒呈扇形攤開,「木之青,龍衍;火之赤,雀焚;土之黃,麟生;金之白,虎肅;水之玄,鯀潤。五使化五行,以此為媒,恭請奉迎──界化、封結,淨!」五張代表五行的符咒擲飛出去,虛貼在那團骷髏頭面前,呈五行相生相剋之圖,隨著悠也吟咒符上面各自繪成靈獸,木靈符為青龍、火靈符為朱雀、土靈符為黃麟、金靈符為白虎、水靈符為玄武,而在悠也吟下最後一個咒語同時,寄宿靈獸氣息的五張符咒迸發強烈光芒,眨眼間形成一個稜角結界將骷髏團圍住,之後悠也右手結成劍指印向上高舉一拉,五行結界將那團骷髏頭從裂口中拉出來了!

  但這時結界不穩扭曲了一下,裡面獲得自由的骷髏頭有幾個趁隙竄出來,帶著強烈的怨氣襲向悠也,危及之際,幾道蘊含強大妖氣的風襲唰地擋下攻擊。大天狗拍著翅膀高飛,手臂交叉胸前、身軀微屈,一招羽刃暴風襲捲那幾個竄出的骷髏頭,不過他有控制力道,所以颶風強度不大,堪堪把骷髏頭轉得暈頭轉向而已。

  趁此機會,悠也左手夾出一張常用的符,心下一動,符咒閃過一道光芒,然後覆在指尖形成一道光鞭,悠也將光鞭甩出去,輕而易舉地捆住幾個骷髏頭並甩回結界裡。

  因為在冥府只能以魂體之姿使用法術,靈力削弱,所以悠也費了不少氣力才將結界裡的鬼魂淨化,看著大天狗利用颶風將鬼魂們送到別處,悠也緩緩鬆口氣。隨即神情凝重地看向那道裂口,只見裂口裡面一片漆黑,從中傳出一股強烈的寒氣,悠也定了定神,往前走了幾步,才剛靠近就感受到吸引力,一時不備,悠也雙腳離地被裂口吸了過去,幸好大天狗及時注意到,迅速飛過去抱住悠也遠離。

  在空中俯望裂口,悠也心有餘悸地流下一滴冷汗,暗暗吐氣,轉頭望向大天狗,嘴角上揚一笑:「大天狗,多虧有你,謝謝。」

  「......悠也大人應再仔細戒慎,並非每次都能被及時救助。」

  這麼說的大天狗顯得有點冷酷,但悠也卻從中聽出那之下的關懷之意,所以他略感歉意地說:「嗯,抱歉,是我大意了。」

  「不過,有大天狗在啊!」

  「什麼?」大天狗的語氣帶點詫異與迷茫。

  悠也微微一笑,神情十分信任:「獨自一人的話,我保證絕對不會這麼大意。但現在我的身邊有大天狗你,我可以放心地將安全交給你。」

  一個人的話,會因為不安、沒有安全感而時刻保持警戒,不敢放鬆一絲,但在身邊有了能夠與之交付信任的夥伴,無論遭遇什麼樣的險境,心便不會有不安定感。

  因為信任,所以放心。

  「......」透過面具盯著悠也全然信任的眼神,大天狗一時無言以對。

  為什麼......

  「那個裂口,恐怕是空間罅隙。」將注意力重新放到裂口,悠也思索道。

  被轉移注意力的大天狗頓了下,開口道:「那麼裂口另一邊通往的地方......」

  「不清楚,不過從裂口裡感應到的不祥氣息,可能另一邊非常危險。」悠也微微蹙眉,神情凝重。

  空間罅隙形成的因素很多,可能是空間扭曲、兩個世界磁場相對、人為故意等等,但無論是哪種原因,空間罅隙本身不會產生一絲氣息,會感應到氣息往往都是來自另一邊。

  「慶幸的是,裂口不大,表示這個空間罅隙是自然形成的,雖然不管的話也會自動慢慢消失,不過這樣萵里川的鬼魂就會再一次被吸過去吧。」然後就會像剛才所見的那樣,糾結成一團。

  原本被空間罅隙吸引的話就會過去另一邊,但礙於裂口不大、鬼魂們又極度抗拒,一邊吸一邊拉的,就形成拉鋸戰,於是就有了悠也和大天狗適才到達時看見的那一幕。

  想到這裡,悠也莫名覺得有些好笑,頓時腦海中原本扭曲醜陋的骷髏團也變得可喜起來。

  「好了,將我放回地上吧。」悠也轉頭看著大天狗,伸手指了指離裂口近但不會被吸引的位置。「我要將那個裂口補上。」

  「是。」大天狗應了一聲,抱著悠也飛回地面,手臂鬆開後他只退一步,站在悠也身後守護著。

  裂口被悠也貼了幾張特殊符咒,在悠也驅使靈力補上裂口的過程中挺順利的,沒有來自另一邊的干擾,只是從裂口處陣陣傳出的寒氣讓悠也和大天狗不敢鬆懈一絲戒備,直到裂口補上、空間罅隙消失,他們才真正放鬆下來,只是悠也消耗太多靈力,又勉強用紙侍向閻魔傳遞概況原因後,就體力不支地一暈,不省人事。

  當他醒過來睜開眼時,人已經回到晴明宅邸了。


------夜深人靜適合談談心------


  似乎暈倒的事驚憂到大家了,夜晚悠也醒過來後,就收獲式神們熱烈的關愛,連一向頗有事不關己的茨木在悠也昏迷期間一直守在床邊,博雅也因為擔心悠也的情況,沒有回去自己的宅邸,決定今天就在晴明宅邸住一晚。

  吃過博雅特地精心做的營養晚飯後,悠也向擔心他的身體而一直緊跟在旁的一眾式神連連保證真的沒事了,才順利地打發他們一個人走去庭院。

  一到庭院,就看見靠坐在櫻花樹下的大天狗。

  這副場景,跟白天很相似。

  「悠也大人的身體無事了嗎?」

  只不過,在悠也還未走近時,大天狗就率先開口了。

  「只是靈力消耗過多,體力透支而已,休息過後就沒事了。」悠也走到櫻花樹下,指了指大天狗旁邊的位置:「我可以坐在這邊嗎?」

  「......您無須過問,請坐。」大天狗淡然道。

  「總是要問一聲,不然打擾到就不好了。」悠也整了下袖口,坐下來,對著大天狗微笑道。

  「......」

  「醒過來的時候沒有看到你,問了博雅,他說你回來後就一直待在庭院。」悠也背靠著櫻花樹,仰頭望著天上星兒,語氣微輕道,「博雅一直很擔心你,自從你來了之後更是想找機會跟你好好談談,但你總是對著他、對著宅邸的大家用冷漠的態度拒絕他人靠近。」

  收回面具底下的視線,大天狗冷聲道:「......您現在是打算跟我剖心長談嗎?」

  悠也嘴角勾起,點頭肯定道:「是啊。」

  「我不認為有什麼好談的。」掩蓋在面具裡的神情冷漠,大天狗的語氣較之剛才更冷硬了些。

  「那現在這樣真的好嗎?」悠也將視線移向外廊,此時外廊裡空蕩,但他彷彿透過外廊看進屋內的人和式神,「知道嗎,大天狗你出現的時候大家都很驚訝,更多的是不敢置信,我們、包括博雅,連想都沒想過會得到你的認同,可是你真的從召喚法陣裡出現了,我在符咒上畫的圖和你產生共鳴,也就是說因為你的認可,所以下意識回應了我的召喚。」

  「難道這樣不足以說明嗎?」悠也收回視線,側頭看向大天狗。

  「......說明什麼?」

  悠也伸手指了指大天狗、又指往屋內的方向,「你想、或者說,你願意和博雅、和大家待在一起。」

  「這種事......!」

  「是可能的吧!」悠也直接打斷大天狗下面的話,笑嘆一口氣,抬高手揉了一把大天狗的頭,不管大天狗被他的舉動弄得心內多震驚,他接著說:「無論你基於什麼認同我們,但一定有所覺悟吧,只要被我或博雅他們其中一人召喚的話,就得長期和大家處在一起,自然地就會和這裡的大家有關係了。」

  「我不知道大天狗你還在糾結什麼,但是既然你認同我們、受召喚來到這裡,就和大家打好關係吧。」

  悠也站起身,這時一陣風吹拂而過,他整理一下稍微被吹亂的狩衣,然後從袖口裡掏出一支橫笛,這是他在來庭院找大天狗之前,向博雅借來的。「大家都想和你好好相處,博雅也一直在叨念以前和你一起吹笛的日子。」

  從悠也手中接過笛子,大天狗一眼就認出來這是他曾經贈予博雅的那支,過了這麼多年,笛子有些陳舊,但依然被保存得很好。

  過去的回憶,曾經的那一段日子,對擁有等同永恆時間的妖怪而言極其短暫,卻是回想起來心內不禁感到溫馨且美好。

  「......有個問題想問悠也大人。」大天狗握了握笛子,然後透過面具眼神專注地直視著悠也。

  「嗯?什麼問題?」

  「為什麼信任我?」大天狗語氣平淡的問,令人摸不透他在問這句話的同時抱持著怎樣的心情。

  悠也眨了下眼睛,看著似乎執著於答案的大天狗,他笑了笑,道:「沒有為什麼,就是信任。如果非得給一個理由的話,那就是給予夥伴信任是理所當然的吧。」

  「夥伴......」

  「雖然大天狗你們是式神,但我一直都把你們視為戰鬥的夥伴、以及平常能夠打鬧玩耍談心聊事的朋友。」

  盯著悠也臉上溫柔且肯定的神情,大天狗默了一下,才喉嚨有點發乾地開口:「我曾經是敵人,居然敢把我視為夥伴......?」

  「是曾經,那有什麼不敢的?」悠也微微側頭,隨即一臉恍然大悟:「大天狗原來一直在糾結立場問題嗎?」

  「......」大天狗忽然覺得就不該問。

  大概是認可了他們,但卻又因為曾是處於對立的立場,加上黑晴明帶給的影響太大,所以無法釋懷,明明是很容易想通的,卻還是陷入糾結矛盾的旋渦中。突然地,悠也覺得這樣在糾結著的大天狗很可愛,不過如果說出口或笑了的話,對方會惱羞成怒吧。

  忍著笑意,悠也眼神柔和地說:「這沒有什麼好糾結的啊!大天狗,你現在就在這裡,不是最好的答案了嗎?」

  既已身在此中,糾結那些『曾經』,不是庸人自擾嗎?

  該煩惱的是『現在』,怎麼做、如何面對,以及和現在的大家怎麼樣才能好好相處,才是最重要的。

  「在這裡的式神有的曾經也是在對立的立場,可是現在彼此都相處得很好,那並不是表面上刻意營造的和諧,而是大家發自內心想要一起過好日子,所以每天才能這麼平和。」悠也伸手拍了拍大天狗的肩膀,瞇眼一笑道:「大天狗,你的糾結、你在意的完全不是問題,所以試著向大家放開心,好嗎?」

  大天狗沉默了一會兒,面具裡的神情複雜而又隱隱帶著釋然。「真的不介意?」

  「過去的傷害不會消失,但是去理解、去包容的話,彼此都能建立一個良好的橋樑。那並非是否介意,而是願不願意原諒與贖罪。」像是想到了什麼,這般說著的悠也臉上露出懷念的表情。

  聽完悠也的一番話,大天狗像是下定了決心般突然站起來,然後在悠也面前屈膝半跪,抬手將象徵大天狗身份的猙獰面具拿下來,露出一張英挺俊帥的臉。

  悠也本還在震驚於大天狗突然的舉動,看到大天狗脫下面具後的樣子,忍不住細細打量起來。妖化後的大天狗五官更加立體,俊顏稜角分明、鼻挺唇形略薄,泛著紫羅蘭色澤的眼瞳深邃銳利,深藍灰短髮往後梳,在後腦結綁小撮馬尾,整體看上去少了一分儒雅文士氣質、多了一分狂野韻味的美感。頂著這麼一張集合酷帥俊美的臉型,去到未來的話肯定會收獲很多粉絲吧──悠也稍稍分神的想。

  「悠也大人,吾在此向您立誓。」大天狗神情鄭重地開口。

  「......咦,等等、怎麼......」悠也瞪大眼睛,不解不是在開導大天狗嗎,怎麼突然場面就變了?而且立誓、究竟──

  然而不等悠也阻止,大天狗以鄭重又夾帶一絲空靈的口吻立下誓言:「以吾、大天狗之名義,在此起誓;──」

  奉陰陽師悠也為主。

  自身成盾,為契主擋一切禍端;烏羽化刃,替契主斬一切阻擾。

  主願,便是吾之願;

  吾之心,待至主天命歸日,其忠不變,其義不慆。

  吾,大天狗──以此妖身性命,恆護吾主──悠也。

  ......

  .........

  那之後,即使悠也從未想過,但還是迫於大天狗表明忠心的決意而接受誓言。然後悠也帶著解開大半心結的大天狗跑去找博雅,他想聽聽博雅和大天狗一起和著笛聲吹奏的樂曲。

  博雅毫不考慮地答應,還說為了表達悠也開導大天狗的謝意,一定會打起十分的勁完美吹奏的!

  至於大天狗,雖然還有點糾結,不過沒有拒絕,他化形回妖化前的模樣,拿著橫笛吹奏時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個大妖,而是一名文人雅士。

  那一夜,晴明宅邸,朗風拂過,二笛合奏的清脆婉轉樂曲久久迴響。


------您的好友大天狗已上線------


這篇足可見我對大天狗的偏心了~(笑

抽到大天狗好久了,半個月有吧,然而慶祝大天狗的文卻在今天才生出來......囧rz

而且期間還經過一次大改寫,大致走向沒變,可劇情是完全變樣了,原本劇情設定是悠也帶著守太和大天狗去貴船山拜訪高靇神,然後從高靇神那裡接到委託去愛宕山除妖,在除妖過程中大天狗意識到悠也對他毫無保留的信任,心扉敞開了一點,最後回到宅邸,悠也解開了大天狗的心結。

在改寫劇情之前,我連高靇神化為人身的形象都設定好了,但寫著寫著就是覺得不到味,於是就砍掉重練orz

去貴船山改成去冥府,高靇神的委託變成是閻魔託以任務,而愛宕山的除妖之行就給了晴明(囧

嘛,砍掉重練後的劇情確實寫得很順,只是因為靈感湧現,所以寫到後來頗有看不到結局的光明,彷彿前途黑暗的既視感,好在還是趕出來了,有好好收尾!(握拳

但雖然說寫得順,其實中間還是有碰到瓶頸,就是解決波動那裡,我原就不擅長戰鬥之類的場面,所以寫悠也和大天狗處理波動那幕時有卡文,後來是找了晨曦公主(拂曉的优娜)OST,聽了之後熱血上升才有動力寫出來,不然恐怕今天都還沒辦法完結吧......=ˇ=a

曲目是晨曦公主OST原聲專輯第23曲『暁のヨナ 最终章』,有興趣的大大可以搜尋聽聽看,聽了之後真的會有畫面呢~

總之,順利將大天狗篇寫完真是太好了~接著下一篇就是我家親兒子妖狐篇啦!終於可以寫妖狐了好開心~~(轉圈圈

接著來說一下文中幾點需要解釋的地方吧,首先是關於悠也為何魂體進入冥府還能使用靈力的原因,這跟悠也體內的血脈有關,悠也和晴明一樣,血脈一半都不是屬於人類的,只是晴明繼承的是狐妖一族中的天狐血脈,悠也則是繼承神狐血脈,因為有神血加持,所以悠也才能在冥府動用法術,只不過靈力會被削弱。

簡單來說,血脈中傳承神狐的悠也,是裝了外掛的=ˇ=+

再來,悠也念的咒語中念到了『鯀』,這個字讀法念作『ㄍㄨㄣˇ』,跟『滾』字同音。鯀並非是動物,而是真人,他是中國夏朝開山皇帝禹的父親,曾有過治水的事蹟,但最後以失敗告終,在他身亡後有兩種說法,一為被後世人祭祀,其形象便是黑色的龜與蛇,據傳這是鯀的化身,於是北方玄武由此而生;二為《神異經‧西荒經》所記四大凶獸之一『檮杌』的化身,這跟鯀另一個身亡的說法有關。因鯀有化身玄武的傳說,所以在文中的設定便用了鯀為玄武的化身了。

若有大大對鯀、靈獸等有興趣,可再自行查閱更加詳細的資料,這裡就提個大概,不仔細解釋了。

最後是『空間罅隙』,『罅』讀作『ㄒㄧㄚˋ』,跟『夏』字同音。罅隙一詞很少見,意思是縫隙、裂縫等等,古時多用罅隙的說法,那麼空間罅隙顧名思義就是空間的裂縫了。

其實罅隙這個形容詞還是因為玩過古劍奇譚才知道的呢,後來多詳細查了罅隙才真正了解其意。

好了,以上,解惑完畢~(合掌

希望大家看了上面的解釋有稍微搞懂了,當然若還是有疑問歡迎至下方留言提問。

那麼就是這樣囉~

不多說什麼了,下一篇妖狐篇再見吧!(笑

感謝點閱觀賞到這裡的您!(鞠躬

祝各位陰陽師大大歐氣滿滿滿滿滿~~


P.S:抽到大天狗的詳細請況請參見這裡



评论
热度 ( 3 )

© 一字成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