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動漫、小說等衍生同人作品的天地,CP取向多是耽美,當然放作品時標題及內文開頭都會附註說明。
對CP雷者請見諒,也請尊重CP,勿黑勿噴!!感謝~

【瑯琊榜】君才冊:片段一

※靈感源於腦洞【逆天改命復生梗】。

※靖王蕭景琰中心。

※正劇向,原作(含電視劇)衍生,CP確定為蘇靖,但感情慢熱。

以上,若可接受者請往下閱讀,感謝~


------片段分隔線------


  【片段1】

  無名趕到岸邊時,映入眼裡的是這麼一副淒涼畫面。

  一身戎裝濕透、狼狽不堪的將士跪坐在地,懷裡緊緊抱著一個人,冰沉絕望的氣息不斷自將士處蔓延開來,他一動也不動,好似屏蔽了周遭,只顧沉浸在那無盡悲傷的灰暗世界裡。

  一剎那,無名彷彿透過將士看到了三百年前的自己。一場師門浩劫,門派眾多弟子慘烈犧牲,他視如親弟般處處關懷疼愛的小師弟亦沒有倖免,當時他明明就在師弟的附近,卻來不及救下衝著師弟而去的致命一劍,他眼睜睜看著那個叛徒趁師弟不備舉劍行刺、看著師弟一口血噴出後身體癱軟倒下,他悲憤絕望地叫吼,奔過去擁緊師弟逐漸冰冷的身軀不斷輸送靈力,但是師弟的呼吸還是漸漸虛弱下去,他聽到師弟嚥氣的最後一刻說『師兄,對不起』,然後在他懷裡止息再也醒不過來。

  那一刻的絕望,如此時那位將士散發的絕望是一樣的。

  無名抬手抓緊胸口處的衣料,按耐住被迫想起那段記憶引起的心痛,抬腳舉步朝將士走去。

  停在將士面前,蹲身,微微俯首一探,一張沾染髒汙臉頰劃破一道口子的臉面落入眼中,那張臉已經看不出原本的眉目清秀與眉峰間透出的清冷淡意,那是一張目光呆滯、生無可戀的臉。

  視線往下移,被緊擁在懷裡的人看不到其容顏,但從同樣濕透且幾處撕裂的衣飾可判斷出,這是一位身份高貴的公子。

  一位胸處命中箭矢,早已嚥氣的公子。

  無名閉了閉眼睛,心胸處的痛意陣陣襲來,但他必須強忍下去,時間有限,要救活將士懷中已經沒有生息的公子就得先讓自己冷靜下來,身為一名大夫,最忌諱的便是救人時被情緒影響失去判斷力。

  他張了張嘴,開口只說出一句話五個字:「我能救活他。」

  只見將士身軀一震,緩緩抬起那張髒兮兮的臉,麻木無神的眼睛閃過一絲光芒,他扯著沙啞難聽的喉嚨,問:「......你誰?」

  無名呵地輕笑一聲,站起身的他背對陽光落在將士眼裡瞬間高大起來,清俊深邃的臉孔浮起一抹自信的笑容:「我嘛,我是能活死人的大夫!」

  「我叫無名。」


  【片段2】

  夢裡回到那一日。

  白雲晴朗的好天氣,他和跟隨他的武將們承東海之主盛意,借了一艘船漫遊大海,風平浪靜而又廣闊無邊的海一時竟令人心升一股豪邁之氣,也令他和武將們不由地放鬆警戒。

  然而就是這一時的鬆懈,讓他們來不及應對突如其來的災禍。

  混入船中的刺客、趁亂包圍住船四周的『海賊』,令被困在船上的他和武將們根本尋不到機會逃開,四面楚歌殺不出一條活路來。刀光劍影、血氣瀰漫,他領著他的武將們拼著一股氣殺去,即便心知肚明這般困境下已無生存的希望,卻還是不甘願放棄。

  他要回去!他答應過那個人,要帶鴿子蛋那般大的珍珠回去,所以他絕不能死!

  周身釋放的殺氣到了極致,意識逐漸模糊,有些耳鳴,但突然地心臟一陣痛縮,他好似聽到皇兄的聲音──

  景琰

  那時,他的身體突然頓住一下,也就是那短暫如一瞬過去的時間,他被暗中虎視眈眈的鋒芒抓住空隙,咻地一支致命箭矢破風而來,直直射中他的心臟,劇痛瞬間襲捲腦殼,劍落地的聲音好刺耳,朦朧中他聽到有人扯著喉嚨在呼喚他,語氣那般絕望......

  『殿下──!』

  蕭景琰倏地睜開眼睛,喘著氣,胸口上下起伏,垂在身側的手緊緊抓著床被。意識逐漸回籠後,他才認出此刻身在何處,想到那位大夫的叮囑,他閉上眼睛收斂心緒,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撲通撲通狂跳的心臟漸漸平復,蕭景琰緩緩吐出一口濁氣,撐著有些綿軟無力的身子坐起來,抬手拭去額頭上因作惡夢而冒出的冷汗。

  不經意間觸摸到鬢角的頭髮,眼神一閃,他不禁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距離他『活』過來已經過去幾天,他能接受自己從一個死人的狀態復生,卻還不能接受一頭烏髮褪去成白,就好似一旦接受了,他就真的回不去了,回哪兒去?自然是他的家國──有他的皇兄、他的摯友、他的親人的地方。

  突感眼睛一陣酸澀湧上,蒼白的嘴唇緊抿,努力咽下幾乎衝破喉嚨的悲鳴。直到現在他還在自欺欺人,不肯認清事實,因為那對他而言太過殘忍,幾乎要令人心死,他頭一次知道,原來這世上真的有不見血無形中就能摧毀一個人的暗刀,即便還活著,然而心智已絕,也如死人一般無二了。

  「父皇......」

  蕭景琰閉了閉眼睛,這幾天一直強忍淚意,終究一滴溫熱的苦澀的淚珠還是沿著腮邊緩緩滴落。

  父皇,為什麼......?


  【片段3】

  列戰英陰沉著臉,眉宇間透著化不開的陰霾。他瞪著手中緊抓已經皺起的紙,眼裡火光浮動,似乎恨不得幻化成實將那張紙燒得一乾二淨。

  「別瞪了,你再怎麼瞪那紙也不會消失。」一走進屋裡,就看某副將坐在木椅上,手中拿著寫有大梁信息的紙,眼珠子瞪得大大的都快要凸出來,一副要拚命的模樣,無名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過去。

  「無名先生......」列戰英回神,抬眼側頭看向站在桌前倒茶的大夫,嘴唇抿住。

  「你自己在這糾結有啥用?」一個咕嚕喝下杯中的茶水,滋潤下發乾的喉嚨後,無名用一把摺扇敲了下列戰英的頭,道。「還是老實將上面的消息給小琰知道吧。」

  「可是!......可是......」列戰英面上不忍亦悲痛,他自己看了紙上寫的就心痛難耐,甚至恨不得現在就回金陵將那個高高在上的天子一刀砍了!

  換成殿下知道了的話,那又該是怎樣的痛徹心扉?

  他回想起,推斷出那天海上遇襲也有可能是蕭梁帝暗中的意思後,殿下那不敢置信到灰敗頹然的模樣,胸口就像被一塊巨石堵住似的難受發悶,他知道皇宮是無情的地方,親情在那座森嚴的皇宮裡可有可無,只是他想不到蕭梁帝會無情到這地步,連自己親骨肉也能痛下殺手。

  他真的不敢去想,殿下如果知道了現在在大梁傳開來的消息的話,會多麼痛?不,可能已經不能說痛,大概是天塌下來、再不敢奢望了吧......

  無名嘆了一聲,伸手拍了拍列戰英的肩膀,沉著臉說:「這消息,小琰一定得知道。因為他是蕭景琰、是你們蕭梁大國的七皇子,更是已經能擔挑國事之責的靖王!」

  列戰英身軀微微一震,眼眶泛紅,張嘴聲線難掩哽咽地說:「我明白......」隨時伴在殿下身側、身為殿下最信任的副將的他,比誰都要明白殿下這層靖王身份的意義,只是、第一次他心裡不由地想如果殿下只是尋常人就好了。

  而往後,列戰英親眼看著他最親愛的殿下排開萬難、咬牙撐苦地堅定去做的那些事,將會一次次這般想著。


------待續------


  說好的,會開腦洞梗,不過就像在腦洞提到的,暫且以片段的形式更新~之後再統一整理成文囉!

  那麼來說說為何文名以『君才冊』來取吧~

  君才淺看有你之才能的意思,但深意細讀的話就是指"人的才能"了,而冊就是書、簿──於是兩個詞合起來,君才冊便是"記錄才子佳人的名簿"。

  景琰建了隱君莊,便是有把具備人品與才能的人聚在此山莊的意思,所以就像瑯琊閣有個瑯琊榜統一江湖排名,隱君莊莊內也自有整理記錄的君才冊,不過君才冊裡記錄的都是莊內那些有才能的人,和瑯琊榜性質又不一樣囉。

  既然是一部以景琰為中心的同人文,那自然文名要和景琰有相關啦,而文裡隱君莊也貫穿了整個劇情,因此君才冊囊括了景琰和隱君莊,那麼將文的標題取名為君才冊就不違和了。

  就是這樣。(一錘定音)

  另外,片段2可以試著邊看邊聽天涯明月刀OL歌曲【獨立寒江】,因為我在寫時就是邊聽邊寫的,所以還挺有感覺~

  那麼,在此感謝觀看到這裡的您,文中有不足的地方還請多多包含!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一字成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