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動漫、小說等衍生同人作品的天地,CP取向多是耽美,當然放作品時標題及內文開頭都會附註說明。
對CP雷者請見諒,也請尊重CP,勿黑勿噴!!感謝~

【瑯琊榜】靖王中心腦洞

  嘿嘿,最近和朋友重溫瑯琊榜,又看到網上有些作者大大開腦洞,就臨時起意和朋友談起也來想想關於瑯琊榜的腦洞好了~於是就有了這篇腦洞集合梗。

  必須注意的是,雖然我和朋友一樣不拘CP,但我個人還是偏向蘇靖,所以跟朋友一起想的腦洞裡都是蘇靖向的,因此非蘇靖粉的大大還請慎入喔!

  另,不接受黑殿下和黑蘇靖的非太白粉!(近幾年黑粉真的太多,弄得網上烏煙瘴氣的,太討厭啦!ˋ︿ˊ)

  請尊重每一個人喜歡的角色和CP,即便您不喜,也請口下留德、手下留情,勿造孽障。那些角色、那些CP的存在並沒有錯,何來得罪?何來汙點?何來妨礙?所以不要理所當然地擺著一副『正義』的嘴臉去抹黑。

  上面言詞激動犀利,若有大大看了不舒服還請見諒。(鞠躬

  那麼,以下放腦洞~


------蘇靖腦洞分隔線------


  【腦洞1:十世輪迴重生梗】

  重生前時間為景琰登基為帝的三十年後。景琰在位期間勤政愛民、用人不疑、公正分明,不只在民間博得美名,朝堂臣子無不一個對他俯首稱臣的,可說是他在位期間開創盛世,卻只有短短三十年,三十年後因北燕突如其來開戰企圖侵占大梁國土,對方戰力強大可見早已有預謀,所以景琰不顧大臣勸阻執意親自率兵上戰,最終大梁險勝,但景琰卻與同樣親自領兵的北燕帝同歸於盡,戰死沙場。

  景琰死後鬼魂到了冥府,不料閻羅王卻說他生前尊為帝、功德有佳,應是脫離輪迴升天位列仙班才是,但他執念過深,上天不允,這才下到冥府。景琰對於是否升天成仙並不在意,他在乎的只有心中壓抑四十多年的執念,閻羅王也看出若他執念不消,別說成仙,連輪迴都無可,說不定還會生了心魔墮落為魔,於是就和景琰說如果付出代價說不定心中希望的能夠實現。

  代價是什麼呢?

  曾有個痴兒,她的愛人本該死後魂魄消散世間,她卻以十世輪迴之苦來換取愛人能夠渡入輪迴的機會,而所謂十世輪迴之苦,便是帶著記憶投胎且每世必定命運多舛、不得善終。十世輪迴之後,她的愛人果真魂魄重聚足以輪迴,她自己卻只有再最後一世,第十一世她一生順遂,和愛人再度相愛相守,她死後魂魄散盡天地。原來人的魂魄轉世前須喝下孟婆湯忘記前塵是有緣故的,魂魄脆弱,染上紅塵世俗會消耗魂力,所以喝孟婆湯忘記前塵等於是洗掉魂魄沾染上的塵世,重新補足魂力,若帶著記憶投胎,一世又一世,魂魄承受不住,最後自然消亡殆盡。

  聽完閻羅王的敘述,景琰沒有猶豫,決定付出十世代價來換取『重生』。沒錯,他心中的執念便是若能重來,他想要改變皇兄、赤焰軍以及最重要的好友的命運。閻羅王看他堅定的神情,便知勸說無用,道了一句『又是個痴兒』,就如景琰希望的,讓他去歷練那十世,只不過因代價中必須得經歷多舛命運,而景琰身上有帝命加功德,只會讓他生世順遂,於是不得不將帝命和功德剝離,且詢問景琰徵得同意後,將帝命加諸在他的皇兄命理上,待他重生後的那一世,帝位便由他的皇兄繼任,至於功德則一半分於梅長蘇、一半平均分於他的母妃、身邊關心他的人以及赤焰軍,有了功德加諸,當那一世他們死後再轉世會一生順遂,尤其是梅長蘇,因為分到一半功德,他不只會一生順遂還會富貴榮華,有著非凡成就。

  之後,景琰經歷了十世輪迴之苦,一世又一世的悲苦、絕望沒有讓他崩潰,反而更加堅定要重生回去。十世輪迴結束,景琰如願重生,而重生的時間點是在他出使東海的時段,還好那時候他才剛踏上東海的路上,一切都還來得及。他計畫順利救下林殊和赤焰軍,自己卻詐死於梅嶺,並將自己的死扣在謝玉頭上,第一個被開刀的謝玉自然死罪難逃。此後他隱匿六年,做足準備之後,假裝失憶『巧』遇林殊,然後被帶回金陵,而他的回歸便意味著拉開謀位的序幕。

  一年後,祁王蕭景禹順利登基,大梁迎來一輪新的改朝換代,一些良臣忠將都深受新帝的信任。而在新帝登基前一夜景琰和皇兄秉燭夜談,談了一整夜,誰都不知這兄弟倆談了什麼,只是在新帝登基後的一個月,景琰開始對外聲稱病痛纏身,一直不見好,又一個月靖王病逝的消息轟動整個金陵。事實上,景琰沒死,他第二次詐死,而他詐死除了皇兄之外,再無人知道真相,林殊也因為以為他真的死了,悲痛欲絕之下跑去邊關駐守,再不願回金陵。

  景琰詐死是有原因的,一來他重生前已經為大梁做了太多,那一生他沒有選擇,誰都不願問他是否想坐上那個帝位、也沒有誰願意問他究竟想要什麼,所以重生後的這一世,既然皇兄有了帝命,那就讓他自己去走想要的路吧。二來呢,在和父皇、夏江那些人周旋時,有天閻羅王幻化為人不請自來,問他是否最近感覺累,漸漸力不從心,得到他肯定的答覆後,閻羅王才解釋原來他受的十世輪迴之苦比當初那位痴兒還要更重,導致魂魄之力嚴重殘缺,因而他這一世無法長壽,約莫只能活到四十歲。知道自己再活不過幾年,景琰就更不願將最後的時間留給大梁。

  所以景琰二度詐死,離開金陵後他去了哪裡無人知曉。

  最後,有兩個結局,一個BE、一個HE。

  BE:不知何故,逐漸想起『梅長蘇』記憶的林殊,心灰意冷跑到邊境駐守,他曾以為景琰還活著,說不定這又是個詐死,但是種種跡象、就連托瑯琊少閣主去查也都明確指向靖王病故,於是這一世和梅長蘇的那一世一樣,他和景琰最後都未能再見面,他以為景琰真的病逝,而景琰卻是化名遊歷江湖至幾年後消亡。再後來,林殊也到了天命歸期,魂魄受鬼差指引到冥府,見到閻羅王之後,向閻羅王爭取和景琰再續一世緣,但是閻羅王拒絕了,他告訴林殊真相,他還說就算林殊像景琰那樣以十世輪迴為代價也辦不到了,因為付出代價而換來的奇蹟只會有一次,所以林殊和景琰的緣分,在景琰魂魄散盡天地的那一刻便斷絕了。得知真相後,林殊只覺,所謂絕望,不過如是。

  HE:在邊境駐守一年後,林殊得到景琰或許還活著的消息,於是顧不得沒有皇命就擅自離開邊境的後果,趕回金陵找蕭景禹確認,本來他就對蕭景禹和景琰那一整夜的談話疑心了,這下得知景琰也許還活著他自然要先向某人對峙一番。確定景琰未死,林殊千方百計尋找景琰,皇天不負苦心人,他終於找到心心念念的人兒了,一再再逼問之下,又剛好閻羅王再次化人而來,林殊知道真相,也知道景琰的日子不多,他再次痛心,卻決定最後都要陪在景琰的身邊,而當景琰消亡之際,是帶著滿足的笑容在林殊的懷裡閉上眼睛的。

  看到這裡,可能有人會問,兩個結局版本最後都是景琰死了啊,哪來的HE?但我和朋友不認為,在瑯琊榜的劇情裡,景琰和梅長蘇沒有見到最後一面,最遺憾的、最痛心的,便是重要之人死去時自己卻未在身邊。你的出生我未能伴在身側,你的死亡我亦未能見上一面,終究、這未盡之語無法訴衷。

  所以,我和朋友一致認為,這個重生梗景琰最後都是要早死,只是在於林殊是否能見到最後一面,來彌補重生前兩人的遺憾。BE就是兩人生離死別,林殊和景琰這對有情人沒有在一起,抱憾終身,更可悲的是,林殊透過閻羅王知道景琰犧牲換來的代價,他才明白,梅長蘇經歷的那些都還不算絕望,真正絕望的是,這世上再不會有蕭景琰,再不會有一個他牽繫於心的水牛了。HE自然是兩人彌補了重生前的遺憾,在景琰最後的日子,兩人無時無刻無不黏黏糊糊,甜膩到閃瞎他人眼,然後能夠和相愛之人在一起而獲得幸福的景琰沒有遺憾,生命耗盡時他安心地躺在林殊的懷裡、滿足的笑著離開世間。縱然兩人沒有來世、縱然相守的歲月不多,然而最後是幸福的,便已足夠。

  ──十世輪迴,換來奇蹟;一世重生,再無執念。

  ──蕭景琰想要的不多,唯放在心中的人們能夠活好。

  ──他們好,他才好。

  不過如是──。



  【腦洞2:逆天改命復生梗】

  這個腦洞就大半脫離原作了,設定是出使東海的景琰也遭暗算,一支暗箭直射胸口狠狠命中那顆跳動的心臟,在列戰英絕望的大吼之下,他沉入海裡,再無生息。

  有人救了他。是一名大夫,這位大夫原為修道之人,但百年前因沾染上紅塵因果而放棄修道,他以無名大夫的身份遊走凡間。無名會救景琰是因兩人有前世之緣,景琰前世是無名的師弟,無名非常疼愛這個師傅收的最小徒弟,可三百年前,一場師門浩劫,耿直純良的師弟犧牲,成了無名心中一道最無法釋懷的傷口。因此當無名算到轉世為靖王的景琰會在抱負未展之時死去,便趕緊備好東西然後匆匆到東海救人。

  無名是在一處海岸找到人的,那時他看到景琰的副將抱著已經沒有生息的冰冷身軀,一臉呆滯、生無可戀,莫名地好像看到當初他抱著師弟的屍身,相似的畫面、一樣的絕望。只是這次,他的師弟會活過來,他不怕逆天改命會遭受怎樣的天罰,他只要他的師弟活著!

  招魂幡引魂,鎮魂玉鎖魂,續命燈續命,最後為了保住心脈受損而不再跳動的心臟,無名注入護心蠱。此蠱顧名思義,只要不超過兩柱香的時間,就能令停止的心臟再度跳動,只是護心蠱不好溫養,它比金蠶蠱極品稀少,要養活它得準備帶有天地靈氣的藥草,偏偏此類藥草稀疏,尋之不易,而當護心蠱注入人的心臟也不能放著不管,因為護心蠱只要有一次沒有餵藥就會沉睡,那心臟自然是會再度停止跳動,若半個時辰護心蠱不醒,那就無力回天了。所以被注入護心蠱的人,每天有三個時間段得準時喝藥,確保護心蠱不會沉睡。

  只是到底心脈受損,又是逆天改命而復生的人,景琰一頭烏髮成白,身體羸弱,無法習武,慶幸的是,因為身體裡有傳說中的蠱蟲寄宿,所以景琰再不怕毒物,哪怕是最兇殘的毒物碰到護心蠱都會被化解,且也不會患有病痛,當然,有利也會有弊,弊端便是景琰不能大喜大悲,情緒上的激動會引起心悸,而為了安撫大幅跳動的心臟必定會耗費護心蠱氣力,這就會導致護心蠱能夠佑護心臟跳動的時間縮短。一隻護心蠱壽命為七十年,無名將護心蠱注入景琰的心臟,說了只要好好溫養,那景琰就還有四十幾年的壽命。

  復生的景琰沒有立刻回到金陵,他聽從無名的建議,攜著列戰英跟無名到一處隱蔽山谷,由無名引見一位避世隱居的高人。高人名為段雲塵,是七百年前未滅的蒼國之國師,他簡短介紹自己因國君晚年多疑猜忌選擇詐死,此後便隱居山谷,至於會活到現在還維持三十幾歲的容貌,蓋因三十三歲時誤食鮫人心血之肉,變成不老不死的存在。總之,在彼此一番促膝長談後,景琰不再排斥引段雲塵為謀士,而段雲塵對景琰的印象極好,提議只要景琰願意拜他為師,他就為之算謀賣命,不過景琰不需要他的命,說出『命是自己的,自己的命自己負責』的話來,但到底拜了段雲塵為師,而後無名鬧了起來,也說要當景琰的師父,三百年前失去最親愛的師弟是他心中的痛,如今師弟的轉世在眼前,他也喜歡現在的靖王蕭景琰,所以不想要只當對方的救命恩人,景琰好說話,加上也對無名有股熟悉感,便也拜了無名為師,只不過無名排行二,景琰每次喊他都是『二師父』,讓他有點鬱鬱。

  在山谷待了一年,細細策劃一番,景琰等人才開始行動。他們暗中一邊招攬人才一邊在山谷上建立山莊,景琰為其命名『隱君莊』,有『隱玉藏芒,君才在此』之意。隱君莊名聲逐漸響亮,莊人便如莊名各個均有才能,有人擅謀、有人擅卦、有人擅武、有人擅毒等等,隱君莊人才濟濟,而每個莊人又對山莊抱有極深的歸屬感、對莊主忠心耿耿,不是沒有外人想挖角,但都被毫不心動地拒絕,若是有人心懷不軌,就會遭到莊人無情殘忍的報復。不知不覺,隱君莊已經能與瑯琊閣、江左盟並列,在江湖中竟隱有三足鼎立之勢。

  無人知曉隱君莊的由來、也無人知曉隱君莊確切之地,就連天下第一情報的瑯琊閣也查不清楚,更神秘的便是隱君莊莊主,從未有外人見過本人,只知其名為『隱炎玉』,不知性別、不知面目,更不知那神秘蒙紗之下的深測。

  十年過去,按照計畫,景琰偽裝儀容(用一點幻術將白髮染回黑髮、羸弱的模樣也變得稍微精神些)和列戰英回到金陵,而景琰突然的回歸為大梁投下一顆足以撼動根基的巨石,靖王還活著的消息不只在大梁傳開,連他國四處都收到消息,在東海遇害的靖王原來沒死,被高人救起後十一年來都在養傷!只不過景琰一副傷到根骨未癒、風好似一吹就倒的孱弱樣,到底讓蕭梁帝、皇子們和夏江那群人的警惕多疑減弱一半,蕭梁帝還擺著一副關心兒子的慈父面容說如果靖王身體不適,早朝可不上,在靖王府安生休養。

  又一年過去,具『麒麟之才』的江左盟盟主梅長蘇悄然回到金陵,於是一場爭奪蕭梁帝位、權謀暗計、洗冤復仇、考驗人心的棋局正式開場。

  結局有兩個BE、一個HE。

  BE1:蕭庭生登基稱帝,靖王蕭景琰以兩年為期輔佐新帝,梅長蘇隨軍出征大渝的三個月後光榮戰死。此結局,梅長蘇等人(包括靜妃)都不知景琰的情況,在景琰勸說下,蕭庭生最終沒有在出征前夕向梅長蘇道出真相,因此梅長蘇心安理得地詐死了。在出征時梅長蘇確實服用冰續丹,但在大限將至時無名趕到,他扮成得道高僧,說有辦法治好梅長蘇,雖然眾人有疑慮,但死馬當活馬醫,藺少閣主也沒有嘟嚷自己的醫術,而是拜託無名一定要救他最好的朋友,無名果真救好梅長蘇,只要一年至兩年的修養,就能與常人無異甚至還能習武,這自然令眾人喜不自禁,若不是現在還在打仗肯定要大肆慶祝一番。身體無恙的梅長蘇最後沒有選擇回金陵,所以他還是託蒙摯將他已戰死沙場的消息傳回金陵。二十年後,蕭庭生約梅長蘇、霓凰、藺晨、蒙摯等人至隱君莊一敘,靜太妃也被接到隱君莊,約他們是為了祭拜景琰,順道將隱瞞三十多年的真相全部告知,殘酷的真相揭開,梅長蘇等人悲慟不已、悔不當初,尤以梅長蘇和靜太妃更甚,然而故人已逝,他們又能挽回什麼呢?

  BE2:蕭庭生登基稱帝,靖王蕭景琰以兩年為期輔佐新帝,梅長蘇隨軍出征大渝戰勝歸來。出征前夕,梅長蘇避開他人和蕭庭生私下見面長談,從蕭庭生口中得知真相,他悲痛懊悔,然而大戰在即也只能暫時放下那些情感,只與景琰道一定要等他回來。無名也早從蕭庭生那接到梅長蘇知道真相的消息,於是冒充軍醫隨軍出征,他醫術高明連藺晨都望塵莫及,自然幾天時間就將梅長蘇治好,保證與常人無異,以後還能習武。戰勝大渝,梅長蘇依約回歸,而後其他人也都陸續知道景琰隱藏的真相,再然後梅長蘇向景琰表露心意,可景琰拒絕了,梅長蘇沒有放棄,一直都追在他身後。兩年後景琰不顧新帝勸說阻攔離開金陵回到他和兩位師父一同創建的隱君莊,梅長蘇死皮賴臉跟著回去,二十年後景琰在某一夜和梅長蘇於梅樹下飲茶途中安然故去,梅長蘇悲慟大哭。最終,景琰沒有接受梅長蘇,兩人沒有相愛一起。

  HE:蕭庭生登基稱帝,梅長蘇隨軍出征大渝,蕭景琰送別梅長蘇及蒙摯等將士後悄然離開金陵。無名以軍醫身份混入軍隊,並及時搶救梅長蘇性命,後梅長蘇用計戰勝大渝,與蒙摯一同領兵回朝,他心心念念著景琰,迫不及待見到對方表明心意,然而回到金陵後,才從蕭庭生口中得知景琰已經帶著列戰英等靖王府人離開了,之後也將梅長蘇等人一直被蒙在鼓裡的真相全部告知,靜太妃求著蕭庭生說出景琰的行蹤,蕭庭生用一句『皇叔不想見你們,否則現在在你們面前坦白相告的不會是朕。』拒絕了。七年後,一輛低調的馬車行過金陵街道,停在被新帝留下的靖王府。又過幾日,揮別清冷的靖王府熱鬧哄哄,梅長蘇片刻不離景琰的身邊,兩人的十指久久相扣不離。幾十年後,晚年天命歸期,兩人相倚梅樹下,雙雙闔眼,歲月刻印上的蒼老細紋依稀還能窺見年輕時的風華俊貌,他們安詳滿足地帶笑逝世。

  ──逆天改命,復甦人魂;韶華白首,傾以執願;一念一心,唯子赤誠。

  ──炎玉為琰,所以隱琰,所以難言之隱。

  ──蕭景琰只想把這偷來的時光將債還清,了卻人情,此後再無干係。

  ──他們好了,他亦能放心離開。

  前塵往事,就此了斷,豈不好哉──。

  逆天改命復生梗這個腦洞鋪述很長,坦白說,比起重生梗,我和朋友最滿意也最心動的就是景琰復生梗了,重生梗再如何寫都脫離不了瑯琊榜原作架框,即使那時候林殊還是林殊、赤焰軍還存在、蕭景禹也沒一杯毒酒斃命,可是只要景琰深受梅長蘇的影響,那麼不管重生後眾人的命運如何被扭轉,還是依稀會有重生前的影子,可以說重生梗的瑯琊榜世界無法抹去原作的陰影。但復生梗就不一樣,從一開始就脫離原作,靖王在東海沒有相安無事,反而也遭到暗殺,且真的中了暗箭死去,若不是有無名的違抗天命,景琰不可能活著。

  於是沒有了梅長蘇的影響,景琰走上了一條和原作背道而馳的路,這次是他自己選擇、是他自己決定,因此會比原作思路成熟、比重生少了悲戚無望,但無論變得如何,他始終不忘初心、不負那顆被兄長護好的赤子之心。

  所以呢,復生梗能夠寫得比重生梗精彩許多,尤其梅長蘇還是像原作一樣隱瞞景琰身份,卻不知景琰在相處時早就認出,但因為景琰也在隱瞞那十一年的過往,所以就乾脆將計就計,於是就會看到一個裝B、另一個更裝B的搞笑畫面。最後是景琰更勝一籌啦,隱瞞到最後都沒有人知道,哪怕過程中梅長蘇可能有懷疑,但終究沒有得到證實,若不是蕭庭生坦白相告的話,梅長蘇他們永遠都不會知道真相。

  從三個結局就可以看出,蕭庭生在復生梗裡佔很重的位置,他如原作畏而又敬仰梅長蘇,但卻比原作更加親近這位對他很好、關愛有加的皇叔,他也只承認景琰是他的皇叔,甚至他可能不只是把對方視為皇叔而已?但不管怎樣,在原作人馬裡,除了跟隨景琰有迷弟傾向的列戰英、被景琰發現救起的聶鋒(雖然腦洞劇情沒寫到,但和朋友討論時有設定這部分)之外,蕭庭生一直都知道皇叔想做的事、正在做的事,也了解皇叔心思所想,所以一邊為皇叔心疼一邊認為值得嗎,我和朋友才會安排由他決定到底是否說出真相。

  寫到此,可能有些人察覺出來了,我和朋友偏向景琰很多,這不只是因為我們喜歡景琰而已,更希望的是能夠表達出景琰也跟梅長蘇一樣需要被理解、被心疼。不說我朋友,拿我自己來說,我也同情和憐憫梅長蘇的遭遇,也會因為他的不得已、克制、那多舛命運而難過,可我不會分給他一絲心疼,因為有太多人心疼他了,所以我把心疼給了景琰。很多人都沒有真正去看待景琰,因此才可以輕易抱怨景琰還罵他蠢,但是景琰真蠢嗎?而他討厭梅長蘇真是因為對這個謀士的厭惡這麼膚淺嗎?不是的,景琰其實很多次都能猜出梅長蘇是誰,但大家都瞞著他,所以他被繞過去;而他討厭梅長蘇、不喜與謀士相交,說法是他不喜歡權謀算計、陰險狡詐,但往深一想,其實景琰只是不想失去那顆赤子之心,景琰的赤子之心不是梅長蘇......不,應該說,不是林殊護的,而是從小養在身邊、一心一意如父如兄教導他的皇長兄蕭景禹如珍寶般地細心呵護,而失去最親愛的皇長兄,除了侄子蕭庭生外,蕭景禹留給他的只有這顆心了不是嗎!既然如此,我不能理解為什麼那麼多人看到梅長蘇的痛苦,為他心疼,卻看不到景琰死命護著赤子之心、不忘初心的掙扎呢?難道就是因為劇情以梅長蘇展開,所以大家乾脆只看梅長蘇嗎?是這樣嗎?所以,我和朋友談起瑯琊榜腦洞,會以景琰中心就是因為如此,尤其是復生梗,如若景琰的立場和梅長蘇差不多,他會怎麼做?事情怎麼安排?而他又要怎麼在計算陰謀時去護好這顆赤子之心,不讓自己失去初心?

  不奢望所有人都得去喜歡景琰,但起碼能夠看到景琰的痛苦掙扎、以及最後對現實無奈的妥協,哪怕依舊不喜他,也請稍微對他改觀,因為景琰值得。

  人心都是偏的,我和朋友把心偏向景琰,所以重生梗和復生梗,都會有人去真正心疼景琰,重生梗是閻羅王和蕭景禹(即使後面才知道真相,但因為一直都疼愛弟弟,所以從頭到尾他都是最純粹心疼的那個人),復生梗更多了,有原創人物、有迷弟列戰英,以及後來安排的聶鋒和蕭庭生。然後就像霓凰和蒙摯等人會為梅長蘇抱不平,心疼景琰的人自然也會,所以不管如何,每個結局梅長蘇他們都一定會知道真相,然後接受那個最痛卻不見血的補刀。再然後,既然梅長蘇到最後都要那樣對待景琰,傷他最深還要讓他品嘗失而復得,得而復失的滋味,那麼就別怪我們也反擊回去,BE自然是要讓梅長蘇好好細細品味那種反復得失的滋味了哼。

  好了,扯回腦洞。復生梗會比重生梗複雜,畢竟脫離原作的架框,又有重要的原創人物,所以相比原作的局勢,復生梗真的會更加錯綜複雜,但就像上面提到的,會更精采,只是腦洞會不會有開坑的一天就......也許會以片段的形式來鋪述吧,等片段集中差不多再整理?(歪頭想)

  總之,和朋友一起想的腦洞目前就這兩個,以後若有再開。



  復生梗BE1片段:

  靜太妃臉色哀戚,眼眸卻又隱隱含著期望的問:「那孩子、琰兒可有留話?」

  段雲塵遲疑一下,點頭輕道:「有。」

  一聽,神色茫然的梅長蘇立刻抬頭,眼睛夾帶鋒芒直勾勾地射向段雲塵。其他人也都看著段雲塵,想從他口中聽聽蕭景琰最後留下什麼話。

  不過,開口的卻是蕭庭生,只聽他語氣平淡地說:「皇叔留下幾句話,本不想說與你們,畢竟你們可能難以承受。」

  「難道你們隱瞞的真相我們就能承受嗎?」霓凰痛苦地閉了閉眼,得知真相後她是所有人當中最愧疚的,為了殊哥哥,她多次與蕭景琰起爭執,有次氣惱了還打翻他的藥,差點害他喪命!正如蕭庭生所說,她什麼都不知道、也不肯去了解,所以她才能輕易說出那些傷害人心的話,可即便她的話那麼傷人,像一把把尖銳的刀無情刺進心坎裡,蕭景琰、她的景琰哥哥還是沒有惱過她、怨過她。她到底都做了什麼?從小她的眼中便只會看到殊哥哥,很容易忽略總是默默走在身後、安靜笑著看他們打鬧的景琰哥哥,現在她想道一句『對不起』、她想重新認識景琰哥哥,可已經來不及了。

  景琰哥哥不可能再一次復生,她、殊哥哥,他們這些人這次是真的失去他了。

  「庭生,你說吧,即便無法承受,身為琰兒的母親,我還是想知道他最後的想法。」靜太妃眼眸閃過淚光,她扯著嘴角,露出一抹苦澀的笑。

  蕭庭生沉默下,點點頭,邊回憶起那天梅花樹下的蕭景琰,邊緩緩開口道:「皇叔說,『冤已平,債已清,恩怨還了,人情亦結;此後生世,無須再見。』──」

  那一天,蕭景琰的精神很好,蒼白的臉色甚至透著淡淡的紅暈,蕭庭生他們都知道這是迴光返照,雖然心痛難受,他們還是強打起精神陪著蕭景琰下棋、散步、作樂、泡茶及說些江湖趣事。

  後來,蕭景琰漸漸沒力了,就讓戰英攙扶著到後院的梅樹林,只看蕭景琰倚坐在梅花樹下,俊美的臉顏掛著平淡笑意,他的身體自己自然清楚,如今這般突然有氣力,他想就是今天了吧,早就清楚這一天會到來,好在想做的事都做了,所以他倒能心平氣和地面對,只是還是有一點遺憾的,那就是沒辦法陪師父、二師父、庭生和戰英他們久一些。

  「皇叔。」蕭庭生出聲打破沉靜的氣氛,但語氣還是稍微放柔:「皇叔,您有什麼話想說嗎?」

  想說的話啊──蕭景琰瞇了瞇眼,唇邊掛著淡淡的笑意,他有好多好多話想說,想對很多人說,但他沒有那麼多力氣一一說出口了。

  列戰英猶豫一下,跟著開口:「殿下,靜妃娘娘、還有蘇公子他們......」

  蕭景琰眨了眨眼睛,噗地一笑,有些無力地擺手,呼出一口氣,輕聲吐露:「是有話想留給他們。」

  「是什麼話?」蕭庭生微微抓著袖口,問。

  遲疑一下,蕭景琰沒有立刻把想說的話道出,「......這話,你們聽了再決定要不要告訴他們吧。」

  蕭庭生他們猶疑地相互看了看,段雲塵蹙眉,伸手輕輕捻起飄落在蕭景琰肩上的梅花瓣。「琰兒,什麼話,你就說吧。」

  蕭景琰輕輕應了聲,收斂眼眸,平淡無波的語氣聽不出任何情緒,只聽他說──

  「冤已平,債已清,恩怨還了,人情亦結;此後生世,無須再見。我欠赤焰軍、欠林伯伯他們的冤債都結清了,和林殊、又或者是梅長蘇的情誼也都在那天城門口的送別了結,而母妃,早在我於東海遇險,和母妃的母子之情就斷了吧......其他人......沒什麼好說的,那些人情恩怨都在赤焰平冤、新帝登基後還清了,我蕭景琰已經不欠那些人什麼,所以來世,也不用再相約。」

  「皇叔......」蕭庭生憂心忡忡地看著蕭景琰逐漸蒼白的臉色。

  閉了閉眼,蕭景琰呵地輕笑一聲:「我累了,來世不願和他們糾纏。」

  他性固執如水牛,但並非不會有心軟的時候,對親近之人他總是心軟的。

  只是最後,讓他硬心一次吧。

  既然能夠放下一切離開金陵,那麼就沒什麼好再糾纏的。

  此生此世已畢,他沒有怨言、沒有後悔,那麼來世大家都當陌生人吧,最好過無須再見。



  --完畢--

  感謝耐心看到此的您。(鞠躬)

  P.S:重生梗裡的十世輪迴靈感來源於古劍蘇蘭衍生同人【入戲】,是一篇非常感人又心疼的現代娛樂圈梗,但有牽扯到前世論,蘭生就是那個帶著記憶輪迴十世的痴兒!真的太心疼蘭生了!為了屠蘇做到這地步,真的就像裡面紅玉說的,屠蘇你何德何能啊......有感興趣的大大可去百度蘇蘭吧找來看。


评论 ( 12 )
热度 ( 24 )

© 一字成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