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動漫、小說等衍生同人作品的天地,CP取向多是耽美,當然放作品時標題及內文開頭都會附註說明。
對CP雷者請見諒,也請尊重CP,勿黑勿噴!!感謝~

【陰陽師】酒X眉毛X表白

閱讀前請注意以下事項:

*此為陰陽師手遊同人。

*為慶祝畫符抽到酒吞而寫的短篇。

*主酒紅,副CP晴博,其餘皆友情向。

*有自創角色,是在下玩陰陽師創的人物,取名為『安倍悠也』。

*角色可能有點與原作不符,且有的設定也不一樣。

*內有酒吞眉毛惡搞梗,酒吞粉請仔細考慮是否點閱,一旦點閱恕不接受菜刀、雞蛋等凶器及惡意言語。

*以上幾點若無法接受者還請按叉離開,可接受者請繼續往下閱讀,非常感謝。


------沒等多久的酒吞回家啦------


  今天的宅邸非常熱鬧。

  這從式神們的畫風變得有些不一樣就看得出來。一直不願意脫掉面具的鴉天狗──當然還是沒有脫掉面具,卻換上一副財神貓的面具,整個妖看起來顯得特別喜氣洋洋,配上他那正經八百的態度莫名有種喜感;丑時之女不拿詛咒草人了,懷中抱著縮小版食夢貘娃娃,追著食夢貘跑,搞得人家都哭著要進夢裡躲一躲了;蝴蝶精平時不怎麼接近一副生人(妖)莫近的琴妖師,今日卻在庭院櫻花樹下,合著琴妖師的琴聲拍打節奏哼歌舞蹈;孟婆不煮孟婆湯,改泡孟婆茶啦,只是箇中滋味連餓鬼都說了餓死也不喝的宣言(是說,都成鬼了還怎麼死呢......);桃花妖不喜火,但此時卻坐在廊道上和鳳凰火一起品酒。......總之,今日的式神們做了平常不會做的事,看上去倒也一片和諧融洽。

  除了式神們今天所表現出的不一樣之外,整個宅邸景觀也變了樣。

  源博雅踏入宅邸時,有一瞬間以為自己掉入妖怪的陷阱,否則晴明的宅邸怎麼和外面的景象格格不入,明明是冬季、昨夜至今早還下了一場雪,宅邸卻是櫻花樹盛開、百花綻放、小草青蔥,地面不見一點白雪,環繞的氣息暖和,一片春天已到的景象。不過博雅很快就意識到這的確是晴明的宅邸,他雖是武士卻也學了些陰陽秘術,自然能從感知到的氣息去判斷周遭,因此在一瞬間提起的警惕因為感知到的熟悉氣息而放下。

  「看來晴明這傢伙是發生好事吧。」博雅語帶笑意地喃喃自語。

  眼前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肯定是晴明他們和式神們弄出來的,不知發生何事讓晴明愉悅到願意動用靈力和大家的力量改變景觀。懷著一份疑惑,博雅朝不時傳出嬉笑聲的庭院方向走去

  一到庭院,還未來得及看清庭院裡的熱鬧景象,就被瞥眼看到他的山兔纏上。

  「博雅~博雅博雅~你終於來了啊!」山兔指揮著坐騎山蛙朝博雅狂奔而去。

  瞪著山兔扯著山蛙狂奔而來,博雅嘴角一抽,心想著果然又是這樣啊,每次山兔一看到他就是這般狂奔架勢,雖然他能理解身為他的式神的山兔見到他時興奮、高興的心情,但是──「喂、很危險啊!說了多少次,給我──等、山兔!危險......唔噗!」

  在撞到博雅的下一刻山蛙技術很好地剎車停下來,但山兔此時卻在力的作用下蹦地縱身一跳,眼看著就要跌落到地上,博雅顧不得把話說完,伸展手臂、後退幾步接住山兔嬌小柔軟的身軀,不過再怎麼嬌小的身體那衝擊力還是很大的,一時不防博雅就屁股著地,疼得他眼睛都泛起水氣。

  「嘶──疼疼......」博雅先是呼痛,等緩過勁來,低頭看著被他穩妥護在懷裡的山兔,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我說、都好幾次了,跟妳說過不可以這樣亂來,很危險啊!我要是沒接住妳,跌倒受傷怎麼辦!」

  「可是博雅有好好接住我啊~」山兔舒服地趴在博雅身上,笑嘻嘻地說,「而且受傷了有大螢草和小桃花療傷~不怕不怕!」

  「妳啊......」博雅嘆氣,懶得再教訓了,反正這妖也不會聽進去,下次再見面肯定又是同樣的『驚喜』迎接他。

  不過山兔見到他會這麼開心也是因為想念吧,身為他的式神卻無法時時刻刻待在他的身邊,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從他的姓氏來看就知道與貴族源氏的淵源,所以他不便將自己召喚的式神們帶回家,只能託付晴明他們幫忙照顧。

  「話說回來,今天還真是熱鬧啊。」一手抱著山兔,博雅站起來,看了看四周,當看到和童女待在一起的雪女神色柔和、滿面笑意的樣子,不禁惡寒一下,實在是雪女的冷漠癱臉太印象深刻,突然看到她的笑容難免覺得奇怪。

  「這是因為晴明大人終於召喚出了呢。」回答博雅疑惑的是白狼。看著眼前召喚出她的武士,白狼不禁柔和神色,雖然不再是作為晴明大人的式神有點遺憾,可是能夠與一直仰慕的博雅大人締結式神契約,亦是她之幸。

  「召喚出......」博雅稍微想一下就明白過來了,挑眉一笑:「離上次悠也召喚出茨木也才過幾天而已吧,這麼快又有大妖怪被召喚出來,而且召喚的人還是晴明,呵、他也算是得償所願了吧。」

  聽博雅這麼一說,白狼微微一笑:「是的,晴明大人很高興,還說為了『他』的到來要慶祝一番。」

  「所以就把自己的家弄成這樣、式神們也......變得更加開放啊。」博雅看了看庭院裡的熱鬧景象,笑道。「那麼,被召喚出來的是誰?」

  白狼沒有直接回答,只是神秘一笑:「博雅大人沒有聞到嗎?」

  「聞到......?」

  從白狼走近和博雅交談開始就安靜下來的山兔,拉了拉博雅的胸襟,出聲刷刷存在感:「博雅聞一聞~有一股好香好香的味道喔!還會醉醺醺的~」

  聽山兔這麼一說,博雅鼻子微動仔細嗅了嗅,空中味道不濃,加上有食物的香味揉合其中,所以博雅嗅了幾下才聞出山兔說的那種味道。「這是酒香......好熟悉的酒香,嗯......是酒吞童子!」

  見博雅猜出來了,白狼和山兔不約而同地笑起。

  「酒吞大王來了之後茨木二王就一直吵著要酒吞大王跟他打一場,不過酒吞大王不理他~」說著說著山兔就竊笑起來,似乎對於茨木被酒吞拒絕感到好笑,頗有幸災樂禍的意味。

  茨木對於弱小的妖怪一直瞧不起,不過他本來就是大妖怪級別,實力比酒吞稍遜一點而已,會藐視小妖怪也是理所當然的,但是瞧不起就算了,茨木無事可做的時候就會捉弄小妖怪,以看小妖怪們被他耍得團團轉為樂,真是太過分了!山兔被他欺負得忍不住找茨木的陰陽師悠也告狀,悠也當然有警告茨木不可以這樣對待小妖怪,他無法扭轉茨木對妖怪級別懸殊的觀念,但希望茨木能夠明白,小妖怪實力雖弱卻也有關鍵時刻爆發出潛力的作用,別太小看小妖怪了。茨木被悠也教訓一番之後,行為有所收斂,但山兔他們這些小妖怪畢竟之前被他欺負很了,還是有些忿忿,因此無時無刻無不想著讓茨木吃癟多好!

  茨木惡劣的行為博雅也知道,所以對於山兔的幸災樂禍也只是象徵性地輕輕敲了下她的頭,示意般警告她克制,別過頭了。

  山兔眨了眨眼睛,裝可愛地嘿嘿傻笑。

  博雅無奈地瞪了她一眼,隨後看向白狼,問:「那晴明現在在哪?我去找他祝賀一聲吧。」

  「晴明大人現在在主廳,悠也大人和神樂大人也都在那裡。」

  「哦,那我先過去一趟。」博雅將山兔放到山蛙頭上,離去之前將一個包袱交給白狼:「裡面有椿餅和甜丸子,白狼麻煩妳分給大家吃。」

  「好的。」白狼點點頭,看著博雅從庭院進到屋裡後,才和山兔一起回到其他式神那裡。


------字數貌似爆了只好再一個分隔線------


  博雅來到主廳,甫一進去就見晴明、悠也和神樂三人圍坐一起交談,氣氛融洽,當然還有一直跟在晴明身邊自稱首席式神的小白、以及悠也的白毛紫紋小狐狸式神守太也伴在兩人身側。

  「唷,神樂、晴明、悠也,我來了。」博雅出聲向晴明三人打招呼。

  三人立刻停止話題,神樂抬頭盯著走進來的博雅,往悠也的方向挪了挪,騰出個位置給博雅坐。「博雅,今天來得比較晚。」

  悠也看著往自己方向挪過來的神樂,有些深意的笑了笑,神樂也好、他也好,八百比丘尼和式神們也都看出來了,流淌在晴明和博雅之間的曖昧不清,只是博雅神經粗,以他所處的遙遠年代來說就是情商低,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心意,至於另一個當事人晴明沒有做出表態,似乎沒有打算要和博雅有進一步的關係,這讓悠也他們也不好明示那個神經粗的博雅,只能找準時機暗裡拉一把,於是經常會看到晴明旁邊一定坐著博雅的慣性場面。

  「啊、那邊有點事,所以才晚了點。」博雅一如往常沒多想,神色自然地在晴明右手邊坐下。

  聽到回答,神樂沒有多問,博雅口中的『那邊』是指貴族圈子,如果是那邊的事情確實不好說出來。

  「對了,剛才聽白狼說晴明你召喚出酒吞童子,恭喜你了!」博雅嘴角一揚,面帶笑容地祝賀道。

  「謝謝。」晴明看著博雅眼神中那純粹的笑意與真誠,神色柔和下來,隨即狀似抱怨地道:「不過酒吞的到來也引發些問題哪。」

  「啊?不是很開心嗎?」博雅疑惑地瞇起眼,道:「還為此特地施法改變景觀、讓式神們盡情放開玩鬧......」

  「嗯,很開心喔!晴明終於自己召喚出大妖怪。可是,從酒吞來了之後茨木就一直找他切磋,酒吞不想,他忙著把紅葉追到手。」神樂雖然面無表情,但語氣有著淡淡無奈。

  「對啊!」小白附和道,「這兩天大家都看著茨木桑追著酒吞桑、酒吞桑追著紅葉桑,就像八百比丘尼大人說的,這三妖上演一場你追我我追你的三角追逐戲,還都是單方面的。」

  噗!博雅忍俊不禁:「八百比丘尼的說法真貼切啊!他們三個妖怪之間的確是個問題......話說回來,八百比丘尼呢?從我來了之後就一直沒見到她。」

  「八百比丘尼和螢草、姑獲鳥、三尾狐在幫紅葉梳妝。」神樂答道。

  「梳妝?」

  「今天不只是為了慶祝酒吞的到來,想來博雅應該也知道,和喜歡的人表白,安排時辰、場合是必要的,在一個良好的時辰、幽美的場合告白,往往能如願獲得芳心。」晴明輕輕敲了下扇子,微微一笑道。

  「原來如此。不過這跟紅葉梳妝有什麼關係?」博雅還是不明白,告白的是酒吞吧,那要精心打扮的不該是酒吞嗎?

  「因為要告白的是紅葉呀。」悠也抿唇一笑,直呵呵地看著博雅的反應。

  「蛤──!?」博雅驚愕地瞪大眼睛。

  「其實紅葉在酒吞送她髮簪那天就想清楚了,只不過猶豫著怎麼向酒吞開口,她擔心如果突然跟酒吞說接受他,酒吞可能不相信,會誤以為她是出於同情的心態接受。」晴明緩緩道出紅葉心中的擔憂。

  博雅「嗯」了一聲,雙手環胸,肯定地說:「我覺得紅葉的擔心是多餘的,酒吞那傢伙怎麼可能分不清是同情還是愛意,能夠為了一個女人癡情這麼久,苦苦追求,不願放棄,酒吞定是把感情看得很清楚了。而且,就算紅葉真的是因為同情酒吞才回應,我認為,酒吞還是有自信把這份同情轉變成愛吧。」

  咦──博雅/博雅大人將酒吞和紅葉之間的感情看得很清楚嘛,但為什麼輪到自己就這麼遲鈍?

  因為博雅表現出對感情一事的敏銳,讓悠也他們克制不住表情錯愕非常,隨即又紛紛看向晴明,接觸到他們視線的晴明只是挑眉,淡定一笑。晴明很早就知道了,博雅看似大喇喇的表面之下有顆細膩的心,就是因為如此,博雅往往能夠出乎意料地看出設限之外的事,譬如酒吞對紅葉會愛上自己的那份自信。

  悠也他們看晴明的表情就立刻明白了,他們對博雅本人的認知還是有誤解,就連身為博雅妹妹的神樂也沒有晴明那麼了解兄長,果然晴明很愛博雅呢。可是就算博雅心思細膩,卻還是對自身的感情非常遲鈍啊,這樣要到哪天晴明和博雅的戀情才會開花結果啊?

  默默地,悠也他們向晴明投了個同情的眼神,而晴明渾不在意地笑了笑,事實上,他心裡有想過和博雅發展進一步的關係,但並不著急,現在這樣的相處比起最初的針鋒相對已經好太多,慢慢來吧,他和博雅比較適合細水長流。

  收回思緒,晴明微微一笑:「女孩子總是會想比較多,但另一方面來說,這樣惴惴不安的表現足可見那份純愛之心,不是嗎?」

  「......呵。」博雅輕笑起來,「晴明你還真懂女孩的心啊。」

  聞言,晴明只是攤開摺扇掩嘴,眼神頗有深意地說:「只是我有相同的心罷了。」

  「什麼意思?」博雅疑惑的問。

  「就這意思。」

  「什麼跟什麼啊!」博雅微怒。

  「呵呵。」

  「喂......」拿我尋開心呢這是!?

  看著晴明和博雅又旁若無人地開始鬥嘴,守太忍不住拉了拉與自己契約的悠也大人的衣袖,小聲道:「悠也大人,晴明大人和博雅大人又開始了吶,這應該是在放閃光吧?在下覺得有一天眼睛會被兩位大人閃瞎。」

  「嘛......」悠也眨了下眼睛,無奈地笑道:「博雅無自覺就會被晴明牽著走,晴明總是能把握住機會增溫感情呢。」

  「......那這樣看來,晴明大人也是有在追求博雅大人吧。」還以為晴明大人沒行動呢,原來這麼隱密啊。

  「是啊。」想了想,好像也是這麼回事,悠也贊同地點點頭。

  雖然晴明從未表態,但也無法否定晴明就沒想去追求,只是態度擺在那裡,所以直到現在博雅還未意識到自己的感情,兩人之間也遲遲未有前進的發展。

  「你們兩個在說什麼?」見晴明只笑不答,博雅有氣又鬱悶,剛好瞥到悠也和守太在竊竊私語,便將矛頭直向他們。

  這是不是該說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呢?

  悠也一邊心裡想著、一邊拍了拍守太的頭安撫,然後勾唇一笑道:「我們在說酒吞的眉毛啊。」

  「......蛤?」意料不到的答案,令博雅腦袋呆了一會兒。

  就連晴明、神樂和小白也朝悠也的方向投去疑惑的眼光。

  「你們難道不覺得奇怪嗎?」悠也用食指點了點臉頰,眼神中透露出一絲好奇與困惑,「我從見到酒吞的時候就很好奇了,為什麼酒吞沒有眉毛?」

  ......

  全場莫名靜默下來。

  此刻晴明他們腦海裡描繪出酒吞那張剛毅帥氣十足的臉,神樂眨了眨眼睛,面無表情眼睛卻透著純真地開口:「悠也這麼說,酒吞真的沒有眉毛吶!」

  「這是酒吞童子桑化形故意的吧?」小白猜測。鬼、妖怪、魔物等形成是以闇墮之氣為奠基,就像鬼就是因為生前帶著滔天怨氣或恨意死去無法瞑目而誕生的,至於形成的模樣則與意志有關,也是因為如此他們才能夠有多變化的樣貌,或是俊美或是醜陋、或為人或為物。

  「咦、我以為是天生的。」博雅想了想,道:「我認為不管是人是妖怪還是什麼,只要審美觀正常,應該不會故意忽略五官上的缺失吧,而且你們覺得少了眉毛真的有比較帥氣嗎?」

  「這、這麼說好像挺有道理......」小白歪了歪頭。

  「所以,酒吞真的沒有眉毛啊!」神樂一手握拳拍在另一手掌上,作下結論。

  噗哧!

  「噗哈哈哈哈哈──」小白誇張地大笑倒在地上翻起肚皮,「那、那個鬼王啊──妖怪大頭目啊──哈哈哈,居然沒有眉毛!沒、有、眉、毛啊哈、咳咳......哈哈......咳!」

  「小白大人,這樣取笑別人會遭報應的。」守太看著笑到岔氣的小白,汗顏道。

  「因為──只要想到那個恐怖的鬼王也有缺失的地方,就有『啊,鬼王也不過如此』的想法啊~感覺沒那麼恐怖,就很好笑~」小白翻身坐起,白色蓬鬆的尾巴搖搖晃晃。

  「嗯......這世上沒有真正完美的人,就算是鬼怪中的大頭目,也會有不足的地方。」晴明闔起摺扇輕輕拍了一下小白,淡淡一笑道,「不過我總算知道酒吞為何今早會找我問那話的原因了。」

  「他問了什麼?」博雅問。

  這次晴明倒是老實回答:「問我『女人還是喜歡長得帥的男人吧』。」

  「誒~酒吞桑居然會問這種話啊!」小白的語氣頗有些意外。

  「呵,意外地也有可愛的一面嘛。」博雅輕笑道。

  「不過酒吞怎麼會突然問起這個?」悠也開口問出重點。一向對自己本身那麼有自信的酒吞,居然會因為長相而有所困惑,肯定是發生什麼刺激到了吧。

  晴明敲了敲扇子,莞爾一笑:「應該是昨晚無意間聽到我和紅葉的談話。不過他大概沒有聽全,否則不會今早就一臉沉悶地找我問話了。」

  如果昨天酒吞有聽到全部的話,那就會知道今天紅葉打算向他表白心意的事,而為了不讓紅葉的安排作廢,肯定會按捺住衝動,期待又興奮地等著紅葉的表白,說不定心情這麼一好還會接下茨木的挑戰。

  可惜,只是『如果』。

  酒吞沒有聽全,所以現在大概還躲在哪個角落喝悶酒,一心糾結吧。

  「你和紅葉談的就是安排表白的事宜吧。」博雅道。

  「是啊,紅葉可是下足了勇氣才找我幫忙,剛巧我想找日子慶祝酒吞的到來,想想可以安排在同一天進行,便答應下來了。」晴明微微瞇眼,語氣稍微放柔說:「而且,我也希望紅葉能夠幸福。」

  聽完晴明最後說的話,博雅他們都明白其中的意思。從晴明曾救下紅葉的那刻起,紅葉就對晴明抱有傾慕之心,執念甚深,但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晴明都不可能接受紅葉,因為果斷拒絕紅葉,即使明知感情的事無法勉強,但無法否認還是傷到了女孩那份純粹的愛意,所以晴明比誰都希望紅葉能夠獲得幸福。

  「不過酒吞桑對自己的長相不自信啊......不如幫他一把吧!」小白似是想到什麼主意,烏溜溜的眼睛閃亮一下。

  這怎麼看都不像是要幫酒吞,而是打著正當名義實行惡作劇的樣子啊。

  「好像很有趣呢,說說看?」某些時候,唯恐天下不亂的悠也,感興趣的問。

  「嘿嘿──是這樣......」

  看著正在計畫怎麼捉弄、喔不,是讓酒吞恢復自信的小白和悠也,神樂視線轉向晴明,問:「晴明,不阻止嗎?」

  晴明輕輕一嘆笑:「只要無傷大雅,就隨他們吧。」

  「酒吞那傢伙發火怎辦?」博雅挑了挑眉。

  「呵,酒吞知道適可而止的。」晴明瞇起那雙狐狸眼,輕輕一笑。

  博雅和神樂一致對視,都從彼此的眼中讀到意思,晴明這隻狐狸果然最是狡猾,作壁上觀什麼的真是要不得啊、要不得。

  然而,晴明最後真的能夠躲過一劫嗎?


------有情人終成眷屬......吧(?)------


  宅邸某個陰暗的角落,酒吞獨自喝酒,一張俊臉陰沉沉的,即使不靠近也能感覺到他身上散發的濃厚鬱卒氣息。

  這個角落的陰暗氛圍和庭院的熱鬧真的是格格不入,明明作為這次慶祝的主角卻獨自在角落喝悶酒,這令躲在轉角處偷偷觀察的小白和悠也等人是又好氣又好笑。不過這也是太愛紅葉的關係吧,會因為紅葉的一舉一動而患得患失,這樣的鬼王倒是顯得親近不少,一點沒有了傳說中令人畏懼的恐怖形象。

  「好了,為了讓酒吞重拾自信,開始吧~」悠也一臉笑瞇瞇道。

  「好的!」小白興奮地甩著尾巴,「神樂大人您準備好了嗎?」

  神樂掂了掂左手的硯台、右手握著一支大毛筆,重重地點頭:「嗯!」和博雅相似的紅瞳閃爍著光芒。

  「悠也大人?」小白將視線轉到悠也那。

  悠也會意地點了點頭,掏出一張白色符紙,闔眼,口中念念有詞。「──此夢即現實,現實便是夢之國,暫眠於夢神恩賜的幻世吧,急急如律令!」倏地睜眼,將白符向著酒吞的方向一揮,無形的、帶點甜味的風輕輕拂過酒吞,未能察覺到異樣,酒吞立刻就被迫陷入沉睡。

  「好,他睡著了,一時半會是醒不過來了,我們趕緊過去吧!」悠也對著小白、神樂道。

  「嗯嗯!」小白和神樂點頭,跟著悠也迅速跑到酒吞那邊。

  「真的沒問題嗎?」一路默默跟在他們後面的博雅,雙手環胸,側身靠在牆上,看著他們在酒吞的『臉』上胡作非為。

  晴明趁博雅沒注意不動聲色地朝他貼近,跟著看向角落那裡,輕聲一笑:「沒事的,何況他們想的點子也不失為好。」

  「你講真的?」博雅轉頭盯著晴明。

  晴明攤開摺扇,呵呵笑:「今天是熱鬧的日子啊,博雅。」

  因為今天是熱鬧的日子,所以有趣之事自然越多越好,大家才能更開心。

  瞬間了悟晴明話中的意思,博雅半晌無語。「......你呀,也是唯恐天下不亂吧。」

  「呵呵。」

  懶得再理笑得意味不明的晴明,博雅微微縮了縮身體,將注意力又放到角落那裡。察覺到博雅細微的舉動,晴明眼中笑意一閃而過。

  不自在便好,會開始感到不自在,也就是心有了鬆動。

  畫面轉到角落這邊──

  「這樣,覺得如何呢?」神樂停下毛筆,歪頭問悠也和小白。

  「嗯......小白覺得有點細,再畫粗一點比較好。」小白上下左右打量一番,建議道。

  於是神樂又動了動毛筆,按照小白的建議畫得更粗。

  「也許連起來會更好一點......?」悠也手抵下巴,盯著酒吞的臉,道。

  「連起來嗎......」神樂依照悠也的意思用毛筆連了起來。「嗯,這樣就可以了吧。」

  悠也和小白湊過去仔細端看。

  「噗──」小白最先忍不住笑出來,「哈哈!小白、小白從未看過有這~麼粗的眉毛!」

  原本一張好好的、俊帥十足的臉,被神樂他們畫了一道又粗又長的一字連眉毛,硬生生毀了面目,簡直令人不忍直視,無論誰看了絕對第一反應就是:笑!

  「咳咳。」悠也手成拳抵在嘴上,強忍著不笑,語氣飽含笑意地說:「嗯,神樂畫得很棒哦。」伸手摸了摸神樂的頭以示讚賞。

  「真的嗎?太好了~」神樂精緻小巧的臉蛋微微漾起笑容。

  「好啦,那麼我們先離開這吧,法術的效果差不多快到了。」悠也指了指酒吞,他瞥到酒吞的手指微微一動,可見快要從睡夢中甦醒了吧。

  原以為『咒』的力量能夠撐更久,沒想到不到半個時辰效果就減弱了,真不愧是三大妖怪之一、妖怪的大頭目哪!

  當悠也、神樂和小白回到轉角處,就看到博雅額頭抵在牆壁、蹲身抱肚子,而晴明則是一手撐著柱子、一手拿著攤開的摺扇抵在嘴邊,全身顫抖。

  難為他們顧著形象忍笑忍得這麼辛苦吶。一時之間,悠也他們默默看著非常辛苦忍笑的晴明和博雅。

  「啊啦,你們在這裡做什麼呢?」細微的腳步聲停住,熟悉的女聲響起。

  「八百比丘尼大人。」小白抬頭看著來人,恭敬地叫了一聲。

  「我們在做一件好事喔。」悠也微笑道。蹲下身摸了摸朝他跑過來的守太,在離開主廳之前,悠也託付守太去看紅葉她們準備好了沒,若是好了便將她們直接引到這裡,畢竟這處偏僻,再讓紅葉找某個妖的話也太浪費時間。

  至於悠也他們能夠立刻知道酒吞獨自躲在哪個角落,是透過晴明的感應,一旦陰陽師和妖怪締結契約,只要距離不甚遠,靜心就能感應到彼此所在的地方。

  「哦?是什麼好事呢?」八百比丘尼興味地問。

  「嘿嘿,這個等一下八百比丘尼大人就知道了~」小白樂呵呵地說。

  「還真是賣關子呢,那我就等著看囉。」八百比丘尼輕輕一笑,隨後側身往旁一站,露出後面安靜站著的紅葉。「紅葉桑已經梳妝好了,如何?很美吧?」

  一眼驚豔。

  美而嬌豔的容顏褪去以往的濃妝,只輕輕打上白粉底、抹上淡淡的腮紅,眼尾勾勒出一抹粉暈,水潤櫻唇擦上口紅,一張美艷的臉蛋梳著淡妝倒增添兩分清純。一頭烏亮長髮簡單束起,插上酒吞送的那支銀花髮簪,額前的兩撮髮絲自然垂落並用細絲帶妝飾。服飾是粉色里衣長裙襬,外穿一件艷紅的長寬和服,上面繡著一朵一朵恣意綻放的櫻色花瓣,腰部先用兩條粉與紫寬帶收束,再繫上一條金褐色腰帶於背後打上一個大大的蝴蝶結。

  這般妝扮的紅葉與往常別有一番風味,依舊美麗動人,卻帶著清雅明媚,而那優雅的姿態彷彿自哪裡而來的貴族千金,令人不敢褻瀆。

  「......小白突然覺得太便宜酒吞桑了。」仔細打量一番後,小白有點羨慕嫉妒酒吞,有這麼美麗的女子主動表白,真是修了不知多少福氣啊。

  不過想想酒吞那麼苦苦追求紅葉,癡情一片,這份久久等待的戀情能夠開花結果,真的太好了!

  「紅葉,去吧。」晴明對著紅葉柔聲道:「去將你的心意坦白,我相信這次你一定能夠獲得幸福。」

  紅葉眼中閃爍地看著面前她癡情過的陰陽師大人,她已經放下對他的愛意,此刻聽著對方的祝福,她心裡只有滿滿的感謝與喜悅。「謝謝你,晴明大人。」

  然後,紅葉迎著大家帶著祝福的目光,緩緩朝坐在角落的酒吞走去。

  一直都明白酒吞的心意,只是那時的自己癡情於晴明大人,一片真心因為求而不得成了執念,所以把酒吞的好全都視而不見,甚至好幾次惡言相向。

  紅葉停在酒吞的面前,蹲下身子,眼神一片柔和與掩藏不住的愛意。

  不過,在和晴明大人談開以後,她已經能夠忍受苦楚放下對晴明大人的愛,再後來酒吞爆發似的大膽追求、毫不掩飾的示愛下,她逐漸敞開心房,正視這個妖怪界聞之喪膽的王,看到對方只會在她面前完全卸下那滿身凶煞之氣,便覺得......真誠得可愛呢。

  紅葉朝酒吞伸手。

  現在,她已經能接受酒吞,付出自己的一顆心,可能還無法像酒吞那麼深愛著自己那樣,但不要緊,從今以後,她會更加更加愛這個男子,然後有一天能夠向他說出:『看,我啊、是這麼這麼──愛你哦!』

  纖纖玉手放在酒吞的肩頭上,紅葉推了推,輕聲喚醒睡夢中的酒吞,好在悠也之前施下的法術效果消失得差不多,很快地酒吞就在紅葉的叫喚中醒了過來。

  「紅葉......?」耳邊響起的是心愛的女子的聲音,酒吞原本還迷迷糊糊的一下子清醒。

  「酒吞,我──!」紅葉滿懷喜悅與一分羞赧地要將自己的心意完全說出於口,卻在看到酒吞抬頭的剎那戛然而止。

  酒吞先是一眼被精心妝扮的紅葉驚艷一把,隨即察覺紅葉臉色僵硬,不由脫口而出:「紅葉,怎麼了?」眼中帶著擔憂。

  「......」

  紅葉沒有回答,而是用袖口掩住嘴巴迅速背過身。

  「紅葉?......喂,到底怎麼了紅葉?!」看著背對自己的紅葉嬌柔身子抖動不停,酒吞心下的不安感愈發強烈,想伸手觸碰卻又怕被牴觸。

  「......呵、呵呵......」

  「......紅葉?」酒吞小心翼翼地半跪在紅葉身側,想看清紅葉的表情。

  「嘻......抱、抱歉......」察覺到酒吞氣息靠近,紅葉縮了下身子,還乾脆將臉遮住,她怕看到酒吞的臉會忍不住笑出來。

  雖然被紅葉的躲閃感到有點受傷,但酒吞還是很擔心紅葉的狀況,於是又開口:「不,無論什麼時候紅葉都不需要向我道歉,只是......妳到底怎麼了、紅葉?」

  酒吞的話令紅葉心裡一陣暖意流過,不過笑意還是掩不住,所以她乾脆掏出隨身攜帶的小鏡子遞給酒吞。

  接過小鏡子,酒吞一頭霧水,不過紅葉將鏡子遞給他應該是要他照照看的意思,於是酒吞將鏡子拿在面前,當端詳鏡裡的自己時,他額角青筋冒出,咬牙切齒怒吼:「是──誰──!」

  是誰在本大爺的俊臉上畫連眉毛──!?

  還粗得像蟲子!!!!!

  「啊哈哈哈──!」

  躲在轉角處的悠也等人忍不住捧肚大笑出聲。

  「啊呀啊呀,呵呵~所謂的好事是這樣啊?」八百比丘尼笑呵地說。

  「因為、噗,哈哈~因為酒吞桑他......」小白笑著斷斷續續地將緣由解釋給八百比丘尼聽。

  而另一側的庭院,本來熱鬧哄哄的氣氛因為來自於妖怪大頭目響徹雲霄的怒吼而瞬間僵住沉默,眾式神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白大頭目怎麼發怒了?是誰找死招惹他?

  「紅葉姊姊沒事吧?」螢草有些擔憂地望了望,雖然在庭院這邊根本就看不到紅葉和酒吞那側。

  「哦啦,那吼叫聲怒氣十足呢,看來大王很憤怒啊。」即使感受到來自大妖怪級別的威怒,三尾狐還是一副悠悠哉哉的,畢竟無關她的事,相信妖怪大頭目度量沒那麼小會波及他們這些小妖怪。

  「別擔心。」姑獲鳥輕輕撫摸螢草的頭,安撫螢草忐忑不安的心。「肯定不是針對小紅葉,因為小酒吞是那麼愛小紅葉,絕對不會對小紅葉發火的。」

  「那──?」被安撫的螢草放下心,歪歪頭,水靈靈的眼眸困惑不已。

  在場的式神也都困惑於酒吞到底為什麼被激怒,而知道事情真相的除了作為當事者的悠也他們、以及親眼看到的八百比丘尼和紅葉之外,還有一位式神無意知道。

  「你們......對摯友做了很失禮的事啊......」

  沒錯,就是茨木。

  拳頭癢癢的茨木還是忍不住想找酒吞大戰一場,即使他知曉結果可能又是被不爽中的酒吞拒絕,不過他的毅力太過強悍,根本不把酒吞的拒絕放在眼裡,所以他憑著熟悉酒吞的妖力一路找到角落,然後就看到梳妝打扮的紅葉準備向酒吞告白,卻因為酒吞那滑稽的臉被迫中斷。

  本來親愛的摯友被人這般惡作劇他應該發怒的,但當參與的人裡有自家陰陽師,那怒火一下子就噗地熄了,只剩下深深的無力感。

  無言地看著笑成一堆的悠也他們,茨木嘆了一口氣,戰意都沒了,而且這時候他還是不要湊上去以免殃及自己。

  挑戰歸挑戰,他可沒有犧牲自我充當出氣包的英勇精神啊。



  ......

  .........

  事後,除了沒有參與進去的八百比丘尼之外,悠也他們都被酒吞追著打,當然小白非常勇敢地向酒吞解釋這是為了讓酒吞重拾自信才想出的點子,表示酒吞怎麼可以忘恩負義!

  酒吞聞言只是冷冷一笑,照揍不誤!

  老子沒眉毛怎麼了!老子不自信怎麼了!要你們多管閒事!安倍晴明你這大嘴巴──!

  之後的之後,酒吞會氣消是因為紅葉的一句話:「就算你沒有眉毛,還是很英俊帥氣,不管你長什麼樣,我都喜歡。」

  不忍心悠也他們繼續被追打,紅葉站出來擋住酒吞,直白對酒吞坦言。

  聽到紅葉的表白,萬年沒紅過臉的酒吞在這一天俊臉佈滿瑰紅,羞赧的模樣讓晴明等人和一干式神見了嘖嘖稱奇。

  總之,妖怪們的大頭目終於迎接了他的春天,戀情得以開花結果。

  大家都真誠地獻上祝福,願這對眷侶妖生相守幸福。


  如此算得上圓滿結局,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您的好友酒吞已上線------


再次恭喜酒吞得償所願~~(鼓掌

祝你和紅葉幸福相守一生囉!

嗯──

距離上次那篇茨木才過去幾天而已呢,在下就抽到了酒吞。(・∀・)

難道說,酒吞知道在下曾說抽到他就會寫一篇文所以就回來了嗎~若真是這樣,那在下希望下一篇能夠寫到大天狗,關於面具底下的大天狗的梗,不知大天狗願不願意快快回家呢~~(期待ing

那麼來說說在下抽到酒吞的情況吧~

其實也算是有預感吧,約莫三天前的夜半,因為睡不著就半躺在床上玩陰陽師,起初沒想過要抽符,因為好友說剛抽到SSR之後會有一段時間很非,所以就沒想抽的欲望(其實就是怕會一直抽到R哪),於是就操作晴明帶著茨木、鬼使黑白兄弟刷刷副本,可是刷著刷著總是能看到系統顯示哪位陰陽師大大又抽到式神的訊息,突然地,心中有某種預感,越來越強烈,實在忍不住就離開副本,跑去抽符召喚了。

那時沒想太多,第一張符就寫了個很整齊的『花』字,然後──

啊哈、酒吞童子!!(๑•̀ㅂ•́)૭✧

之後又抽了兩張,出了阿白(鬼神白)和另一個R(忘了)式神。

嗯、抽到酒吞時的反應和茨木是不一樣的,我先是擦了擦眼睛確認沒有看錯,然後就一臉不可思議地尖叫,真的覺得這次抽到酒吞很神奇,不像茨木那次是無意所以非常驚喜,當然看到酒吞還是很驚喜啦,只是感覺就是不一樣。

莫名有種自己好像創造奇蹟的微妙心態。(・ω・)

總之,照著預感去做果然是正確的~

因此,各位陰陽師大大若是有著強烈預感的話,請不要反抗,照著預感去畫符吧!!(≧Д≦)

以上。

然後來稍微說一下此篇文吧。

真的爆字數了。(汗顏

原本只想寫篇短文慶祝的,沒想到越寫越長,於是就變成中短篇了,但寫了差不多三天順利成交出來,還是鬆口氣~總算沒有拖太久。

由於個人偏愛酒紅與晴博,因此不論是這篇、還是往後寫的每一篇都不會出現他們額外的CP,也就是說,在下不會寫酒茨、茨酒、博晴、狗博、博狗、博白(白狼)、晴受等文,絕對不會有例外。

所以酒紅、晴博以外的CP粉請慎點在下的陰陽師文,在下的酒紅和晴博絕對閃到甜膩膩。(拿出墨鏡戴上

然後非常歡迎酒紅粉和晴博粉勾搭~(✿╹◡╹)

最後,文中對酒吞惡搞了他的眉毛真的非常對不起!然而之前就說過會以眉毛梗寫,所以......酒吞、還有各位酒吞粉請原諒在下的無禮!!(土下座

那麼,就是這樣囉~

雖然在遊戲中大概不可能,但在我的文中酒吞和紅葉能夠有情人終成眷屬真是太好了~

以及──

歡迎回家,酒吞童子~✧( ु•⌄• )◞◟( •⌄• ू )✧

感謝看到這裡的您,文中有不足的地方還請多加包涵。(鞠躬)


祝各位陰陽師手遊玩家歐氣滿滿滿滿滿~


--THE END--



评论 ( 4 )
热度 ( 24 )

© 一字成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