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動漫、小說等衍生同人作品的天地,CP取向多是耽美,當然放作品時標題及內文開頭都會附註說明。
對CP雷者請見諒,也請尊重CP,勿黑勿噴!!感謝~

【刀劍亂舞】乙舞 第十曲

閱讀前請注意以下事項:

*此為刀劍亂舞-ONLINE-衍生長篇系列同人文。

*內文設定匯集遊戲官方、動畫花丸與活擊(完結前)之資料整理,並摻雜作者自設部份。

*除審神者自創(設定請點擊文字連結)外,刀劍男士均為官方原創。

*此系列無主CP,但有嚴重主控傾向。

*文中會有針對日本歷史的描述,如有錯誤,誠懇留言提出。

以上幾點若可接受者請往下閱讀,非常感謝!


------要出門了嗎------


  一天過後。

  「蛤──!?」

  清早,本丸響起了陣陣驚疑聲,叫響得整棟建築物都不免震了一震,一塊磚頭喀地從屋頂上脫落。

  果然是這種反應啊。窩在安倍悠也腿邊的守太,動了動狐耳,也沒抬頭去看一桌子刀男吃驚的蠢臉,只心裡這般想著。

  前天安倍悠也私下找了一期一振和博多藤四郎討論財務問題後,博多利用一個晚上的時間將支出的費用大致估算完畢,隔天就由一期喬裝一下後到銀行兌換小判,因為兌換的金額不小,所以還親身感受一把銀行人員『看土豪』的熱切視線呢。之後他們又在悠也的房間商談了一個下午,並在悠也堅決的態度下,一期和博多不得不同意對方要帶本丸的大家去商店街購物的提議。

  於是就有了一大清早,上演在眼前的這一幕了。

  因為安倍悠也說有重要事情要跟大家商量,所以用完早飯後刀男們都沒有離開大廳,想聽聽看到底是什麼樣重要的事情讓青年態度如此鄭重,沒想到居然是要讓大家坦蕩蕩地上街!

  安倍悠也原話是這樣的:『今天天氣這麼好,不如大家一起上街逛一逛吧!』

  在場除了一期和博多一臉淡定之外,其他刀男在聽了安倍悠也的話後都紛紛露出震驚的表情。

  咳、咳!回過神來的加州清光像是喉嚨被哽住般地咳嗽幾聲,然後嘴角略微抽搐地開口:「喂、這個,你……是在開玩笑吧?」

  安倍悠也眨巴下眼睛,略略歪頭地問:「我看起來像是在開玩笑嗎?」

  不!你很認真、非常認真。這是眾刀男心聲,但此時他們希望青年只是嘴上說說的而已,因為──

  「讓我們上街這件事,根本不可能。」蜂須賀虎徹開口,闇墮化的他右眼變異成鮮紅的血色,被這麼一雙異色瞳孔瞪視著足以令人頭皮發麻,再配上一頭披散的紫髮、額際兩側長出骨角,看上去就更加森然恐怖了。「你不會忘了我們已闇墮了吧,用這副模樣上街會招惹麻煩。」

  若不是闇墮化後他們的身體部位都會發生變異,又何必每次出門添購糧食前得先喬裝打扮一番。而有的刀男變異後特徵太過明顯,根本喬裝不了,只能一直都待在本丸裡出不了門。

  「或者、讓我們跟你一起上街沒問題,但有個前提,就是讓我們喬裝。」壓切長谷部紫眼銳利地直視著安倍悠也,語氣帶著堅決不容拒絕道。

  「然後沒有辦法喬裝的就留下來,是嗎。」疑問的語句卻帶著肯定的語氣,接著不等刀男們的反應,安倍悠也繼續說下去:「我可以認為你們是在自卑嗎?」

  「什……!」壓切長谷部的眼神迸射凶光,戴著白色手套的左手放到刀柄上,坐姿不變身體卻已微微緊繃。其他刀男的臉色也都紛紛難堪起來,安倍悠也的話彷若一根針狠狠紮進他們的心口,麻麻的刺痛感伴隨而之的是屈辱與不甘。

  我家陰陽師大人總是有辦法把氣氛搞得很糟糕吶。本來舒服地窩成一團的守太察覺到氣氛不妙,終是忍不住抬起狐頭望了一圈四周,心下一嘆。

  「難道不是嗎?」右手食指輕輕摩娑杯沿,安倍悠也微微斂眼,語氣淡然道:「即使已闇墮化的你們,卻還能夠保持神志,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但是──這也讓你們有所顧慮起來,例如『政府』。」

  話音剛落,空氣中瞬間帶起肅殺之意。

  然而安倍悠也只是淡定地略勾嘴角,笑了一笑,從容地頂著壓抑的氣氛續道:「你們很清楚自己的立場,所以對外界的動向也就非常敏感。的確,在外面針對闇墮的話題一直都是負面的,畢竟有太多闇墮化的付喪神傷人甚至吃人的案例,因此我也不是不明白你們想要避免麻煩的心態,可是這樣真的好嗎?」

  「一直避免不接觸外界,就這樣躲在這個本丸裡過一天算一天,像個膽小鬼,你們真的覺得這樣就好了嗎?」清澈的銀眸環顧一圈圍坐在桌邊的刀男們,安倍悠也神色略顯嚴肅。

  大和守安定放在膝上的手緊緊絞著袴料,「那又該怎麼辦?我們可是──」一雙闇墮化後變得暗沉的藍眸瞪視著安倍悠也,眼底閃過幾分不甘。

  「闇墮的刀劍男士。」安倍悠也將話頭接了下去,輕呼出一口氣,隨後眼神認真而又堅定地說:「可是你們的心沒有墮落哪。」

  「──!」眾刀男因為安倍悠也的那一句話腦袋一瞬卡殼反應不過來,全都怔住了。

  「這個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生活在黑暗中的生物也會有嚮往光的時候、滿口正義的人其行為卻是人人不齒的暴力……你們確實因為跨越了某道界線而墮落了,可是心志尚存,『心在即在』,這樣又有什麼理由逃避呢?」

  看著安倍悠也認真的神色,那雙銀色的眼眸清澈地將他們一一望進去,眾刀男一時之間五味雜陳,眼前的青年是第一個這般不夾帶任何惡意、願意直視面對他們的人,除了他還會有人這樣看著他們、向他們說出這些話嗎?

  「……其實,我很佩服你們喔。」頓了一下,安倍悠也嘴角微微一勾,神色也稍稍柔和下來,突兀地說出這麼一句話。

  「呃、什麼……意思?」加州清光不由自主地開口,其他刀男也都滿臉困惑。

  「因為你們都還是『你們』啊。」安倍悠也眨巴下眼睛,微微歪了歪頭,先是在胸前合掌,然後淡笑地回答時右手五指併攏攤開,「沒有因為墮落而真的迷失在黑暗中,你們沒有失去身為『刀』的尊嚴,真的很了不起呢!嗯、很厲害哦,非常令人佩服!」

  腦袋再度卡殼,眾刀男猝不及防受到來自青年的會心一擊,對方直白的稱讚讓他們冰涼一片的心怦怦大力跳動一下,然後微微地、一道暖意流淌而過,似乎在心上留下一抹細小的痕跡。

  「啊哈哈哈!」在氣氛沉默之際,突然傳出一道爽朗微啞的笑聲。

  「三日月?」加州清光隨著笑聲將視線移過去。

  被譽為『天下五劍之一最美』的刀劍三日月宗近,即使闇墮了外貌特徵也無明顯的變化,只是膚色病態一般的慘白、倒映著美月的一雙藍瞳更加深邃,以及渾身染上了墮落氣息。他止住了笑聲,唇邊卻掩不住笑意,眼睛微彎,神態一派柔和地對著悠也說:「看來,我們不跟著您一道出門是不行了呢。」

  「嗯!」安倍悠也毫不遲疑地點頭,這次刀男們已經不對他的厚臉皮表示見怪了。「沒問題的,你們又不是一個人,再不濟還有我啊!」

  「你?」蜂須賀虎徹眉頭皺了一下。

  然而安倍悠也只是微微笑了一笑,這麼說著:「想要有所改變的話、想要維持尊嚴的話,這一步就必須得跨出去吶。」

  否則別說前進了,最後迎來的結局並非轉機而是自滅哪。


------收拾收拾東西準備上街------


  正文待續。

  這一章寫了好久,有一個禮拜多,期間因為身體不舒服的緣故根本連動都沒動……還有就是靈感突然減少(大概也是跟自己特想寫上街購物的念頭有關),所以這章時隔良久才貼出來,雖然發布之前有再修改,不過改動的部分不多……閱讀的時候應該也能注意到這章平淡多了,劇情也就那樣……但是這一幕不放出來又不行,畢竟這個本丸的刀劍男士問題多多,光是正大光明地上街就令他們排斥了,因此悠也如何說服他們、解決他們問題的劇情不容忽略過。

  嘛,就把這章視為過渡章吧!

  下一章就是作者心心念念的購物劇情啦~(轉圈圈

  有錢購物,就是這麼任性!

  再度覺得不勾搭悠也不行啊!!(土豪咱們來做朋友吧

  那麼碎碎念就先到這裡吧,廢話不多說~進入久違的小短劇!


  『開幕!刀劍男士與我』之小短劇⑧:

  「那個、陰陽師大人,不介意的話請收下。」

  安倍悠也正準備告辭離開委託人的家,就聽到一旁委託人的母親開口,並遞上一盒東西。

  來自委託人的心意通常都不會拒絕,伸手收下東西,安倍悠也微微困惑問:「這是……?」

  「是水果大福。裡面有草莓、芒果、奇異果和香蕉四種口味,餡料用了紅豆和綠豆,請您回去品嚐看看吧。」看上去有點年紀、笑得一臉和藹的婦女詳細回答著盒子內裝物。

  手中拿著一根棒棒糖的少年委託人虛虛比劃下手勢,眨起一隻眼,痞痞笑道:「這可是我媽親手做的喔!超好吃~包準你吃了念念不忘,絕對想吃再吃!」

  噗哧。安倍悠也輕輕笑出聲,點點頭,「那這份心意我就不客氣收下了,非常感謝。不便再多打擾,就先告辭了。」

  「是,這次真的很感謝您的幫忙!」婦女客氣地微微彎腰敬意道。

  倒是少年委託人很是豪邁地揮了揮手,一邊嘴裡叼著棒棒糖一邊含糊不清地說:「再見啦~下次再有事會再找你的。」

  「什麼還有下次,通常都不希望有下次吧,這少年沒學到教訓嗎。」趴窩在安倍悠也肩上的守太,極小聲地嘀咕道,然後就被安倍悠也彈了一下鼻子,忍不住吃痛地舉起爪子摀住,一張狐臉可憐兮兮的,然而直接被自家陰陽師大人無視了。

  離開現世,回到本丸後,安倍悠也讓守太去廚房找光忠和長谷部告知一聲他回來的消息,自己則朝三把名槍共寢的房間走去,途中遇見其他刀男會停步一下打過招呼。

  「蜻蛉切,在嗎?」看紙門敞開,安倍悠也停下腳步,探頭望進去。

  正在低頭保養槍身的蜻蛉切聽到聲音抬頭一看,剛毅俊朗的臉上浮現一抹笑意,溫聲道:「在,主上。您回來了,今天比較早啊。」

  「嗯,我回來了。」安倍悠也手中提著盒子走進去,面對著蜻蛉切跪坐下來,解釋道:「這次委託的事情不難處理,只是將作祟的亡靈超渡而已。」

  「原來是這樣啊。」以主上的能力,只是超渡亡靈確實無須耗費太長時間。

  「然後,這個。」安倍悠也將盒子放到鋪著榻榻米的地板上,輕輕推到蜻蛉切身前,示意他將包裝拆開來看。

  蜻蛉切懷著疑惑伸手拿起盒子,將包裝拆下、打開盒蓋一看,眼睛微微張大、眼底閃過一抹欣喜:「這是、大福!」

  看著蜻蛉切開心的反應,安倍悠也不由地勾了勾嘴角,輕輕一笑道:「是委託人的母親親手做的水果大福,有四種口味,蜻蛉切吃吃看吧?」

  「是,我這就……」蜻蛉切原本要伸手去拿大福的動作頓住,隨即將手縮了回去放到膝上,一臉正經道:「不、這是委託人的母親給主上的謝禮,我不能獨享。」

  安倍悠也眨了眨眼睛,雖然他覺得沒關係,畢竟食物就是要給喜歡的人吃才有價值,不過蜻蛉切都這般說了就鐵定不會碰,不論怎麼勸都沒用。

  「那就一起吃吧!蜻蛉切這裡有茶葉可泡嗎?」安倍悠也想著提議道。

  「有的。」蜻蛉切起身,轉去櫥櫃翻找著,「之前,御手杵閣下從燭台切閣下那裏拿了一些茶葉回來,說讓我們閒暇時可以泡茶來喝。」

  「不過會泡的應該只有你和御手杵吧,日本號可是我們本丸裡的酒鬼之一呢。」安倍悠也看著蜻蛉切翻找茶葉的背影,語中帶笑地和他搭話。

  「是的,每次我們泡茶時,日本號閣下就在一旁說著不喝茶只喝酒。」找到茶葉並搬出茶具後,蜻蛉切關上櫥櫃,回到位置開始動手泡茶。

  聽到蜻蛉切肯定的答覆,安倍悠也腦海立刻就浮現畫面,不禁莞爾一笑。

  等蜻蛉切泡完茶後,一主一刀開始了下午茶點心時光。

  咬下一口綠豆餡香蕉口味的大福,蜻蛉切眼睛一亮,驚喜道:「好吃!主上,這個綠豆餡香蕉大福非常好吃!」

  從盒中拿起一個大福還未咬下口的安倍悠也,聽到蜻蛉切的話眉眼稍稍柔和下來,嘴角一勾微笑道:「你喜歡就好了。」

  蜻蛉切在眾多食物中最喜歡吃的就是大福,所以打從收下那盒大福後,安倍悠也就決定要讓蜻蛉切品嚐看看,現在看蜻蛉切吃得這麼開心的樣子,他也打從心底感到愉悅。

  一道食物果然要讓喜歡的人吃才能真正品味出價值啊。


  以上,完畢。

  作者本人倒是沒吃過大福,不過有吃麻糬就是了(兩者根本不能混為一談吧!

  有機會的話想吃吃看大福呢~~調查一番後,發現現在大福的口味多了好多種,除了水果口味之外,另外有慕斯、巧克力等等,還有咸的口味,哎呀光是想想就流口水了~(擦了擦嘴角

  那麼,感謝閱賞到此的您,非常感謝!(土下座



评论
热度 ( 3 )

© 一字成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