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成文

這裡是動漫、小說等衍生同人作品的天地,CP取向多是耽美,當然放作品時標題及內文開頭都會附註說明。
對CP雷者請見諒,也請尊重CP,勿黑勿噴!!感謝~

【刀劍亂舞】乙舞 第九曲

閱讀前請注意以下事項:

*此為刀劍亂舞-ONLINE-衍生長篇系列同人文。

*內文設定匯集遊戲官方、動畫花丸與活擊(完結前)之資料整理,並摻雜作者自設部份。

*除審神者自創(設定請點擊文字連結)外,刀劍男士均為官方原創。

*此系列無主CP,但有嚴重主控傾向。

*文中會有針對日本歷史的描述,如有錯誤,誠懇留言提出。

以上幾點若可接受者請往下閱讀,非常感謝!


------本丸危機拯救中------


  安倍悠也回到房間後,從櫥櫃裡搬出了一張摺疊桌放在地上,守太也幫忙找出坐墊一一放好。

  約莫過去二十分鐘,門外才傳進一期一振溫潤沉穩的聲音,安倍悠也立刻出聲讓人進來,看到一期一振率先開門走進、後面跟著有點緊張拘謹的博多藤四郎,他請他們先坐下來。

  「平野君沒有跟你們一起嗎?」左看右看、確定外面不會再有人進來後,安倍悠也一邊示意守太關門、一邊疑惑地問。記得剛才是請博多和平野去幫忙找一期一振過來的,怎麼來的就只有他們倆?

  「平野那傢伙的話,說著我們好像是要談什麼重要的事,就沒有跟我和一期哥過來了。」博多藤四郎拉著坐墊放在一期一振的旁邊,聽到悠也的詢問便出聲回答。

  「是嗎。」其實一起來沒有關係的,反正最後大家還是都會知道……安倍悠也心裡想著,但沒有再說什麼,然後他將早已準備好的筆記本打開遞給坐在對面的粟田口兄弟倆看,「這個,一期君、博多君你們看一下。」

  「這是……?」一期一振接過筆記本,和湊過來的博多藤四郎一起看上面寫了些什麼。

  大致翻閱了幾頁,筆記本上面記錄了這個本丸遭破壞的地方,後面還備註了需要修繕的材料,另外也整理出缺少的家具、用品等等。

  「您這幾天原來都是在勘察本丸嗎?」一期一振抬起頭來,眼中帶著幾分訝然。並不是沒有注意到,應該說本丸的所有刀劍男士並非沒有注意,眼前這個四天前突然來本丸說要接任審神者的青年,這幾天都趁著白天在本丸內或外四處閒逛,一開始大家都還很警惕,怕他會在哪個隱蔽的地方做手腳,後來看他一副悠哉悠哉的樣子,別說動手腳了、連刻意找機會和他們親近增加好感的舉動都沒有,看起來就像外來的觀光客在四處參觀,以致他們都開始懷疑青年是不是真有心想接手這個本丸了。

  「嗯。」安倍悠也輕輕點頭,稍微探前傾身伸手翻過幾頁筆記本,道:「因為我對這個異度空間的計價不懂,只知道貨幣是一種叫小判的東西,所以預算的支出費用我不知道該怎麼記,才想著找負責管帳、也就是你們來商量這事。」

  一期一振低頭看著筆記本,剛才被安倍悠也翻到的頁面上畫著簡易的會計記帳表格,再想到前面記在筆記本裡那些需要修繕的、需要添購的無不鉅細靡遺,一雙變異的金眸絲絲柔化開來,他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再抬眼時便露出幾分真實的溫和笑意:「記帳這方面是博多最擅長的,我認為管帳交給他便好。」

  「但是小判是一期君你保管的吧?」安倍悠也微微困惑地問。

  「是,因為各種原因,所以所有小判目前都是由我來保管的。」一期一振回答,「平時小判被我收藏在極為隱密的地方,需要用到的時候才會拿出來。」

  這麼嚴密保管啊……難不成會因為小判引發大戰嗎?安倍悠也和守太互相對視,心裡想的都一樣,看來這個本丸的情況不太妙?

  沒有金錢困擾、亦沒有體驗過窮困潦倒生活的悠也和守太,並不能體會這個自從闇墮化後就越來越窮的本丸眾刀劍男士的辛酸。

  「雖然小判是我保管,不過記帳這種事我不太擅長,所以交給博多的話請儘管放心。」一期一振稍稍苦笑,雖然他是人人口中粟田口一家的榜樣兄長,但不是真的十項全能,也會有無法照顧到弟弟們的時候,比如擅長藥理的藥研藤四郎,一向都是藥研負責治療大家的傷勢或病症;又比如博多藤四郎擅長理財,所以管帳事務非他莫屬,同樣也就不需要擔心其他人會亂花錢了。他這個做哥哥的,反倒有時需要弟弟們分擔些事呢。

  安倍悠也眨巴下眼睛,嘴角微勾笑道:「我知道了。那麼、博多君,費用的支出就交給你計算了,可以嗎?」

  被點到名的博多藤四郎抬起頭來,舉起右手搭在鏡框邊沿,鏡面反射光一閃,就見他面有難色道:「這個……交給我當然沒問題,但是……」

  「怎麼了?」一期一振側過頭問。

  「唔,稍早我記帳時算了算,現在全部小判只有五百枚。」博多藤四郎駝著背一臉灰暗。只要一想到所有人都有可能『餓死』他就覺得世界無望了。

  「五百枚!?」一期一振震驚地瞪大眼睛。

  簡直就像被雷劈了一樣的表情啊。窩在安倍悠也腿邊的守太,抬頭看了一眼神色中盡是不可置信的一期一振,這麼心想著。

  博多藤四郎無言地點點頭,然後幽幽地、深深地嘆口氣,那背影盡是說不出的蒼涼。

  「所以呀,就算我算帳記好了,但沒有小判的話也無用……」五百枚小判根本買不到什麼啊,連吃喝都有問題了。

  安倍悠也看了看周身彷彿飄著鬼火陰鬱無比的博多藤四郎、又看向微微出神面色越來越難看的一期一振,右手指抵在下巴微微偏頭想了想,「嗯……我沒記錯的話,現世的錢幣似乎是可以換成小判的吧?」

  聽到安倍悠也的嘟嚷,博多藤四郎看向他道:「可以喔,安倍桑你們現世的錢幣兌換成小判的比率是1:5,也就是1圓日幣可以兌換五枚小判。」

  「1圓日幣就可以換到五枚小判!?這在現世幾乎不可能……」守太有些傻眼,他曾經跟自家陰陽師出過一次國,所以有稍微研究過貨幣匯率,以如今日幣的價值要換算成他國幣值最多0.2-0.3元,也就只有經濟落後、較偏僻地帶的國家才有可能換算到個位甚至百位的數字。

  這麼看來,政府對審神者的待遇真的不錯,在異度空間幾乎顧慮不到金錢方面的問題,陷入財務危機的話只要拿出一點現世的錢就可以迅速解決了,當然在這些的前提之下就是審神者能捨得把存在現世的錢拿出來。

  安倍悠也的反應倒不像守太那樣驚訝,只是微微詫異一下而已,從博多口中確定現世的錢可以兌換小判,他就起身走到自己專用的書桌,伸手打開最上層的抽屜拿出錢包和存摺。

  「這些錢就先拿去換小判吧。」安倍悠也坐回坐墊上,將微微鼓起的錢包推向博多藤四郎面前。

  頓時,唰唰唰三雙視線不約而同地射向他,眼中布滿震驚,博多藤四郎更是雙手顫巍巍地捧起錢包,打開粗略一看,後啪地闔上,用力吞了吞唾液,他才抖著音開口:「這、這這這這這──真的、真的全部都、換小判?」神啊!刀生未見過這麼慷慨的人啊!

  博多藤四郎雖然只是粗略看了一下,但腦中快速運算著,把這些日幣換算小判的話,起碼也有幾十萬。此時此刻博多是興奮的、激動的,又帶點忐忑,萬一對方不是說真的呢?

  如果對方是說笑的他立刻把人拉入拒絕往來戶名單!欺騙感情(金錢?)是最不道德的!

  「真的啊,拿去換吧。不過不知道這些錢夠不夠預算用?嗯、不夠的話我再去領錢吧。」安倍悠也偏頭算了一下錢包裡的錢和換算成小判後的數目,「啊、對了,這裡應該有可以換小判的地方吧。」

  「有、有的!」得到安倍悠也肯定的回答後,博多藤四郎立刻就安下心來,緊了緊抓著錢包的手,一雙圓圓藍瞳折射出閃亮亮的光采,一邊內心樂得開花轉圈圈、一邊雀躍地向悠也解釋:「政府為了方便審神者,在商店街有開設一間銀行,不管是現世的錢幣還是小判都可以在那存款、提領和轉帳,也可以直接換幣,另外還能做定存、儲蓄、基金、外匯及外幣現鈔等等投資!簡單來說,這邊的銀行運轉就跟現世的規模差不多。」

  原來也能投資嗎?對投資一類根本不懂的安倍悠也眨了眨眼睛,看著說到投資就特別興奮的博多藤四郎,神色稍稍柔和下來,眼前提到金錢相關話題就興致勃勃的短刀、才是博多藤四郎真實的樣子吧。

  「那就拜託博多君了喔。」安倍悠也直視著博多藤四郎的眼睛,淺笑著、又略帶鄭重地開口:「預算的事還有兌換小判,就拜託博多君了。」

  「好的と!請儘管放心交給我吧!」博多藤四郎拍了拍胸脯,一個興奮連慣性語尾詞都脫口而出。

  安倍悠也笑了笑,隨後看向一期一振,同樣面容帶笑與鄭重地說:「一期君,也拜託你了。」

  一期一振收回複雜的眼光,他本欲開口拒絕悠也遞出的好意,可是想到現在本丸的處境,嘴唇動了幾下還是沒能出聲,任由博多收下錢包。這下無論對方出於什麼心思幫助他們,真誠實心也好、為了被認同的這個目的也罷,他們都欠下了一份人情,而往後青年再付出許多的話,人情也會越欠越多,那時他們和青年之間的關係還能說清嗎?暫且壓下湧上心頭的紊亂思緒,暗暗深呼吸一口,一期溫和一笑,態度從容卻也慎重地接下悠也的請託:「請放心交給在下。」



------表示土豪來做朋友吧------


  正文待續。

  好的好的,土豪悠也終於開始啟動計畫啦~第一步就是籌錢、預算費用囉!

  作者表示也好想去當裡面的本丸刀男唔喔喔喔喔、不然被悠也收服作為式神也好啊,好想一生都待在土豪身邊(打滾

  啊、在這裡有特別兩件事需要聲明。

  其一是關於貨幣匯率問題,由於刀劍亂舞的時代背景為公元2205年,換算成民國便是294年,比現今多188年,等於那個未來已經經歷了兩個世紀,那時候各國間的情勢不明,自然也無法比較外匯率,因此文中守太講到的日幣兌換外幣的比率是對照如今的日本經濟情況,舉個例(數值參照某銀行的外匯率表):以1圓日幣兌換新台幣的話是0.264元、兌換人民幣為0.05993、兌換歐元則為0.0076……由此可以看出日幣貶值的情況,兌換先進國家的外幣只到小數點而已,所以文中政府真心(至少在外幣這塊)對審神者待遇不錯。

  其二是博多提到的銀行投資,這裡參照的是己國的銀行有的相關投資類別,日本及他國的銀行運作情況不明瞭,雖說作者是學商畢業的,但由於沒有深入學習日本商業的經濟情勢,因此在不明他國經濟體系的運作下,便參照己國的運作方式,這點還請見諒。

  最後作者溫馨提醒,非土豪者,氪金尚須三思,莫為一時歐氣,衝動充值。

  那麼,接著進入小短劇吧~


  『開幕!刀劍男士與我』之小短劇⑦:

  夜晚,現世的一棟一層小平房裡,悠也正在收拾準備帶回本丸的東西,而守太則是在幫忙設定傳送裝置。

  這棟小平房就是安倍悠也在現世居住的房子,是當初他踏入社會時從監護人那處獲得的一份成年禮。雖然小平房占地面積不大、建築風格也較為樸實,但勝在室內設計溫馨又舒適,即使一個人在家也不會感到壓抑或寂寥。

  收拾好東西後,安倍悠也準備啟動裝置傳送回本丸。

  已經等在裝置旁邊的守太晃了晃蓬鬆的尾巴,一雙狐狸紫眼看著身上有些狼狽的自家陰陽師,語氣帶著叮囑道:「悠也大人,回本丸後記得一定要先去手入室擦藥喔!」

  緩緩吐口氣,安倍悠也伸手揉了一把總愛操心像個老媽子似的守太,微微一笑道:「好~我回去後一定、立刻去處理傷口。那這裡就拜託守太你了。」

  「放心吧!委託人那邊如果又有狀況我會馬上通知悠也大人的。」守太用強勁有力的後肢撐起身子,伸出右爪子拍了拍胸脯,一臉保證道。

  「嗯,那我先回本丸了。」輕輕揪了下守太柔軟又敏感的狐耳,安倍悠也這才啟動裝置。

  動了動狐耳,守太目送著自家陰陽師被傳送走後,就揹起擱置在一旁早已準備好的宵夜油豆腐,嘿咻地跳到地面準備關燈鎖門去委託人的家蹲守啦!

  而回到本丸後,安倍悠也還未踏進室內就看到守在外廊處的一期一振。

  「一期?」安倍悠也驚詫地看向朝他走過來的一期一振,「這時候怎麼沒去休息?」此時已經是入夜就寢的時間了,他以為大家應該都在寢室裡沉入酣甜的睡夢中。

  「收到您今晚會回來的通知,便在這裡等候您歸來了。」一期一振在悠也面前站定,眼光在觸及自家審神者身上的狼狽時眉間皺了一下。

  「但是我不在的時候你很忙吧,不好好休息是不行的哦。」安倍悠也不贊同道。這三天他因為現世委託人的關係並不在本丸,所以身為近侍的一期一振要攬上所有事務,三天下來肯定積了不少疲勞。

  「即使如此,我還是想等您。」一期一振溫和卻又帶點強勢的說,「而且,幸好我有等您,傷口一個人處理不便吧。」

  呃。安倍悠也眨巴下眼睛,有點汗顏起來,其實也不會不便,施法讓小紙人幫忙擦藥包紮還是可以的,只是看著一期的神色,他想了想還是把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

  一期一振抬手輕撫掛在悠也頰邊的擦傷,薄唇略抿,一向溫和的金眸閃過不明情緒,隨後微微俯身接過悠也揹在肩上的背包,「走吧,先去手入室為您處理傷口。」

  安倍悠也一言不發,甚是乖巧地跟在一期一振後面,稍微用眼角餘光瞄了瞄一期的側臉,想著現在一期在生氣吧,看來那次真的造成了不小的陰影啊,向來溫和大哥哥樣的一期都這樣了,這要換成其他人見了──像是長谷部、光忠、堀川、蜂須賀他們──肯定不只生悶氣而已。

  啊,太好了,其他人都已經睡下了。安倍悠也內心暗自鬆口氣。

  但是,親愛的審神者大人,您有想過明早帶著包紮過傷口後的樣子面對大家的情況嗎?

  進到手入室後,一期一振先讓悠也坐下來解衣露出掩在衣物底下看不到的傷口,自己去找被藥研收起來的藥、紗布和繃帶等等。之後一期拿著找到的藥開始處理悠也身上的傷,一邊控制力道擦藥、一邊開始細細說著這三天本丸的情況,悠也靜靜地聽著期間沒有出聲打斷,本來一開始還有點僵硬的氣氛漸漸地回升溫馨起來。

  當一期幫忙處理好傷口後,就發現自家審神者已經撐著頭打瞌睡了,頓時他有些哭笑不得,但也微微感到心疼,身為審神者及身為陰陽師的責任同時壓在身上不知有多沉重,不時往兩邊跑肯定很累吧。

  轉身收拾好藥物用品後,一期一振把悠也帶回來的背包揹在肩上,然後俯身一手環過他的肩胛骨下、另一手撐起膝窩處,在不驚擾到悠也的情況下穩穩施力地橫抱起來,就這樣以公主抱的姿勢將懷中纖瘦的青年抱回房間。

  一期將疲憊地陷入熟睡的悠也抱進早已鋪好的床舖,解開外面的狩衣好讓悠也睡得安穩些,再輕柔地蓋上帶有淡淡陽光味的被子後,伸出略寬厚溫熱的掌心輕撫下悠也的頭,喉結滾動,溫潤沉穩的嗓音低低於空氣中暈開:「晚安,祝願您今晚作一場好夢,主上。」

  語氣低沉而又溫柔無比。


  以上,完畢。

  才不會說有天夢到一期強勢地抱著悠也說『絕不離開』什麼的才再三考慮後寫出這篇短劇呢!(傲嬌臉

  然後作者被閃痛了下眼睛(自作自受

  這裡稍微解釋下,身為陰陽師的悠也,即使成為了審神者也還是得接受委託幫忙處理鬼怪之類的靈異事件,因此肩負兩份重大責任的他,時常必須現世和本丸兩邊跑,當然、這也使得刀劍男士們每次看到自家審神者掩不住疲倦的模樣,而心疼不已。

  那麼,感謝閱賞到此的您,非常感謝!(土下座


评论(1)
热度(5)

© 一字成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