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成文

這裡是動漫、小說等衍生同人作品的天地,CP取向多是耽美,當然放作品時標題及內文開頭都會附註說明。
對CP雷者請見諒,也請尊重CP,勿黑勿噴!!感謝~

【刀劍亂舞】乙舞 第六曲

閱讀前請注意以下事項:

*此為刀劍亂舞-ONLINE-衍生長篇系列同人文。

*內文設定匯集遊戲官方、動畫花丸與活擊(完結前)之資料整理,並摻雜作者自設部份。

*除審神者自創(設定請點擊文字連結)外,刀劍男士均為官方原創。

*此系列無主CP,但有嚴重主控傾向。

*文中會有針對日本歷史的描述,如有錯誤,誠懇留言提出。

以上幾點若可接受者請往下閱讀,非常感謝!


------好好坐下來談話是最好的哦------


  「回到剛才的話題。」安倍悠也摩娑茶杯,微微斂眼,開口道:「政府的第二個委託……看來原因在於你們身上呢。」按剛才那些刀男的反應,不難推測出這個本丸的審神者失蹤的『真相』。

  氣氛先是沉默下,隨後和泉守兼定嘖了一聲率先開口:「啊、沒錯,是我們啊,那傢伙就是我們殺死的!所以呢、你打算怎麼做?處決我們嗎?」

  「兼桑……」坐在旁邊自稱和泉守兼定的助手的堀川國廣微皺起眉頭,目光擔憂地看著他。

  安倍悠也沒有回答,只是用著一雙難以窺探其中心緒的銀眸定定地盯著和泉守兼定。

  「幹、幹嘛?」被不帶情緒的眼眸這般注視著,和泉守兼定感到渾身不自在。

  微微嘆口氣,安倍悠也嘴角略勾了勾,帶點無奈的說:「我說過了吧,我拒絕了政府的委託,不會處決你們的。」

  「即使我們殺了審神者?」大和守安定出聲問,眼中帶絲冷意。

  「……你們會無緣無故殺了審神者嗎?」安倍悠也默了一下,反問,得到的又是一陣沉默,但這次他看到每位刀男的臉上都帶著複雜的神色,不單單是恨意,那其中包含了傷感、懊惱、悔意……似乎還有絕望?心中思量一番,安倍悠也再度開口:「我現在問原因的話,你們應該不願意告訴我吧,那我就不問了。」

  聞言,眾刀男面面相覷,他們都沒有料到安倍悠也這般輕巧就揭過去,正常情況不都會追根究柢問下去的嗎,怎麼到了青年就不按正常路線走?雖然對方不追問下去,他們確實鬆了口氣,那被刻意埋藏起來的秘密能夠不被挖出來就好了。

  「只是──」

  「只是?」加州清光疑惑地出聲。

  「如果我將『真相』回報給政府,恐怕政府那方會立刻做出處置你們的決定。」沒有在意提到這點時刀男們瞬間露出難看的臉色,安倍悠也繼續說下去:「雖然我曾傳達過希望政府不要過多干涉我的做法,但是謀殺審神者的行為已經觸犯到政府的底線,就算我想保全你們也定會受到阻礙。」

  「我們才不需要你保全,管他政府做什麼決定,反正只要有人來就還擊回去!」闇墮化後一頭金燦的末端鬈長髮就褪色成白的獅子王,倏地站起來高舉右拳頭,一臉熊熊戰意欲發。

  安倍悠也被獅子王的『豪言壯語』微詫了一下,看了看周圍其他刀男,每一個都露出堅決的神色,看得出來他們都贊同獅子王的話。

  原本平淡的眼神微微銳利起來,安倍悠也聲線低沉一分,語氣稍微嚴肅地說:「真的嗎?你們是認真要讓事態變成這樣?」

  「唔……這、這個……」獅子王被那雙銀眸一瞪頓時就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而且真的要讓事態變成那樣嗎?真的要跟政府徹底對上嗎?獅子王雖然愛出風頭也好鬥,但他同時也明白無謂的爭鬥不是一件好事,所以和政府對上的話是不明智的吧!

  嘴巴抿成一直線,獅子王有些挫敗與沮喪地盤腿坐了下來,垂肩洩氣。

  「那麼您是什麼意思呢?」坐在弟弟們身邊的一期一振語調平穩的開口,只是那雙變異成詭譎貓眼的金眸在目光接觸時不禁讓人發怵。「您是刻意提出這個問題的吧,有什麼目的嗎?」

  「不、與其說有目的,倒不如是我想和你們談一個條件。」安倍悠也眨了下眼睛,嘴角微勾回答道。

  坐在一期一振左手邊的藥研藤四郎和自家兄長對視一眼,開口問:「什麼條件?」

  安倍悠也臉上笑意微微加深,豎起一根手指頭,對著刀男們回答:「我可以暫時不回報『真相』,相對地,希望你們能同意我住在本丸一段時間,透過這段時間你們可以仔細觀察我的一言一行,再決定是否認同我成為你們的審神者。」

  「就……這個條件?」藥研藤四郎帶些不確定地問。

  「嗯。當然了,期間如果你們對我的行為有哪裡不滿儘管提出。」安倍悠也肯定地點點頭。有衝突才有交流,如果那段時間裡他們什麼都不表示的話,那不管他做了多少都無用。

  「喂喂──先等一下!」和泉守兼定眉頭抽動,有些煩躁地開口:「這樣不就又回到剛才的話題了嗎,你就是想讓我們認同你是吧。」

  「嗯,是啊。」安倍悠也秒答,毫不猶豫、一點都未在腦子轉一圈想過就直接老實承認。

  眾刀男簡直被他的『老實』啞然無語了,繼剛才丟茶壺後耍賴的行為,青年再次刷新了刀男們腦中的印象,這傢伙臉皮也厚著啊!

  看刀男們臉色又起了精彩變化,安倍悠也真心覺得甚是有趣,眼底劃過一絲笑意,道:「不過我沒有強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們給我一個機會,而不是直接就拒絕了。……若是最後你們還是無法認同我,我也會接受結果的。」

  眾刀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由壓切長谷部作為代表開口,他抬起右手圈成拳頭狀抵在唇邊,輕咳一聲,神情嚴肅地說:「你的條件我們現在無法做出決定,給我們一點時間討論。」

  安倍悠也理解地淡淡一笑,非常乾脆地起身順手將坐在桌上的守太抱起,「我知道了,那麼我在外廊等你們討論完。」說完便走向門邊伸手拉開紙門,走出去後再貼心地關上。

  看著安倍悠也離開後,壓切長谷部回頭環顧一圈四周,開口:「那麼你們的意見?」

  其他刀男互相看了看,隨即開始一個一個表達自己的想法。

  至於坐在外廊等待結果的安倍悠也,則是一邊悠悠地欣賞月色、一邊和守太閒聊。

  「悠也大人,你認為他們會答應嗎?」守太跳下悠也的懷抱,坐在旁邊,蓬鬆的尾巴微微動了動。

  「會的。」安倍悠也肯定的說,「他們最後一定會答應我的條件,不過我也相信他們不是真心答應。你也注意到了吧,他們雖然有和政府對上的覺悟,但態度上明顯更傾向避免衝突,所以就算只是為了避開政府的處置,他們也一定會答應。」

  「說得也是。」守太想了想,點頭,隨後又道:「那我也相信,他們最後會認同悠也大人的!」

  「嗯?」收回看月色的目光,安倍悠也轉頭低下望向守太。

  守太也抬起狐頭回視自家陰陽師大人,語調微微高揚道:「因為我就是最好的例子啊!那個時候我認同了悠也大人,所以自願成為悠也大人的式神。悠也大人你啊、有一股不可思議的吸引力呢,和你相處過後就會不知不覺間被你吸引、卸下心房,待在你的身邊就會覺得安心。」

  「所以我相信,那些刀劍男士一定、一定會認同悠也大人的!」

  安倍悠也默然半晌,隨後抬手揉了揉守太,嘴角勾起微笑低聲道:「……謝謝。」

  被自家陰陽師大人一頓搓揉,守太舒服地瞇起眼睛,一邊獨享著這份溫柔、一邊心裡想著──

  真的喔,悠也大人,我是這麼堅信,但是一方面又擔心……

  你承擔的這份『責任』會不會有一天成為『負擔』?


------事情總算暫告一段落了------


  正文待續。

  談判時間終於結束啦~中間氣氛有兩次微妙的危險,好在悠也都應變過去了(笑

  總之談判最後能夠順利落幕真是可喜可賀!

  下一章開始就要直接進入『磨合期』啦,悠也和刀劍男士們同居的日子就要開始了,究竟會發生些什麼事情呢?真是令人期待啊~

  啊、在這邊先解釋一下,這個暗黑本丸的刀劍男士共有46名,也就是說雖然前審神者不是好人,但他還是做了一件好事,就是把原實裝的46把刀都鍛出來了,因此後面悠也鍛的刀都是新實裝的,所以這個時候巴形啊、數珠丸啊、大典太啊、太鼓鍾啊等等新刀劍男士都還未露面的喔!

  前面沒有事先解釋,到這章才熊熊想起,真是非常抱歉!(鞠躬

  好,那麼接下來就直接進入小短劇~~


  『開幕!刀劍男士與我』之小短劇⑤:

  這天,和泉守兼定被指定內番,負責農田事務,與他一起当番的還有堀川國廣。

  換下戰鬥服、穿上內番衣,和泉守兼定一手插腰、一手拿著耕作用具,看著滿片綠油油的田地,神色頗為不滿地嘖了一聲,「又是幹農活,這都第幾次了!我可是兼具帥氣與強大的刀劍啊,比起做這些更適合安排我去戰鬥吧,就算只是手合也好啊……」

  堀川國廣也換上了內番衣,手上拿著水管正要向其中一片田地灑水,就聽到兼桑的抱怨,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苦笑勸道:「兼桑,我想主上這麼安排一定有什麼用意的吧。而且快點做完的話就能早點休息,兼桑,開始動工吧。」

  「誰知道主上都在想什麼……」和泉守兼定低聲嘟嚷,雖然很煩躁要做這些非戰鬥的瑣事,但還是戴上手套,拿著竹籃踏進田地裡,開始採收種植在這片田地裡已經成熟的白菜。

  兩個小時後,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國廣還在埋頭繼續手邊的農務,這時有人踏進了農地範圍,視線看到他們倆便出聲道:「和泉守、堀川,有好好幹活呢,辛苦了。」

  聽到熟悉的聲音呼喚他們,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國廣同時停下動作,起身轉向聲音的來源方向。「主上,你怎麼來了?」率先開口的是和泉守兼定,他目光疑惑地盯著自家審神者。

  「來種東西呀。」安倍悠也晃了下手上提著的小袋子。「順道來看看你們。對了、我還準備了茶和糰子,先暫時休息下一起來吃吧。」說著,就抬起拿著食盒的左手,微瞇眼一笑。

  既然自家審神者都開口了,那和泉守他倆自然是恭敬不如從命、接受悠也的好意了。

  「主上要種的是什麼?為什麼不找其他人幫你種呢?」堀川國廣手中拿著一串糰子,吞下一顆後,轉頭問起坐在中間的安倍悠也。

  除了出陣和被指定內番,其他沒有被分配任務的刀男這時候都很有空閒才是,然而安倍悠也卻自己親自帶著種子過來農地,不只堀川國廣感到困惑,和泉守兼定也停下拿糰子的動作看向他。

  安倍悠也將茶喝下,放下茶杯才開口回答:「是我自己想種的,所以想著還是不要麻煩其他人了。至於我種的是……」

  拿起放在一邊的小袋子,打開掏出幾顆種子,安倍悠也將右手攤開展示給和泉守和堀川看,倆人湊近仔細看了一看,和泉守兼定還伸出手捻起一顆放在眼前研究,眉間頓時褶皺了幾條紋道。

  「種子的形狀好奇怪啊,不似常見的圓形或橢圓形的呢。」堀川國廣收回目光,挺直背脊道。

  安倍悠也手上的種子其形狀細長、尾端有冠毛,打個比喻的話就像一支迷你掃帚。

  「這是萬壽菊的種子。是備受大眾喜愛種植的花草之一,它的功用有很多,香氣可拿來驅蟲、花瓣可用來煮茶,另外也可用來做藥,專治風熱感冒的症狀。當然還有其他用途,總之萬壽菊這種花對人的益處很大,而且它又好培養,對初學者來說是首選的植物。」安倍悠也簡單解釋道。

  「嚯,這不就跟我一樣嘛。」和泉守兼定嘴角勾起,露出自認為好看又帥氣的笑容,得意又驕傲地說:「不只觀賞用,還兼具實用性,就是這樣才能被人欣賞、愛惜和珍護啊!不管作為刀劍還是花,果然兩者沒有兼具是不行的!」

  「是、說的是啊,兼桑!」一生專注和泉守迷弟的堀川國廣,泛著星星眼一臉崇拜。

  看了看又轉換成偶像和粉絲模式的兩人,安倍悠也又是無奈又是好笑,將種子收回小袋子裡,隨後拿起一串糰子打了個轉,「等萬壽菊成熟後,我再用它的花瓣煮茶給你們品嘗看看吧。」

  「哦,這可真是期待啊。」和泉守兼定笑著應道。

  「主上煮的一定很好喝,謝謝你主上!」明明重點在於萬壽菊,但堀川國廣先注意的卻是自家審神者要親自煮茶給他們喝,不知道該說他嘴巴特甜呢、還是除了迷弟屬性外,隱隱也是個主命刀劍。

  總之,三人都期待著萬壽菊開花成熟的那一天。


  以上,完畢。

  萬壽菊是菊花的一種,就如悠也解釋的那樣,是很好培養的草本植物,如果對園藝有興趣的讀者,初種植的話建議可以選擇萬壽菊哦!既好培養、又有其他對人體有益的效用,有些中藥醫生也真的會拿萬壽菊製藥。

  另外,有提到萬壽菊的香氣可用來驅蟲,這並非指萬壽菊的味道好聞,事實上萬壽菊散發的氣味很臭,那種獨特的『香氣』別說蚊蟲了,連人都無法接受,所以可不要以為所有菊科植物都香香的,總會有那麼一、兩個例外。

  那麼,感謝閱賞到此的您,非常感謝!(土下座



评论(2)
热度(5)

© 一字成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