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動漫、小說等衍生同人作品的天地,CP取向多是耽美,當然放作品時標題及內文開頭都會附註說明。
對CP雷者請見諒,也請尊重CP,勿黑勿噴!!感謝~

【刀劍亂舞】乙舞 第五曲

閱讀前請注意以下事項:

*此為刀劍亂舞-ONLINE-衍生長篇系列同人文。

*內文設定匯集遊戲官方、動畫花丸與活擊(完結前)之資料整理,並摻雜作者自設部份。

*除審神者自創(設定請點擊文字連結)外,刀劍男士均為官方原創。

*此系列無主CP,但有嚴重主控傾向。

*文中會有針對日本歷史的描述,如有錯誤,誠懇留言提出。

以上幾點若可接受者請往下閱讀,非常感謝!


------揭密審神者黑幕(?)------


  如果說對刀劍男士而言,曾被前主愛護珍惜使用的他們,對於前主有著懷念、眷戀、不捨、寄託等等情感交織,那麼『審神者』便是他們懷抱著希望與期待的新主人。

  冷兵器的時代,在槍火與砲彈出現後逐漸成為過去式,曾經輝煌過、為戰場上的英雄締造一則又一則傳說的刀劍在時光流逝中無情地被淘汰,至今雖有幸被人們挖掘重見天日,但卻只是保養後被收藏起來,靜靜地躺在冰冷狹小的空間內供人欣賞。

  倘若歷史修正主義者沒有出現、企圖改變歷史的話,或許他們這些刀劍都不可能有再被人類使用的機會。

  審神者是打破時間障蔽之人,是讓被時代蒙塵的刀劍得以再度綻放鋒芒的存在,所以對刀劍男士而言,審神者並不只是單純的『主人』,其中還摻雜了多少報恩的心態,因此每位審神者被寄予希望與期待也是理所當然的。

  可是被這般重視的審神者,卻不一定能夠回以相同或之上的情感。

  能夠真正打從心底接納刀劍男士的審神者不多,大部分都只是為了應付政府交代下來的任務執行而已,反正有報酬可拿、也沒有規定審神者得親自上陣,那麼又何必操心操身讓自己累得像條狗?就算做了任務之外的事情,政府也不可能額外多給獎賞,既然做再多獲得的報酬都一樣,那就把日常任務應付過去就好啦!至於和刀劍男士交流感情,對大部分極為現實的審神者來說簡直是麻煩,他們都知道『審神者』這份工作不可能做到一生,可能幾年後歷史修正主義者就被殲滅了,到時審神者不就失業了嗎?為了防止回到現世後,回歸日常生活而處處碰壁的窘境,他們更多的還是把重心放在現世上。

  因為大多數審神者表現出來的冷淡,令本還想為新主人揮刀而戰的刀劍男士滿腔熱血唰啦啦澆熄,和審神者之間、甚至是與同樣作為刀劍的其他夥伴都未能連結深刻的羈絆。

  不過,如果審神者和刀劍男士彼此只是關係冷淡的話,這樣的結果也只會讓人覺得惋惜。但從來事情都有更糟糕的情況,利用刀劍男士對『主人』遵從忠誠的心,肆意地凌虐侮辱他們,滿腔的惡意幾乎快要實質化,碰上這樣可恨可憎的審神者,本是眷顧著人類的付喪神又怎可能不墜入黑暗、闇墮成妖呢?

  就好比接受政府委託的安倍悠也,他碰上的便是因為審神者做出不可饒恕的事情而闇墮化的刀劍男士。

  能夠讓付喪神這麼憎恨,令人產生下一秒這股恨意就會化為實質的鋒刃夾擊而來的錯覺,那位失蹤的審神者究竟造孽多大啊?

  適才不過提到他的另一項委託是找出本丸審神者失蹤的真相,這些刀男就一副快要失去理智拔刀相刃的架勢,再說下去的話怕真的要上演一齣全武行了吧。

  「悠也大人……」守太湊近安倍悠也的手邊,渾身狐毛炸起,四肢微彎伏低,對著刀男們充滿戒備與警告,似乎只要他們其中一個有所動作就會立即反擊。

  「不用那麼緊張。」安倍悠也伸手揉了揉守太,即使面對殺氣騰騰的場面、周遭空氣受影響溫度驟然降低,刺痛著未被衣物包裹而裸露在外的肌膚,他還是一副淡定從容的模樣,在充斥著闇墮氣息的這個空間裡,顯得格格不入。

  沒有再開口,安倍悠也神色不知在想些什麼,只見他拿起擱置在一旁的茶壺,稍微晃了一晃,然後咻地甩手就將茶壺朝牆壁丟去,吭啷一聲,這個本丸唯一拿得出手的茶壺就這麼脆弱的破碎了。

  「我的茶壺──!」即使闇墮了也依舊注重形象的燭台切光忠,再也顧不得什麼審神者不審神者的問題了,大叫一聲撲過去,沒有形象地跪坐在地上,顫巍巍地伸手拾起茶柄,才剛拿起黏在茶柄上半破碎的壺身就喀嚓掉了下去,這下可真是碎得徹底了啊。

  燭台切光忠盯著手上只剩下一小截的茶柄,面色慘白如幽魂,闇墮化後不再遮著眼罩的右眼緩緩流出一道血淚,仔細一看他的右眼沒有瞳色,眼眶周圍有燒傷後的疤痕,或許這就是燭台切光忠顯現後一直都帶著眼罩的原因,而另一隻完好的左眼雖然沒有流下液體,卻呆滯無神,妖冶的金色眼瞳頓失光采。

  「呃,光仔……」鶴丸國永汗涔涔地看著一副生無可戀的燭台切光忠,哪怕是本丸活寶之一的他這時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了。

  其他刀男也都汗顏囧臉地看過去,氣氛頓時陷入迷之沉默。

  又一次打散了對峙的場面,安倍悠也嘴角微微一勾,捧起茶杯啜了一口茶,眼角餘光瞥到全身僵在原地沒反應的燭台切光忠,歪頭想了想,然後朝他開口:「我是不會賠償的哦,那個茶壺。」

  什麼!?燭台切光忠猛地抬頭,眼色凶光一閃。

  「因為──你們一個個像要幹架似的,好可怕啊,怕得我手抖一個不小心將茶壺丟出去了。」安倍悠也一臉無辜樣的笑瞇瞇道。

  敢情還是我們的錯!?刀男們一臉不可思議地瞪著根本就沒在怕的安倍悠也,表示刀生未見如此無賴之人啊!

  守太倒是見慣不怪了,身為安倍悠也的式神,對於自家陰陽師大人有時表現出的耍賴行為,他表示看習慣了也挺可愛的啊、哈哈!

  「好了,茶壺的事就先放到一邊吧。」

  什麼放到一邊沒有茶壺我們就沒辦法泡茶了啊!眾刀男很想這麼大喊,但是他們不敢出聲,就怕安倍悠也又一個害怕手抖『不小心』,而下個遭殃的絕對是茶杯。

  沒有了茶壺,至少要護好茶杯啊啊啊啊!

  「嗯、那繼續談正事吧。」安倍悠也環顧一圈,微笑。

  「……」刀男們各個如見教導主任般地立刻正襟危坐,這次說什麼再也不敢隨便一觸即怒,這個本丸已經夠破敗的了,好不容易搶救下來的東西不可以再弄壞了啊!

  至於因為唯一的、心愛的茶壺碎掉而魂魄升天的燭台切光忠,被鶴丸國永和大俱利伽羅拉回原位,在自己的座位上繼續盯著殘存的茶柄生無可戀。


------光忠麻麻請節哀阿門------


  正文待續。

  這章大概可以取個標題:窮即拯救世界!

  看看、看看~本丸破敗到闇墮化的刀劍男士都受不了窮了!所以悠也丟茶壺的行為還真的是致命一擊呢(笑

  悠也淡定表示:他們的命門就掌握在我的手中。

  咳,總之現在悠也已經握住了刀男們的弱點(窮嗎),所以接下來應該就能好好談話,不會再因為某些敏感的關鍵詞而導致談判中斷。

  那麼,接下來直接進入小短劇吧~


  『開幕!刀劍男士與我』之小短劇④:

  博多藤四郎是本丸小金庫,最大樂趣為算錢的他,被安倍悠也早早定下負責管帳的事務,因此本丸有需要用到小判的地方都得先向他告知一聲,他判斷可以就會爽快的撥出一些,由此可見博多雖然貪財卻不小氣,該用到錢的地方還是不吝嗇的。

  不過某個夏天聽了兄弟們的提議後,博多藤四郎罕見地猶豫了。

  因為天氣炎熱的關係,短刀們最先受不了地喊著熱,以亂和厚藤四郎為首召開了短刀議會,提出在本丸內裝設空調的建議,夏熱吹冷、冬冷送暖,多方便的電器用品!然後得到除博多以外的短刀附議。

  博多猶豫的原因是空調價格昂貴,而且也不可能只在本丸裝設一台,如此算下來需要花費的金額太過龐大了。

  曾經因本丸的破敗而怕窮的博多,實在不願去花這筆數目不小的開銷。

  但是天氣真的好熱,聽說一向自產冷氣的江雪左文字也因為耐不住高溫而中暑……博多藤四郎,在買與不買的拉鋸戰裡遲遲下不了決定。

  最後,他還是跑去找自家審神者傾訴。

  聽完了博多煩惱的事因,安倍悠也眨巴下眼睛,然後拉出抽屜從裡面拿出一個狐狸樣的存錢筒遞給他:「博多,這個、你拿去銀行兌換小判吧。」

  博多藤四郎看著手上的存錢筒大驚失色,趕緊還回去,「主上這是你用來存錢的,我不能收啊と!」

  「錢存再多如果沒用的話,那又何必存錢呢?」沒有收回存錢筒反而又推了過去,安倍悠也揉了一把博多的頭毛,嘴角一勾微笑道:「我明白博多你的顧慮,可是需要用到錢的時候還是得用。」

  「這個……我也知道,可是……」博多藤四郎低頭盯著手中的存錢筒,嘴巴緊抿成一直線。

  「太過節制不好哦!」安倍悠也轉頭看向窗外,眼眸微微瞇起,道:「似乎是受到現世的影響,今年的夏天才會這麼熱,剛才聽你說江雪還中暑了,這樣下去不知道還有誰會中暑……當初整修本丸沒有想到這點,是我的錯。」

  聞言,博多藤四郎猛地抬頭大聲反駁:「不、不是的!怎麼會是主上的錯呢?誰又能想到天氣會這麼熱啊!」以前夏天熱的話開電風扇就足夠涼了,誰都沒有預料到今年的夏天會熱到幾乎可以烤熟一條魚。

  看著博多臉上泛起一絲紅暈,安倍悠也對於博多因為他的話反應這麼大而覺得可愛,忍不住地輕輕笑起來:「呵、說得也是。不過放在現世,空調已經是居家必備的家電用品呢,就算那時候沒有想到天氣變得這麼熱的問題,也該知道夏天本就是多熱的季節,偶爾太熱的話還是需要空調調適溫度。……對不起啊,讓你們忍耐這麼久。」

  「主上……」

  「我的積蓄就拿去用吧,反正我對金錢的需求不多,目前身上帶的錢也夠。博多,去幫大家買空調吧。」安倍悠也臉色溫柔地笑看著博多。

  緊了緊手中的存錢筒,博多藤四郎重重點頭,終於對著自家審神者漾開笑容:「我知道了,主上!」

  看博多又恢復以往的開朗,安倍悠也心下略略一鬆,隨即又道:「如果這些錢換小判後還是不夠的話……」

  「我會再從公款挪一些出來的。」博多藤四郎接下去道。

  看來真的沒問題了。安倍悠也伸手搭上博多的肩膀,淺笑地鄭重道:「那就交給你了喔,博多。」

  「是!請放心交給我吧と!」博多藤四郎拍了拍胸脯。「啊、既然已經決定好了,那我先去跟亂他們說一聲。主上,抱歉打擾你這麼長時間,博多藤四郎這就暫且退下了!」

  安倍悠也看著說完就急急火火飛奔出去的博多,心下好笑,隨後繼續埋頭整理法器。

  法器就像刀劍,同樣都需要固定保養哪。


  以上,完畢。

  針對短劇中提到的兌換小判,在這裡稍作解釋,在每一國的商店街裡都建有一間銀行,銀行可用來儲蓄、提款、投資等等,自然現世的金錢也可在銀行裡以固定比率兌換小判。

  簡單來說,就像在現實裡買遊戲點數儲值一樣。

  那麼,感謝閱賞到此的您,非常感謝!(土下座


评论 ( 2 )
热度 ( 9 )

© 一字成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