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動漫、小說等衍生同人作品的天地,CP取向多是耽美,當然放作品時標題及內文開頭都會附註說明。
對CP雷者請見諒,也請尊重CP,勿黑勿噴!!感謝~

【刀劍亂舞】乙舞 第四曲

閱讀前請注意以下事項:

*此為刀劍亂舞-ONLINE-衍生長篇系列同人文。

*內文設定匯集遊戲官方、動畫花丸與活擊(完結前)之資料整理,並摻雜作者自設部份。

*除審神者自創(設定請點擊文字連結)外,刀劍男士均為官方原創。

*此系列無主CP,但有嚴重主控傾向。

*文中會有針對日本歷史的描述,如有錯誤,誠懇留言提出。

以上幾點若可接受者請往下閱讀,非常感謝!


------您的好友談判專家悠也已上線------


  在安倍悠也和守太吃著加州清光手握的飯糰期間,其他刀男陸陸續續地進到大廳裡,或許是鶴丸國永去叫他們時有順便說明了悠也的來意,因此即便那些刀男的眼神中都帶著審視和戒備,卻沒有開鬧起來,幾個脾氣還算好的刀男還會幫著向悠也介紹一番大家。

  「嗯?」嘴裡叼著飯糰,安倍悠也低下頭望向不知何時跑到他腿邊蹭蹭的小老虎。

  小老虎看起來就像還未斷奶的小貓咪,成年人的一只大掌就能抱起來,軟萌軟萌的樣子讓人不禁想高呼一聲『太可愛了』!白毛黑紋的形象倒是和某鎮守西方的神獸十分相似,只是一雙吊梢的虎眼閃爍著不祥的紅光,看著就令人感到不安。

  「嗷嗚~」似乎是覺得待在悠也身邊很舒服的樣子,小老虎蹭著蹭著就撒嬌似的叫了一聲,瞇著虎眼看起來十分享受。

  「啊!不、不行!快回來……不可以搗亂、老虎!」本來一直躲在一期一振身後的五虎退看到一隻小老虎不怕生地窩在安倍悠也腿邊,慌張得站起來,不敢跑過去將小老虎抱回來,只能在原地焦急得都快哭出來了。

  「沒事、沒事──我不會對小老虎做什麼的,放下心來吧。」吞下口中的飯糰,安倍悠也小幅度揮著左手,示意五虎退冷靜下來。

  「可、可是……」

  「放心。」安倍悠也伸出空著的左手,攤開手掌停在小老虎的面前,注意到有物體靠近的小老虎睜開眼睛,盯著一會兒湊近用鼻子嗅了嗅,然後小小嗷一聲伸出粉嫩的舌頭對著掌心舔了一口。「呵,小老虎很可愛呢。」摸了摸小老虎的頭毛和脖頸,安倍悠也朝五虎退微微一笑。

  在五虎退的眼中看來,那是一抹真心又溫柔的笑容,視線飄向一張虎臉都愜意地瞇起眼來享受著撫摸的小老虎,想著能夠被小老虎這麼喜歡的人應該不是壞人,於是一顆失措不安的心漸漸地平復下來,臉上也慢慢浮現出幾分羞赧的笑容。

  看五虎退安心的樣子,安倍悠也悄悄在心裡鬆口氣,這時已經吃完飯糰、看著自家陰陽師大人和小老虎嘻玩的守太不滿了:「悠也大人,您這樣的話我會嫉妒哦!」抬起右爪子比了比小老虎,守太一臉控訴。

  一直以來求抱抱求撫摸撒撒嬌蹭蹭蹭就是他的專利啊!現在卻被一隻『小妖精』打破了,這怎麼可以!不能忍!

  似乎是意外守太居然會直白說出這種話,安倍悠也呆一下才噗哧笑了出來:「這可真是……放心吧,守太永遠是我心中的第一位喔!」

  「唔。」守太對於悠也的那句『心中的第一位』感到開心,但又不太服氣,因為那隻小老虎還賴在自家陰陽師的腿邊看起來已經打定主意不離開了!

  深深感覺到失寵危機,守太在這一刻將小老虎(包括另外四隻)視為『情敵』,在未來的日子裡不斷和小老虎鬥智鬥勇展開極為激烈的爭寵之戰!

  第一寵物的位置絕不能讓出去!守太的心中燃燒起前所未有的鬥志。

  只是親愛的守太啊,你還記得自己不是寵物是式神的身份嗎?

  安倍悠也和守太之間的互動,以及剛才表現出的舉動,刀男們都看在眼裡,對他也稍微有了印象,目前來說是不壞,但沒有因此就放下戒心,倒是有幾個短刀雖然還無法接受這個說要來接任的外來人,心卻已經有所鬆動。

  解決完飯糰、喝掉冷掉的茶,安倍悠也放下茶杯,掃視過圍坐在桌邊的刀劍男士們,首先向加州清光禮貌地道謝:「清光君,謝謝你的招待。」

  被先指名的加州清光頓了一下,才趕緊回道:「不、哪裡。」答完之後又幫安倍悠也倒茶。

  道謝一聲,安倍悠也眼眸微斂,內心斟酌下語句後,這才好整以暇地開口,進入正題:「就在昨天,政府委派狐之助找我委託兩件事,這兩件事都和這個本丸、也就是與你們有關係。」

  壓切長谷部將手緩緩放到刀柄上,紫瞳閃過一道危險的鋒芒,他的臉部線條緊繃,整個人就如一頭被侵犯領地的野犬渾身充滿警戒,似乎只要安倍悠也一有動作就會拔刀斬之。「不管那兩件事委託的是什麼,政府都不會放過我們吧!」

  「是。」沒有露出畏懼,實際上內心也確實不感到害怕,安倍悠也淡然地直視著那雙隱含怒氣與殺意的紫眼,一點都不隱瞞地說:「雖然你們沒有傷害過別人,似乎闇墮化後一直都待在本丸裡?但從付喪神墜入到黑暗而妖化是不爭的事實,就政府看來遲早會出事,是非常不安定的危險分子,所以最初政府委託我的其中一件就是要將你們處置。」

  被安倍悠也一點都不客氣地點出他們是危險的存在,刀男們的神經都緊繃起來,就連本來還神情略顯輕鬆的鶴丸國永都歛起唇邊的笑意,面無表情加上闇墮化的妖樣真的會讓小孩子崩潰大哭。

  完全不在意劍拔弩張的氣氛,安倍悠也繼續說下去:「不過,我拒絕了。」

  「為、為什麼……要拒絕?」大概是剛才安倍悠也和小老虎嘻笑的畫面印象深刻,五虎退雖心下膽怯還是鼓起勇氣問出來。

  「剛才有提到了,你們目前為止都沒有傷害過別人哪。」安倍悠也淺笑回答,語氣似有所感慨。

  「就因為這樣?」鯰尾藤四郎頭頂上的呆毛動了一動,語氣顯得有些不可思議的問。

  「嗯,是啊。」安倍悠也一臉『不然要怎樣』的表情,似乎是覺得鯰尾多此一問了。

  頓時,氣氛都鬆垮下來了,再找不回剛才的緊張感。

  刀男們面面相覷,然後鶴丸國永噗哧一聲大笑出來,再跟著是一向豪邁的次郎太刀和不拘泥一二的陸奧守吉行開懷一笑,最後其他刀男也都或多或少臉色有了鬆動。

  安倍悠也不明所以地看著大笑著的鶴丸他們,疑惑地咕噥:「這是……有這麼好笑嗎?」

  「嘛、差不多吧。」加州清光歛下笑意,嘴角勾起道:「只是因為這個原因就拒絕政府的委託,你啊、難道是那種想法天真的人嗎?」

  安倍悠也聽著那似乎是褒意的話,還是無法明白到底笑點在哪,索性不再去探究,只一臉理所當然地說:「你們既沒有傷害他人又沒有影響到周邊,只是因為闇墮化就要將你們處決,不給予你們訴說事因的機會,這對你們並不公平,所以我拒絕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因為安倍悠也的話氣氛又僵住了一會兒,刀男們齊齊往他的方向望去,滿面複雜。

  原來、還是有人願意聽他們說嗎?此刻,刀男們心中不約而同地閃過這個念頭,面上便更加不知該作何表情了。

  「起初,我從狐之助那裡看過資料後,認為你們應當還保有神志,所以對於政府不由分說要將你們處決覺得不妥,我想著應該可以嘗試淨化,讓你們恢復以往,但是……」安倍悠也摩娑下杯沿,頓了頓繼續說:「政府後來給我一個回應,如果我不接受處置你們的委託,那麼便要將你們負責到底。」

  「負責」……這讓加州清光和鶴丸國永想起先前安倍悠也說的『接任本丸』,其他刀男也都想到了這個。

  「考慮過後,我接受了『繼任本丸審神者』的委託,若是能得到你們的認同,日後這個本丸以及你們所有刀劍男士我都會負起責任。」安倍悠也的神情淡然,眼神卻極為認真,看得出來他說出這番話不只是在陳述而已,同時也是在下承諾。

  「如果我們不認同你呢?」大和守安定握了握放在膝上的手,微皺著眉頭,面色複雜的問。

  「那麼……」斟酌了下語句,安倍悠也答道:「政府會再另行委託他人,到時恐怕就是直接對你們處置了吧。」

  安倍悠也的回答讓大和守安定他們不意外,原本政府的態度就是將闇墮化的他們予以處置,根本不會去考慮他們是否還有恢復的可能,只是安倍悠也的拒絕讓政府做出了讓步罷了。

  「那另一個委託是什麼?」壓切長谷部暫且壓下心思,他還不確定安倍悠也的話是否該相信,於是他出聲詢問另一個問題,將『接任本丸』這個話題先揭過去不提。

  大概猜出長谷部的想法,安倍悠也從善如流地轉移話題:「另一個委託是調查闇墮……呼,還是坦白跟你們說吧,政府要我找出這個本丸的審神者『失蹤』的真相。」

  一瞬間,氣氛又緊張了起來。

  似乎比起『處置』的話題,『審神者』更讓這些刀男情緒反應激烈,安倍悠也很清晰地感覺到刀男們身上的闇墮氣息濃重了幾分,這其中還夾雜著恨意。

  很深、很深的恨意──那位審神者到底都做了什麼,讓刀劍男士對他抱著如此強烈的憎恨?

  安倍悠也微微一嘆,看來讓他們認同自己之前,首要解決『審神者』的問題啊。


------談判尚未成功專家尚須努力------


  正文待續。

  悠也終於正式和刀男們會面啦!雖然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刀男們對悠也很是警惕,不過等到刀男們真正正視起悠也後,就會慢慢敞開心房了~

  當然,在那之前,悠也還需要付出更多努力才行。

  那麼,慣例沒有進入歷史課堂時間,下面放映小短劇~


  『開幕!刀劍男士與我』之小短劇③:

  今天,安倍悠也從五虎退那裡收到了一個手掌大小的老虎吊飾,據五虎退說,最先提議做吊飾的是亂藤四郎,因為翻雜誌時感覺很可愛又有趣,所以亂便萌生了自己做吊飾的想法,然後拉著其他兄弟一起做。

  吊飾的樣式很多,有串珠、徽章、水晶、布偶等等,五虎退做的便是迷你老虎布偶樣式的吊飾。

  「第、第一次做,雖然看起來不太好……希、希望主上大人喜歡。」五虎退對手指,神情小心翼翼的,看起來既害羞又帶些忐忑。

  手上的老虎吊飾確實做工不精細,但是縫合的地方有好好嚴密、也沒有把老虎的樣子縫得歪歪曲曲的,第一次做成這樣已經很棒了。

  安倍悠也伸手揉了一把五虎退的頭,眼神柔和,嘴角勾起微笑道:「我很喜歡,謝謝你,五虎退。」

  看著一臉溫柔笑意的主上大人,五虎退開心地漾起笑容來:「太、太好了~那、不打擾主上大人了,我去帶老虎們散步。」

  知道五虎退有帶小老虎們固定到外面街上散步的習慣,安倍悠也叮嚀道:「要小心點哦,別在外面逗留太久。」

  「是、是的!我會注意的。那、主上大人,我和老虎們先出門了!」

  「路上小心。」安倍悠也朝離去的五虎退揮手。

  放下手,安倍悠也轉身回房,坐回桌前,他將老虎吊飾用線繫在檯燈上,微微一笑,接著拿起一旁讀完一半的公文,繼續埋頭處理。


  以上,完畢。

  那麼,感謝閱賞到此的您,非常感謝!(土下座


评论
热度 ( 5 )

© 一字成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