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成文

這裡是動漫、小說等衍生同人作品的天地,CP取向多是耽美,當然放作品時標題及內文開頭都會附註說明。
對CP雷者請見諒,也請尊重CP,勿黑勿噴!!感謝~

【刀劍亂舞】乙舞 第三曲

閱讀前請注意以下事項:

*此為刀劍亂舞-ONLINE-衍生長篇系列同人文。

*內文設定匯集遊戲官方、動畫花丸與活擊(完結前)之資料整理,並摻雜作者自設部份。

*除審神者自創(設定請點擊文字連結)外,刀劍男士均為官方原創。

*此系列無主CP,但有嚴重主控傾向。

*文中會有針對日本歷史的描述,如有錯誤,誠懇留言提出。

以上幾點若可接受者請往下閱讀,非常感謝!


------猜猜下一個是誰登場呢------


  加州清光領著安倍悠也進到本丸,在前頭帶路的他看起來不願多做交談,因此一路上氣氛很沉默。

  趁這個時間間隙安倍悠也不避諱地打量起四周,眼前看到的景象比照片上的還要糟糕,外庭枯萎的花草樹木、乾涸的池子、四處可見遭破壞的痕跡,屋裡的情況也不比外庭好,走廊地板到處都有凹洞,撐著天花板的支柱上有著刀痕或爪痕,牆壁斑駁顏料掉色,一旁的紙門上也都有大大小小的破洞,甚至還有被砍了一半呈現寢房敞開的窘況……這個本丸真的很破敗啊。

  與其說是廢墟,也許『荒涼』更為貼切?

  就在安倍悠也一邊思考一邊走路、前頭的加州清光要拐進轉角時,突然一道黑影嗖地迅速撲出來,衝著他們就一聲大叫:「哇!」

  「唔哇!」毫無防備的加州清光嚇得往後一跳,差點撞上跟在後面的安倍悠也。

  「啊哈哈哈哈!嚇到了嗎?」來人一臉得意的樣子,對於成功嚇到人表示很有成就感!

  額冒青筋,加州清光沖著來人怒叫:「鶴丸!」

  被喚作鶴丸的男人哈哈大笑,道:「啊呀啊呀,不好意思~但是人生就是需要驚嚇調劑嘛,尤其對現在的我們而言更需要不是嗎。」

  「就算如此,也驚嚇過頭了啊。」加州清光消去心頭的怒火,略帶無奈地嘆口氣抱怨道:「幾乎天天都被鶴丸你的惡作劇嚇到,今早起床時我就已經被嚇了一次啊。」

  「嘛嘛~話說回來,加州你後面的是誰?」男子將注意力放到加州清光的後面,略略挑眉道:「你居然帶人進來,這可也嚇到我了呀。」

  「這個……他叫安倍悠也。」加州清光一時不知該如何解釋他這麼輕易就放人進來本丸的理由,乾脆先介紹對方名字。

  話題轉到自己身上,安倍悠也自然是不好再繼續當背景板,他往前一跨站了出來,嘴角微勾道:「你好,夜晚來此叨擾了。」

  「噢!我是鶴丸國永。嘛,這個時間也還早,不算叨擾啦。」鶴丸國永嘻笑道。從態度上來看,比起剛才在大門時對悠也抱有幾分戒備和懷疑的加州清光,鶴丸似乎沒怎麼牴觸就接受了『外來人』。

  經過一番介紹後,確定了眼前一身純白衣裳的男人真的是那把四花太刀『五条家』鶴丸國永,安倍悠也再次對於闇墮化的刀劍男士的毀容程度有了新認知,一張輪廓柔和、眉目疏朗極其俊俏的臉蒼白得毫無血色,右眼下方長出鱗片,面積幾乎覆蓋了右半邊的臉頰,眼白染黑、瞳孔閃爍著妖異的金光,一雙厚度適中的嘴唇殷紅如血,彷彿依稀可見那掩藏在唇下的尖牙,這副樣子的鶴丸國永看上去就像是個吸血妖怪,令人寒顫。

  唔,頂著這副模樣往人前一站,根本不用刻意做些什麼就足夠嚇人了。安倍悠也心裡默默地想著。

  「安倍悠也、是吧……那麼你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聽到鶴丸國永的詢問,有些發散的思維迅速收斂,安倍悠也眨了下眼睛,答道:「簡單來說,我是來接任這個本丸的。至於詳細的細節還是等我見到本丸的各位再說吧。」

  「接任……」鶴丸國永愣怔了一下,隨即莞爾一笑道:「哦呀哦呀,這可真是意想不到啊……所以加州才帶他進來的嗎。」最後那句他帶著肯定的語氣說著看向加州清光。

  「嗯。現在我要帶他去大廳,然後再召大家在大廳集合。」加州清光老實承認回答。

  「哦、既然這樣,那召集大家這事我去好了。」鶴丸國永想了想,一錘定音道。

  「誒?」

  鶴丸國永微微一笑,抬起右手大拇指比了比自己:「我去叫其他人到大廳集合,這樣加州你就不用再跑一趟啦。」

  猶豫了一下,加州清光點頭抿笑道:「那就麻煩你了,鶴丸。」這樣他就不用再花時間跑一趟了。

  兩人說定後,加州清光就直接領著安倍悠也到大廳內坐待其他刀男齊聚。

  在等待的這段時間裡,安倍悠也跪坐在軟墊上,環顧四周一圈,待在他懷裡的守太跳到桌子上,也跟著四處看了一看,「悠也大人,大廳意外地很整潔啊,不像外面那樣看起來破破爛爛的。」

  「嗯,確實有些意外。」安倍悠也贊同道。只看外面的話,就會自主認為這個本丸破敗到沒人想住進去,但是進到屋裡就會發現很乾淨,四處沒有遭到破壞的跡象,看得出來天天都有在打理。

  很意外,雖然已經知道這裡的刀男們即使墮落了還保持神志,但沒想到自制力挺高的,一般來說墮落的妖物自制力很低,就算意識清醒也會有失控的時候,那個當下是不可能留意到周遭的,可是從這個本丸來看,闇墮化的刀劍男士即使失控了也會下意識避開室內。

  「……悠也大人,那些刀劍男士真的闇墮化了嗎?」收起視線,守太甩了下蓬鬆的尾巴,歪著一邊狐頭,低聲問。

  「為什麼這麼問?」安倍悠也微微低頭看向坐在桌上的守太。

  「因為他們表現出來的樣子就不像墮落到黑暗的妖怪啊!」

  默然地盯著因呈現在眼前的景象而感到困惑的守太,安倍悠也嘴角微微一勾,意味不明地開口:「是呢。……不過在他們的身上確實發生了異變,一雙折射出妖冶異光的眼睛正是墜入闇墮的象徵哪。」

  「是這樣沒錯啦,可是……」

  「可是很奇怪,為什麼他們還能那麼正常,很多行為看來一點都不像闇墮化的樣子,對吧?」安倍悠也接下守太未盡之語。

  「悠也大人……」

  守太欲言又止,這時短暫離開去廚房泡茶的加州清光回到大廳,他手上端著一盤茶點,察覺到一人一狐之間氣氛不太對勁,忍不住出聲詢問:「怎麼了嗎?」

  安倍悠也看了他一眼,淺淺一笑道:「不、沒什麼。」

  「是嗎。」看對方不願多說的樣子,加州清光也沒有那個好奇心問下去,將茶點放在桌上一一分好,然後隨意找了個空位坐下來。「請用。因為點心已經被吃完了,所以我做了飯糰。」

  「謝謝。飯糰就很好了,而且我和守太都還沒吃晚飯,正好填飽肚子。」安倍悠也朝加州清光笑了笑,然後伸手拿起熱呼呼的飯糰,咬下一口:「嗯~好吃。」

  守太也向加州清光道謝一聲後,就低頭埋在盤子中靜靜吃著自己的那份。

  看著一人一狐津津有味地吃著飯糰,加州清光心中泛起一絲異樣的情緒,他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現在的心情,但感覺就是還不錯?忍不住地,嘴角微微上揚,無聲笑起。


------猜對是誰了嗎------


  正文待續。

  將將、第二個登場的是鶴丸~猜對了嗎?

  愛嚇人的鶴丸是本丸的開心果呢~順便一提,鶴丸也是當初作者親手鍛出來的第三把四花太刀,為了鍛到他也是研究了超多公式書的,後來一直鍛不到果斷放棄,沒成想有天無意間用了all350就出了……心情so複雜(笑

  而且還是在作者看殺老師的時候跑出來的......當下第一反應真的是被嚇一大跳呢~忍不住就想,會在人看電視的時候突然跑出來嚇人,果然很有鶴丸的風格啊~哈哈!

  那麼這一回同樣沒有歷史課堂時間~因此直接進入小短劇!


  『開幕!刀劍男士與我』之小短劇②:

  一如往常的早晨,從睡夢中醒來起身梳洗一番,然後到大廳和大家一起享用早飯,接著指定內番人員,再之後感知到時間溯行軍的行動後派遣部隊出陣……空檔時間便用來和其他無事的刀男相處聯絡下感情,或是回現世看看是否有委託,等出陣的部隊回來後也差不多是晚飯時間,一天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

  但是,今天出了點意外。

  踏進入手室,甫一入眼便看到鶴丸國永一身狼狽的坐等著療傷,純白和服沒有一處完好,上面沾染了敵方的或是他自己的血,彷彿擰一下都能擰出一攤血水來,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有幾處還滲著血不止,這副傷痕累累的模樣還真是沒有往常帥氣又從容的形象。而安倍悠也此時心裡想著的是,他一生大概忘不了映入眼前的畫面吧,因為自己沒有做好正確判斷,導致了鶴丸他們這一部隊慘勝,而除了鶴丸重傷之外,其他五人也都受到輕傷或中傷。

  「要是一直保持這身打扮,可就太不像話了是吧。」唇邊掛著淺淺的弧度,笑意卻不達眼底,鶴丸國永難得露出挫敗樣的說出這麼一句話。

  耳邊聽到鶴丸這麼說,安倍悠也動作頓了一頓,然後用力將摻著藥汁的紗布貼到鶴丸左手臂的一處傷口上。

  「咿、痛!痛痛痛──」倒抽一口氣,鶴丸國永白著一張臉慘叫,一瞬間襲捲腦門的痛意發麻令他眼角都泛紅了。

  「我覺得還挺帥氣的。」轉身拿起另一塊紗布,抹上藥研藤四郎特製藥汁,安倍悠也開口道。

  「誒?」鶴丸國永對著左手臂吹了吹氣,視線疑惑地望向剛才對他施以『毒手』的自家審神者身上。

  「滿身傷痕、狼狽不堪,沒有了以往帥氣的形象,但是──」安倍悠也邊說著邊回過身,將紗布貼在鶴丸的左肩上,這次力道放輕了許多,「這是戰鬥的勳章,很帥氣不是嗎?」話落,對著鶴丸抿唇一笑。

  鶴丸國永看著面眼前略放大的笑臉,愣怔了一下,隨即嘴角上揚帥氣一笑:「嘛、主上既然這麼說的話~」也就無需在意現在還是否像鶴了。

  將重傷的鶴丸處理好傷口,確定對方身上再沒有一點傷痕後,安倍悠也轉頭接著幫忙治療受傷最輕的今劍。

  「……對不起。」處理好今劍的傷後,幫著紮好頭髮,安倍悠也突然出聲道歉。

  「主上大人?」今劍歪著頭一頭霧水地看向安倍悠也,其他刀男也都紛紛露出疑惑的表情看過去。

  目光環顧一圈,安倍悠也微微露出一抹苦笑,對著鶴丸他們道:「我的判斷出了失誤,讓你們受傷,對不起。」

  這是第一次刀男們看到自家審神者沮喪的樣子,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隨後和泉守兼定首先開口了:「什麼啊──這可一點都不像你啊、主上!」

  「就是啊,主上不用道歉,我們會受傷也是實力還有不足的地方,還得再加倍訓練、努力提升實力呢!」堀川國廣跟著開口,很乾脆地就把這次行動負傷的責任放到出陣的他們身上。

  「沖田君也曾說過,下位者要有能回應上位者期待的實力。」大和守安定回憶起前主沖田總司說過的話,淺笑道。

  加州清光將修復好的刀入鞘,對著自家審神者莞爾一笑道:「所、以、啦,不要把責任全推到自己身上,只不過是判斷失誤而已,重要的是我們勝利了、我們活著回來。」

  安倍悠也定定看著他們眼底泛起幾分波瀾,突然感覺到衣襬被拉了一拉,低頭就看到今劍笑嘻嘻地面對著他,「主上大人,謝謝你幫我紮頭髮!」

  「……呵。」安倍悠也輕笑了一聲,眼簾微垂,笑意帶著幾分釋然地說:「謝謝。」

  看自家審神者又恢復以往的淡定從容,刀男們都鬆了口氣,放心下來。

  「嘛,要是主上還介意的話,我可以來個『鶴丸特製大驚嚇』!保證讓主上嚇到什麼都顧不了了~」鶴丸國永一手插腰、一手拍拍胸脯,抬首挺胸道。

  「這個、還是算了吧。」安倍悠也輕咳下,果斷拒絕。

  看著他倆的互動,和泉守他們忍不住都笑了起來。


  以上,完畢。

  那麼,感謝閱賞到此的您,非常感謝!(土下座


评论
热度(3)

© 一字成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