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成文

這裡是動漫、小說等衍生同人作品的天地,CP取向多是耽美,當然放作品時標題及內文開頭都會附註說明。
對CP雷者請見諒,也請尊重CP,勿黑勿噴!!感謝~

【刀劍亂舞】乙舞 第二曲

閱讀前請注意以下事項:

*此為刀劍亂舞-ONLINE-衍生長篇系列同人文。

*內文設定匯集遊戲官方、動畫花丸與活擊(完結前)之資料整理,並摻雜作者自設部份。

*除審神者自創(設定請點擊文字連結)外,刀劍男士均為官方原創。

*此系列無主CP,但有嚴重主控傾向。

*文中會有針對日本歷史的描述,如有錯誤,誠懇留言提出。

以上幾點若可接受者請往下閱讀,非常感謝!


------清光回憶錄現正播放中------


  加州清光是幕府末年新選組有名的『天才劍士』沖田總司的愛刀之一。自他成為沖田總司的佩刀後,便一直被使用著、愛護著,即使他的真身是一把弧度淺、劍鋒銳利又極細的打刀,對素有天才劍士之美名的沖田總司而言並不難以駕馭,似乎反而更讓他很好地發揮超高劍術。

  能夠被如此厲害的人使用,加州清光在感受到自己是被愛著的同時,也感到慶幸,如果不是那個人的話,肯定至今都還無人能發揮他的價值,令他成為一把真正有用的刀吧。

  因此當他得知有人企圖改變歷史時,一瞬間從心底湧起的是無法言盡的憤怒,雖然他也遺憾那個人尚在年輕時逝世、悲傷著無法陪伴那個人長長久久,卻未曾有過『如果可以的話』想改變過去的想法,因為那說不定是對那個人的一種褻瀆,而且就算企圖改變,曾經發生過的也並不意味著會消失吧!發生過的、存在過的怎麼可能那麼簡單就能從世上消除,就算能也一定是付出代價才換來的,而那個代價是能夠承受的嗎?所以他不允許有人去改變歷史,為了新選組、為了那個人,他願意再度出鞘迎擊敵人!

  後來有段時間在意識矇矓中,他感受到附近有四把同樣是打刀的刀劍,他知道他們五把刀在被喚醒意識對抗敵人前,首先要作為『初始刀』的使命和新的主人探索一切未知事物,他也知道新主人無法同時擁有五把刀,只能先從他們之中選擇一把,雖然不是沒有自信,他相信自己可愛的外表、厲害的性能(雖然難以駕馭)不可能讓新主人不喜,但多少還是有些忐忑,直到他被選中、一股靈力強勢地將他喚醒,從混沌中甦醒過來第一眼看到新主人的那刻才真的安心下來。

  『加州清光──我知道你喔,是那個有名的沖田總司的愛刀!』

  初見,新的主人開口的第一句話竟然不是自我介紹,讓他在那個當下呆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心情有些微妙,既開心又無言吧。

  新主人是怎樣的人呢?長相普通,但是臉上總掛著溫和的笑容,讓人一看就覺得這個男人應該是個好人吧!個性有些迷糊、但又很謹慎,就像明明聽了狐之助的解說在鍛刀時還是鍛了十幾次才知道材料的數量可以隨意搭配,多虧如此這個本丸早早就把藤四郎短刀都收齊完畢了。而自從那之後,再鍛刀時就特別重視材料的分配,為此還特地手抄一本鍛刀配方的紀錄簿。

  這樣的一個人,理所當然地讓刀劍們毫無防備就接受了。

  可是,有天他注意到了,跟著一起出陣的新主人,用他自己在現世找人鍛造的匕首刺殺時間溯行軍時,臉上的表情有一瞬間扭曲,令人不寒而慄。

  他告訴自己大概是眼花看錯了,沒有放在心上,以至於很久之後當他察覺到不對勁時,內心一直自責懊悔不已。

  事情爆發後,他和其他刀男奮起反抗新主人,然後承擔他們犯下的罪孽,自願墮落成如今的模樣。

  他們早已有所心理準備,總有一天政府會注意到這個本丸的情況,並找人前來討伐,他們當然不會乖乖就範,畢竟他們如今會墮落政府也有責任不是嗎,所以真的有人來討伐的話他們必定執起手中刀反抗到底!

  只是、不曾預料到──

  加州清光久久無法回神,剛才、那個名叫安倍悠也的人類說了什麼……

  『我是來接任這個本丸的。

  ──接任本丸?

  ──我沒有幻聽?

  「你……不是來討伐我們的?」喘了口氣,吞咽唾液,加州清光臉色古怪地問。

  「不是喔。」安倍悠也安撫性的笑了下,道:「真的要討伐你們的話,今天就不是我一人來了。」

  聽到悠也的話,守太狐耳瞬間豎起,用爪子趕緊拉了拉他的胸襟,提醒道:「悠也大人,別忘了還有我啊!」

  安倍悠也噗哧一聲,笑道:「哈哈,當然沒有忘記守太你了,守太是我的式神,肯定要跟在我身邊的。」

  得到自家陰陽師大人的回應,守太這才放過拉扯的胸襟,不再計較。

  「就是這樣,所以加州……嗯、清光君用不著懷疑,我今天來此的目的並沒有打算做無謂的打鬥。」

  無謂的打鬥、嗎……加州清光盯著眼前的人類青年一臉淡然溫和樣,心內還是有些不確定,因為他也好、其他人也好,都已被看起來溫和好人的人騙過一次了。

  「我、無法完全相信你,不過……」加州清光頓了一下,然後側過身道:「總之,先進來吧。只要你沒有敵意、不攻擊的話,我們就不會對你做什麼。」

  看來非常在意『討伐』啊……安倍悠也思忖著,不過那並不是因為期待著戰鬥,而是想要避免的樣子,果然先前的推測沒有錯,這個本丸的刀劍男士因為某個原因墮落,卻沒有完全變成闇墮妖刀,反而還保持著神志。

  安倍悠也輕輕一笑,抱著守太抬腳往前跨了進去,「那麼,打擾了。」

  那個時候拒絕第二個委託,果然是正確的選擇。


------下一個要誰登場呢------


  正文待續。

  由於新選組大家都很熟悉了(雖然歷史記載的似乎不多,但現今出了好多關於新選組的動漫、小說、遊戲等等,可謂是大眾耳熟能詳),這次就不講解關於新選組的事蹟啦~

  因、此、呢──

  決定不進入課堂歷史時間的話,就來寫寫小短劇吧~之後的每篇文沒意外都是這模式!

  那麼,請繼續往下閱讀~


  『開幕!刀劍男士與我』之小短劇①:

  這是發生在一個午後的談話──

  「啊、說起來,清光那個時候還是相信著我的吧。」捧著燭台切光忠泡製的茶,安倍悠也坐在外廊下,對著坐在旁邊的加州清光道。

  「什麼?主上你指哪個時候?」正要喝下一口茶,突然間聽到自家審神者開口,加州清光停頓下,一臉不明所以地側頭看向身旁的人。

  「就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那天,那個時候我說了『不是來討伐你們』、『我是一個人來的』,還有『不會做無謂的打鬥』……之類的話吧,然後清光就放我進來了呢。」安倍悠也笑瞇瞇道。

  「啊。」經這麼一提醒,加州清光也想起來了,「但是那個時候我也說了沒有完全相信你……不過現在我是相信主上的!」怕會被誤會,加州清光又在後面附上一句。

  「言不由衷啊,清光雖然口頭上那麼說了,但那個時候心裡還是下意識相信主上的話吧。」坐在加州清光旁邊的大和守安定開口,手上拿著一塊咬了一口的曲奇。

  「蛤,我才沒……」加州清光轉頭正要反駁大和守安定的話,就被突然冒出的山伏國廣打斷:「咔咔咔,太天真了喔,加州清光。」

  「嘛,雖然換成是貧僧的話,也會和你一樣吧。」山伏國廣盤腿坐了下來,笑著看向安倍悠也:「主公的話容易讓人相信啊、咔咔。」

  「哈哈哈,說的是啊。言語具有力量,主公的話會讓人不由自主被吸引呢。」坐在右手邊的三日月宗近靜靜聽了一會兒後,也笑著出聲了。

  似乎是被誇讚了一番,但安倍悠也沒有露出開心或害羞之類的神情,只是神色平淡地微微一笑,說:「就算說了恭維的話,也不會允許翹掉今天的內番喔!」

  「啊哈哈,被察覺到了啊,這就沒辦法了呢。」嘴上這麼說著,但三日月宗近卻沒有表現出尷尬心虛的樣子。

  「……不過,那個時候我很開心喔。」沉默了一下,安倍悠也再度開口。

  「嗯?」四位刀男疑惑地看向他。

  安倍悠也微側頭直視著加州清光的眼睛,嘴角勾起一抹溫柔的弧度,道:「因為清光的相信,讓我確信我的選擇沒有錯。謝謝你,清光。」

  主上溫柔的神情令加州清光心下一動,眼神有些羞赧地飄移:「這、沒什麼啦!而且,我們才是啊,因為主上接納了我們,所以現在大家才能不再痛苦下去……該道謝的是我們才對。」

  聽著加州清光的話,三位刀男的神色都不禁柔和下來,安倍悠也臉上的笑意也加深了些。

  「不過太輕易相信人的話還是不太好,因為就拿我來說,雖然那個時候是那麼說了,但我一個人要解決你們所有刀劍男士是可能的哦?」啜了一口溫掉的茶,安倍悠也有些煞風景的說。

  不然政府就不會只找他一人,希望藉他解決闇墮化的清光他們了。

  「噗咳、咳咳!」正在喝茶的加州清光哽了一下。

  噗哧!「哈哈──」大和守安定忍不住大笑出來。

  「喂──!」緩了口氣,加州清光不滿地瞪向他。

  「哈哈、抱歉抱歉~」大和守安定一點都沒感到歉意地搖了搖手。

  「咔咔咔,還有待修行呢!」山伏國廣仰頭一笑道。

  「這跟修行沒關係吧……」加州清光吐槽。

  「哈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哪裡好了啊喂……」

  聽著他們吵鬧,安倍悠也心情很好地替自己斟茶,當看著加州清光他們打鬧起來時,恍然間覺得,歲月大概就是這般靜好吧。

  就像三日月宗近經常掛在嘴上說的:

  甚好、甚好。


  以上,完畢!

  那麼,感謝閱賞到此的您,非常感謝!(土下座


评论
热度(5)

© 一字成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