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字成文

這裡是動漫、小說等衍生同人作品的天地,CP取向多是耽美,當然放作品時標題及內文開頭都會附註說明。
對CP雷者請見諒,也請尊重CP,勿黑勿噴!!感謝~

【刀劍亂舞】乙舞 前曲


閱讀前請注意以下事項:

*此為刀劍亂舞-ONLINE-衍生長篇系列同人文。

*內文設定匯集遊戲官方、動畫花丸與活擊(完結前)之資料整理,並摻雜作者自設部份。

*除審神者自創(設定請點擊文字連結)外,刀劍男士均為官方原創。

*此系列無主CP,但有嚴重主控傾向。

*文中會有針對日本歷史的描述,如有錯誤,誠懇留言提出。

以上幾點若無法接受者還請點叉離開,若可接受者請繼續往下閱讀,非常感謝!


------追了活擊之後刀劍魂重新燃燒了------


  公元2205年,一群自稱『歷史修正主義者』的人突然出現,他們大肆主張『改變歷史,扭轉時空』的謬論,並組建了一支形如怪物的『時間溯行軍』,將時間溯行軍傳送到過去各個時空,命他們去改變歷史。

  為了防止歷史被改變而導致『現在』的消失,政府從平民裡挑選出具有奇異力量之人,透過他們的力量喚醒沉眠於刀劍中的意識,並賦予其真實的肉身,使之對抗企圖改變歷史的時間溯行軍。

  被喚醒的刀之付喪神統一尊稱為『刀劍男士』,而喚醒了刀劍男士、並成為他們新一任主人的這些特異人士,則尊其為『審神者』。

  這場維護過去歷史的戰役已持續兩年多,至今還沒能看到迎來勝利的一絲曙光,相反地──

  「現在除了要對付時間溯行軍,還要解決闇墮化的刀劍男士。」狐之助抬起右爪搖了下掛在脖子上的鈴鐺,先前投影的資料消失,換成被記錄到的某個闇墮化的刀劍男士影像。

  影像中,闇墮化的刀劍男士雖然還保持著人身的模樣,但身體某個部位卻產生異變(例如手異變成尖銳的爪子、背後長出骨架雙翼……),看上去就像面目可憎的妖怪,令人不寒而慄。

  安倍悠也神色平靜地看著螢幕投射出來的畫面,當看到闇墮化的刀劍男士最後將前來討伐他的審神者殘忍斬殺後,他才開口:「付喪神原本就介於妖怪和神明之間,但每一個化形出來的付喪神因為存有一顆善心,知善也行善,所以更偏向於神明的存在。能夠讓一個知善的付喪神墮落,必定是遭到極大的衝擊……是什麼讓付喪神絕望了呢?」

  絕望到不願再眷顧人類、不對世界抱有期望,亦不再追尋光明。

  「這個……有很多原因……」狐之助尖尖的狐耳下垂,看起來有些沮喪。「但這些原因全都避免不了和他們的『主人』有關。」

  狐之助搖了下鈴鐺,關掉影像,叫出幾個虛擬螢幕,那些呈現在畫面上的,都是政府在這幾個月裡暗中搜集到的關於刀劍男士闇墮化的原因。

  安倍悠也瀏覽其中一個畫面,上頭的資料顯示一振名為『大和守安定』的打刀被其審神者喚醒後,因審神者疏忽了大和守安定的心理狀態,在大和守安定不聽命令私自改變歷史時下令其他刀劍男士將之處置,僥倖逃過的他心靈完全扭曲,於是從付喪神闇墮化成妖刀。

  原來如此,是為了那位名士『沖田總司』啊……安倍悠也暗自思付。

  又接連瀏覽其他資料,雖然不是所有闇墮化的刀劍男士都是因試圖改變歷史而墮落,但確實如狐之助所說的,他們會闇墮化的原因都和『主人』脫離不了關係,無論是現在的、還是前任的。

  「然後呢?」安倍悠也停止瀏覽,抬眼看向坐在對面的狐之助,語氣淡然道:「政府想委託我的事……想讓我處理闇墮化的刀劍男士?」

  「不、有點不一樣。」狐之助挑出其中一個虛擬螢幕,將畫面放大,「安倍大人您請看,畫面裡的本丸和剛才您翻過的資料中不一樣。」

  聞言,安倍悠也仔細看印在畫面上的照片,照片裡呈現出來的是某個審神者的本丸其中一處,牆壁斑駁有數道刻痕,外廊地面幾處凹陷坑洞,而旁邊被照出的庭院一角、其種植物盡都呈現枯萎的狀態。

  這個本丸,彷若廢墟一般,只是看著照片就覺得空虛沒有人氣。

  「一般、就算本丸沒有審神者大人坐鎮,也不可能荒廢成這樣。」狐之助開始解釋,語氣有些憂心忡忡:「讓這個本丸變成這樣的,是闇墮化的刀劍男士。」

  平靜的眼眸瞬間閃過一絲浮動,安倍悠也微微斂眼,猜測道:「你的意思是,那個本丸裡的刀劍男士全都闇墮化了?」

  狐之助頓了一下,沉重地低聲應答:「是的。……關於刀劍男士集體闇墮化的原因至今不明,政府曾試圖聯絡本丸的審神者大人,但沒有得到對方的回覆,因此政府推論出那位審神者大人可能已經遭遇不測。」

  狐之助解釋完,氣氛頓時有些凝重下來,安倍悠也也沒有立刻接話題,而是沉默地繼續瀏覽那個本丸的資料。修長的手指點在螢幕上滑動,待畫面拉到最下方再也拉不動時,他才收回視線看向狐之助,張嘴出聲詢問:「那麼,政府希望我怎麼做呢?」

  話題再次被提起,狐之助掃去一身的沉重,屁股後的毛茸茸尾巴甩了甩,道:「政府想委託安倍大人的是,找出那個本丸的審神者大人『失蹤』的真相,以及處置本丸闇墮化的刀劍男士。」

  「兩個委託啊……」安倍悠也微微勾了勾嘴角,「第一個委託我沒有異議,但是第二個嘛──政府所謂的處置是字面上的意思吧,請恕我拒絕。」

  「誒!但、但是,如果放著闇墮化的刀劍男士不管的話──」狐之助驚愕地瞪著安倍悠也,全身狐毛都炸起來了。

  看著炸毛炸到都快成團子的狐之助,安倍悠也輕輕一笑,伸手彈了彈狐之助的額頭,示意它冷靜下來。「我不接受處置闇墮化的刀劍男士的委託,但是我可以試著淨化他們。」

  「淨化……?」狐之助這下也不管被彈額頭有多痛了,它歪著狐狸腦袋有些反應不過來:「安倍大人的意思是……」

  安倍悠也將視線重新放到那個資料標題為『暗黑本丸』的螢幕上,心中主意已定,嘴角略勾地說:「狐之助,麻煩你替我向政府傳話吧,委託我接受了,但是關於闇墮化的刀劍男士我會按自己的方式處理,希望政府不要干涉。」

  狐之助靜靜地盯著安倍悠也平淡的神色,它讀不出這位陰陽師大人的想法,但是如果是這位大人的話應該能夠相信,因為『安倍悠也』這個人是當今世道力量最強大的陰陽師。

  「我知道了,我會替您轉達的,安倍大人。」

  安倍悠也微微一笑,精緻秀氣的俊臉柔和下來,頷首道:「那就麻煩了,狐之助。」



评论(2)
热度(9)

© 一字成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