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動漫、小說等衍生同人作品的天地,CP取向多是耽美,當然放作品時標題及內文開頭都會附註說明。
對CP雷者請見諒,也請尊重CP,勿黑勿噴!!感謝~

【瑯琊榜】君才冊:片段三

※靈感源於腦洞【逆天改命復生梗】。

※靖王蕭景琰中心。

※正劇向,原作(含電視劇)衍生,CP確定為蘇靖,但感情慢熱。

以上,若可接受者請往下閱讀,感謝~


------片段分隔線------


  【片段6】

  一年前無名自閻羅王的手中將蕭景琰拉回這個光鮮與殘酷並存的人世。

  初復甦之時,蕭景琰身體十分虛弱,口無法言、身不能動,成天只能當著木人躺在床上,讓他躺著躺著都快認為自己要成廢人了。

  後來身體好多了,從無名那得知自身情況,他心內微動、面上自嘲一笑:『可真是成為一個廢人了。』

  一身內力武功盡數喪失,此後也無法再習武,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身體孱弱地像個病美人,可不就是個廢人?然,轉念一想,這一遭難他本該命絕,若不是無名的絕技醫術將他復生,他現在怕已是站在奈何橋邊手中捧著一碗孟婆湯,準備一口飲下過橋步入輪迴了吧。

  還能活著,已是慶幸。

  哪裡又能任性地強要許多?

  何況他也再不能任著性子胡來了。

  當無名確認他狀況好多了,就將來自大樑的信息一一轉述給他。祁王蕭景禹獲罪入獄一杯毒酒賜死、赤焰軍背上勾結皇子之罪並葬身梅嶺、祁王府和赤焰統帥林燮滿門抄斬,以及靖王蕭景琰海上遇難生死未卜。

  他不知道當時自己的表情如何,只是無名和戰英都一臉擔心的樣子,似乎生怕他會暈過去,但他沒有,只淡淡地回了一句『我知道了』。回想起來他自己也很意外,那個當下他居然沒有被那些消息擊垮,甚至還能分出一點心神想著,父皇都能設計他,又為何不會設計皇兄和林伯父他們?

  再後來,無名勸他不要急著回金陵,一旦回去變數過大且恐生禍端,不如乾脆暫且隱退幕後,待這些流言逐漸消退、待世人逐漸淡忘靖王,等到那時再有所行動方才有利。

  那個時候他就知道了,無名早已把他的心思看穿一二。在明白過來父皇設計了這一場明看便知有詐的連環計的用意後,他就心有主意,哪怕必須暫避鋒芒、哪怕身陷危局之中,不管要花多久時間,他總要為皇兄、為赤焰軍平反。

  無名知曉他的主意,便帶著他和戰英前往一處山谷,為他們引見隱居在谷中避世的高人。

  他和這位前輩相談甚歡,最後前輩願意為他出計,前提是得拜其為師。他沒有過師父,從小只跟在皇兄的身邊受其教導,如今竟有人主動開口想讓他拜師,倒讓他感到新鮮,加之又欣賞欽佩前輩的為人與智謀,他幾乎沒有牴觸地雙膝一跪,拜了前輩為師父。

  此後在山谷待了一年,一邊靜養身子、一邊籌謀策劃,他要做的事足以顛覆整個朝堂江湖,總是要多花時間備妥方能行事。


  【片段7】

  靖王府院內,蕭景琰攏著一襲斗篷,坐在暖石砌成的椅子上,一個人看似悠哉地獨自下棋。此時的他,因身旁無外人,所以原本施以幻術的烏髮褪下恢復成一頭雪白,映襯著院中的一片花花草草,倒像看著一副仙人坐落庭院怡然自得的美景。

  骨節分明的手捻起一枚黑子,襯得那隻手更加白透彷如上等羊脂白玉,叮地黑子落下吃掉了被圍困在中間的白子,眼睛微彎,形狀姣好的薄唇緩緩勾起一抹弧度。

  這時,一陣腳步聲自遠而近傳來,聲音既沒壓低、步伐中又帶著一點急促,那麼來到院中的人想來只有他了。

  才剛想著,就聽見來人刻意放聲一喊:「皇叔!」

  倒是人未到先聞其聲了。

  「怎麼了?」蕭景琰等少年來到身前,才揚著一抹淺笑開口問。「這時候你該在梅先生那裡學識。」卻沒有喝斥少年適才那不符合身份的行為。

  蕭庭生抿了抿唇,與祁王有幾分相似的眉眼布上一片愁雲,還略顯稚氣的臉蛋擺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到底怎麼了?」看蕭庭生這般樣子,蕭景琰更加好奇自家侄子在梅長蘇那兒遇上什麼事了,總歸不是梅先生欺負庭生吧。

  蕭庭生盯著皇叔病態蒼白依舊不失其英氣反增添三分昳麗的臉顏,不知當不當講,可是幫著梅長蘇瞞著皇叔的話,那皇叔豈不是更苦了嗎!皇叔為了父王、為了赤焰軍、為了他做了那麼多事,也犧牲了很多,再瞞著皇叔就太可憐了,他也不忍心看到皇叔知道真相後而受傷。

  暗自深呼吸一口,垂在兩側的手握了握,蕭庭生有些躊躇地開口:「皇叔,你、你知道梅長蘇梅先生的身份嗎?」

  蕭景琰眨了下眼睛,先伸手拉過蕭庭生有些出汗的手,拿出一條帕子替其擦掉汗漬,這才語氣難辨情緒地應答:「梅長蘇──瑯琊榜首,江左梅郎,天下第一大幫江左盟宗主。不是嗎?」

  「是、是啊,但是──」

  「......但是?」摺好帕子放在石桌上,蕭景琰略為挑眉,耐著心地等蕭庭生把真正想說的話說出來。

  「......皇叔就沒有想過,梅先生也許是故人嗎?」最終,蕭庭生還是沒敢直接說出口。

  雖然如此,蕭景琰還是從中聽出蕭庭生指的是什麼,他閉了閉眼睛,本就蒼白的臉孔因為蕭庭生帶來的這份消息而又白上一分,在陽光直白的照射下幾乎要讓人錯覺眼前孱弱的男子就要散化於光芒之中。「我想過、猜過,也曾試探過......但是沒有人告訴我他是。」

  「所以,他是嗎?」

  蕭庭生看著蕭景琰直射過來略顯鋒芒的視線,心下不由得一縮,每次皇叔的眼神一銳利他都會感到不自在,他尚無法做到坦然直面皇叔那眸中的森冷。嚥了嚥唾液,蕭庭生微微別過目光,緩緩地點頭:「是,我、我也是才知道......梅先生原來就是林殊!」

  實際親耳聽到,蕭景琰神色卻未動一分,長長的睫毛斂下,掩藏在其中的瞳眸難以窺探其思緒,「是嗎。」他只淡淡地吐出這兩個字,之後再無任何反應。

  只有藏在長袖底下的一雙手緊緊圈住,青筋幾乎冒出,用力之大便可瞧出此刻他有多壓抑。

  果然還活著啊。

  你可真會隱瞞啊,小殊。


------待續------


  時隔久遠的更新(汗

  因為最近聽了首不錯的古風歌,免不了就想到景琰,有了一些想法,便趁著靈感未消趕緊開電腦啪哒啪哒敲鍵盤打出來=ˇ=

  從這篇可以看出,君才冊裡的景琰比電視劇、比小說更會隱忍情緒,但其中原因也從中心腦洞那篇提到,總之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景琰不論遇到什麼事都不能有過激的情緒,所以他只能不斷心裡自我暗示,沒有什麼好激動的、真沒有什麼好激動......

  另外,要解釋一下,蕭庭生是知道景琰的身子問題,從初見面時就知道了,所以他會猶豫的原因就是怕皇叔會情緒過激,但最後還是因為不忍心看皇叔被所有人瞞住,而選擇隱晦地說出口。

  針對梅長蘇的身份問題,做為發小景琰又怎麼可能不察覺到異狀呢?奈何其他人都在梅長蘇的示意下選擇隱瞞他,所以景琰在蕭庭生親口告訴他之前,苦於得不到證實只好打消疑慮。而現在景琰知道了,總歸心中一直懸空的大石可以稍稍放下了。

  就是這樣~

  那麼感謝閱賞到此的您!(鞠躬



评论
热度 ( 7 )

© 一字成文 | Powered by LOFTER